安顺平坝:90后援助湖北医疗队员金章燄的“三书”战“疫”

2020年03月11日15:02  来源:人民网-贵州频道
 
安顺平坝90后援鄂医疗队员金章燄。受访者提供
安顺平坝90后援鄂医疗队员金章燄。受访者提供

贵州援助湖北医疗队!在这次疫情期间,这支特殊的队伍成为了贵州人的骄傲。在这支队伍里有这样一位90后小护士金章燄,2月4日作为贵州第二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员前往武汉之后,她用自己专业的医护技能和视病患为家人的爱心温暖着自己照顾的几十位病人,一个多月过去了,通过笔者对小金护士的跟踪采访,我们看到她和病人间不断演绎着血浓于水的同胞之情。在这期间,当她看到身边无数党员干部无畏冲锋在前,激励着她写下了一份诚挚的入党申请书;当看到自己照顾的患者一个个痊愈离开医院时,她把他们当做了家人给他们写下一封给武汉患者的家书;当她觉得作为一名医护人员想要做出更多贡献时,她签订了一张遗体捐献志愿书。

“从医是我的使命,入党是我的心愿”—— 一份入党申请书

金章燄奋战在武汉抗击疫情一线,截至3月6号已连续在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工作了32天,经历了太多的悲欢离合和生死考验,让她更加勇敢、更加坚毅、更加成熟,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她深知自己肩负的使命,深入的思考,让她笃定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并庆幸自己选择了护士这份光荣的职业,庆幸自己一开始就选择到抗击疫情一线为国奉献。就在进入方舱医院工作的第13天,经过深思熟虑,金章燄向平坝区人民医院临床第三党支部递交了一份饱含真情的入党申请书,她在个人感悟中她这样写道:“从医是我的使命,入党是我的心愿,英勇的白衣天使是我心中的形象,光荣的共产党是我坚强的后盾,它们指引着我前进的方向,选择在抗击疫情一线这个特殊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时刻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奉献一身,我死而无憾。”

“待来年樱花盛放时,我们还齐聚武汉,一起把酒言欢”——一封给武汉患者的家书

2月19日晚上11点,金章燄意外收到了在武汉的第一份外卖——这是一份特殊的礼物,金章燄护理的一位患者刘子锐为她点的。2月19日,金章燄值班。因防护需要,值班期间,医护人员不能吃饭喝水和上厕所。下班回到住处,已是晚上十点半。已经连续11个小时没有吃喝,金章燄又累又饿,简单泡了一碗方便面应急,并拍了一张图片发在了朋友圈。刘子锐看到这条朋友圈信息后,他知道贵州人爱吃辣,在没有知会金章燄的情况下,他为金章燄点了一份烧烤,要求店家多加辣椒,送到金章燄所住的酒店。这突如其来的外卖,让金章燄收获了一份惊喜的同时,也深刻感受到了江城人民的热情。

从深冬到初春,金章燄作为医疗队员每天奔波于病房或方舱,虽然辛苦,但是也收获了意料之外的爱意和感动,她和病患们也渐渐变成了朋友,变成了家人。

3月3日,对于贵州第二批援助武汉医疗队的102人来说,他们在武汉抗击疫情正好一个月了。就在3月1日,第1000名治愈患者从贵州医疗队管理的武汉市江汉方舱医院西区出院了!听到消息,医疗队员的心情也如同初春的微风一般,和煦温暖。这一天,金章燄也为患者们写下一封家书。家书里,小金亲切的称呼着“贾晨弟弟”、“霍叔”、“金叔”,对他们写下了如同对家人一般的叮嘱。在家书的最后小金写到:“感谢你们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及包容,有机会来贵州也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吧。现在武汉成了我的第二故乡,因为这里有太多我牵牵挂挂的人,我希望大家都要好好的,待来年樱花盛放时,我们还齐聚武汉,一起把酒言欢,我在贵州也会永远欢迎你们的到来,加油,武汉,加油,中国,疫情不散,我们不退……祝福大家一切安好!”

“我自愿捐赠遗体, 但不能告诉我的父母”——一张遗体捐献志愿书

在2月4日金章燄作为贵州第二批援鄂医疗队队员出征的仪式现场,笔者有幸采访了这位相当内敛沉稳的女孩儿。在当天平坝区三位出征战士中,她是年纪最小,话最少的一位,为了便于以后的跟踪采访,笔者便与小金成为了微信好友。从小金的微信朋友圈里笔者可以看到她到武汉后利用工作空隙发出的一些动态,2月29日,笔者看到了小金朋友圈里一张遗体捐献志愿书,笔者随即联系小金希望能对她自愿捐赠遗体的情况进行采访和报道,她告诉笔者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自愿捐赠遗体,可以接受采访,但不能告诉我的父母。”自幼独立果敢的小金告诉我们,她的父母没有多少文化,自己来到武汉以后除了简单的报平安外自己基本不和父母谈到工作的事情,而自己的朋友圈也屏蔽了父母,为的就是不让父母为自己担心,能让自己毫无压力的投入到工作中。谈到自愿遗体捐赠,金章燄说:“我现在在武汉,看到挺多的感人的事迹,觉得作为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如果能在临终的时候为自己的事业做一份贡献,我觉得也是我应该的责任吧。”

3月1日,笔者和小金聊天时了解到虽然她的朋友圈屏蔽了父母,但是妈妈还是通过小金朋友的抖音看到了她自愿捐赠遗体的事情,不知情的母亲非常担心自己女儿是不是有什么意外,为解开小金家人心中的疑虑,在取得小金的同意后笔者来到了她的家中。

来到小金家中,当她的母亲莫芝慧谈到自己这个从小就很有主见的三女儿时,她说:“看到别人都在宣传她要捐赠遗体的时候,我们非常的担心和不解,因为她去武汉以后很少和我们谈到工作的事情,就很担心她是不是有什么意外了。打了几次电话她也没接,后来是晚上她下班给我发了信息说清楚我们才放心。这个孩子从小就很有主见,她是一名医护人员,现在又在武汉支援,我们理解她,无论她做什么决定我们都支持她,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她不仅是我们的女儿,她也是祖国的女儿。”

为了让母亲放心,笔者随即视频连线了小金,当她的母亲在视频里第一次看到为了工作剃光了头发的女儿时,泪水滚滚而下。而视频里的小金也哽咽的安慰着父母:“爸爸妈妈,我在这边挺好的,你们不用担心,现在武汉没有什么问题的,我在这边都没生病,每天吃得好睡得好的。”

当看到小金一家在视频里含着泪互相安慰鼓励时,笔者心中略过鲁迅先生写过的这段话:“有一份热,发一份光,就像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待火炬。”希望战士们都能平安而归!(章如芳 江群勤 赵晖)

点击查看人民网贵州频道新冠肺炎疫情报道

(责编:郜林筱、陈康清)

热闻推荐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