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门忠义”感动网友

英雄的妹妹杜富佳:战“疫”一线 普通一员

2020年03月11日10:39  来源:中国青年报
 

“林叔”的透析开始了,患上新冠肺炎后,这个每周必须进行3次的治疗变得更难了,加上肺部病变转入危重症,每次透析的时间要8个小时。从血液流进透析机的那一刻开始,护士杜富佳就开始密切监测“林叔”的生命体征,饿了要送点面包、香肠垫垫肚子。

和“林叔”同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第八病区的“李姨”刚刚从失去意识、没有知觉的状态中被拉了回来,现在会动动手指,有些表情,但身体依然很难动弹。杜富佳掐着表,每隔两小时为“李姨”翻一次身。“李姨”身上连接着各种维持生命的管线,杜富佳的每一次动作都必须保证不能脱落、压弯一条“生命通道”。

从2月26日下午进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起,贵州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贵州湄潭县人民医院急诊科护士杜富佳在战“疫”一线工作了将近两周。“一直在病区奔波,全身湿透,工作以来第一次这么累,这么有成就感。”杜富佳说。

工作期间,杜富佳通过远程学习获得中国医科大学在职本科学历,她认为在5年的急诊科护士工作中,自己懂得了医护仁心的含义。援助武汉前,杜富佳接连写下两封请战书,父亲知道女儿请战后的第一句话是“你去吧”,又严肃地补了一句:“认真工作,多请教。”

杜富佳把长发剪成了“蘑菇头”,她说,这时不去武汉会终生遗憾,也是哥哥杜富国在扫雷战场上的那句“你退后,让我来”给了自己力量。2018年10月11日下午,杜富国说完这句话后,在边境扫雷行动中英勇负伤,不幸失去双手和双眼,他的精神感动了无数人,荣立一等功,也荣获“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中国青年报微博2月20日报道了杜富佳出征的消息,微博发出后90分钟就有超过100万浏览量。有网友留言说,杜富佳有一个弟弟杜富民是医生,春节期间正在一家医院的ICU里坚守,另一个弟弟杜富强是西藏的戍边战士,一家四兄妹的名字是“国佳民强”。“一门忠义,致敬!”一位网友写下这样的留言。

如今,真正站在武汉的抗疫战场上,杜富佳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现在哥哥是哥哥,妹妹是妹妹,我现在是护士杜富佳。”截至目前,全国累计派出超过1万名医生和近3万名护士驰援湖北,杜富佳说,自己就是这支队伍中的普通一员,“到武汉来是工作的,不是为了宣传个人。”

在武汉工作的这些天,正在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治疗的杜富国给她录了一段视频,杜富国叫着杜富佳的小名“丫丫”说:“没事的,多注意安全,我们在家里边等着你的好消息,加油!”

杜富佳打电话让弟弟杜富民把家里的一次性手套寄到武汉,这些手套的防护等级低于医用手套,“主要在酒店用一下”。杜富民在电话里给姐姐回了一句:“防护服紧张给我说,我给你寄。”杜富民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别看我姐个子不高,但内心坚强,有主意,能扛事。

在西藏守卫边境的杜富强时常在峭壁悬崖、雪山森林里穿越六七天,手机信号不好,也有严格的部队纪律,这段时间联系很少。对于姐姐“出征”,杜富强说:“这是他们的职责,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这么做。”杜富佳说,家里的“小调皮”长大了,但还是想给他点零花钱,或者帮他充个话费。

在“红区”里,没有人知道隐藏在一个护士背后的故事,医护人员和病人每一分钟都在和病毒赛跑。杜富佳的工作在记录患者病情、护理患者治疗、抚慰情绪、抽血化验、采集咽拭子标本的一系列工作中周而复始。

每个班工作六个小时,交接消毒更衣大约一小时,回到驻地单程坐车一个小时,医护人员每天将近十个小时在工作状态中。精神高度紧张,医护人员都容易失眠,有的同事需要安眠药帮助入睡,“我妈说我从小胆大,所以我回屋洗了就睡。”杜富佳说,睡好了能保证每天有好状态进病区。

工作中,“李姨”的每一个“小动作”都会给杜富佳惊喜,在杜富佳眼里,危重症患者向好是整个疫情形势向好的希望。杜富佳也能察觉到自己成了病人们关注对象,病区里一些阿姨主动教她说武汉话,“觉着和贵州话差别不大”,还有的阿姨会问“家里怎么样?跑这么远想家吗?”

杜富佳觉得,这些举动是患者对护士最好的认可。现在,杜富佳上班的第八病区并不“爆满”了,总共44张病床,收治了29名新冠肺炎患者,一部分重症和危重症的患者病情正在好转。

工作中,杜富佳也看到了县城医院的水平和“国家队”的差距不小,她说,自己的脑子会不停地转,当天工作是否存在问题?是否完成目标?她希望在疫情中经受考验的同时,也能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

在西安交大一附院重症医学科郭利涛医生的网课上,杜富佳第一次知道ECMO具体怎么操作;给患者输液时,遇上了从未见过的一种输液带,输液带上有中英文的旋钮开关,并显示数字刻度,可精确调整液体流速,她请教其他护士做到了规范操作;李兰娟院士带领专业团队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长期支援,指导过贵州医疗队的工作,杜富佳收藏了一张指导工作的照片,“激动啊,好期待这样的学习机会”。

3月5日,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的一位同志得知杜富佳在武汉,专程给她送了些生活用品,杜富佳对这位同志提出的想法是:“如果军队医院比贵州队离开晚的话,能不能让我去你们接管的病区学习服务?”

“疫情结束,我会交出一张怎样的成绩单呢?”杜富佳说,现在的行动就是以后的答案。(白毅鹏 白皓)

点击查看人民网贵州频道新冠肺炎疫情报道

(责编:罗彬月、陈康清)

热闻推荐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