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干茶 抢茶青 抢采摘 普安春茶开“抢”

贵州省内外茶商聚集,截至2月27日产量达105吨,产值突破5300万元

2020年02月29日12:54  来源:贵州日报
 

普安茶企生产忙。

2月27日,暖阳高照,春风和煦。

听说普安春茶“开抢”,记者前去一探究竟。

车过县城茶源街道,穿过沪昆高速桥洞,往普安茶海核心区江西坡茶神谷方向走不到10米,路一下子就不够“用”了,几十辆车停在路边,大多是外地牌照。

这里,有德鑫茶业、云翔茶业、红梅茶业、顺兴茶业、华会茶业等好几家茶叶加工厂。这些车,都是各地茶商开来的。

记者车停华会茶业门口,一高高大大的汉子猛然从加工厂门口的凳子上“跳”起来走向我们。华会茶业的老板陈昌华说,这是他山东的客户,到普安主动隔离14天后,守在厂里收茶。

“我和老陈合作有14年,每年要在这里买2万斤干茶。”这大汉是山东滕州人,叫泰存阳,第一次来普安,以前都是华会茶业给他发快递。

“今年不同了,全国好多地方茶叶还没开采,很不放心,便过来守到收,已经发回山东1万多斤干茶了。”泰存阳说,“就怕被别人抢了去。”

说话间,几批操外地口音的人先后来到华会茶业厂门口,问有茶叶卖没得,得知已被人“包厂”,只得悻悻离去。陈昌华说,每天到厂里来问的人很多,像走马灯似的,光浙江的就有几十个,还有安徽的,福建的。

离开华会,来到德鑫,正遇浙江茶商梁兴富在“追”德鑫茶业的老板张禹扩。

“茶做出来没得?今天给我几百斤嘛!”语气中带着一丝“哀求”。

“对不住哟,真没得,你看其他厂有没得嘛!”张禹扩也很无奈。

“今年的茶供不应求,我都不敢接电话了。”张禹扩说,好多老客户只能匀到匀到的给一点,“关系还得保持住!”

外省客商抢,本地客商也在抢。普安盘江源茶业老板罗明刚有自己的加工厂,由于干茶供不上,他也只得扛起秤开起车,到其他加工点收。“今天收了几百斤好茶,但不容易哟,全靠‘抢’。”罗明刚摇着头说。

在云翔茶业,本地茶商岑开文看中了他们的茶,刚一开口,老板陈昌云就说:“全部马上就要发走,真没有多的了!”

陈昌云说,2月18日开采加工以来,共收了5000多斤茶青,加工成1000多斤干茶,全部卖完,还有很多订单供不上。

干茶过抢,茶青更是过抢。

“家家茶厂都在抢茶青!”普安县茶叶协会会长、富洪茶业老板张宁说,好多人直接开起三轮车、摩托车到茶山上去“抢”,还有人在茶山脚下必经之路“拦到”收。记者看到,他家的20多台制茶机已经停了几台,在等茶青下“锅”。

“以前,要么是茶农送到厂里来,要么定点去收青,今年,要是坐到厂里等,一颗茶青也收不到!”罗明刚也说。

“往年收茶青,一两个人上茶山就够了,今年我们五六个人,还靠关系才收到一些。”德鑫茶业老板张涛说,“有时候靠关系还不够,哪个出钱多,人家就卖给哪个……”

工厂在抢青,茶农在抢采。

“春节又逢疫情,停采了一段时间,现在正加班加点采,争取把损失补回来。”在普安联盟村茶园,茶农罗凤说,她一天要采三四斤“乌牛早”,价格比去年高些。“立林组的柏家,一亩七分地的茶,今年卖得8000多块钱啦!”她说。

在普安贵安茶叶有限责任公司茶业基地,100多名采茶人遍布茶山。“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组织来的工人,采下来的茶青专供厂里。”该公司总经理罗禹荣说。

“最近几天,江西坡镇、茶源街道,每天有13000多人上山采茶。”普安县江西坡镇党委书记、茶源街道党工委书记蒋锐说,他们专门组织了一批易地扶贫搬迁户上山采茶,既增加了他们的收入,又能提高采茶量。

“县里15家龙头茶叶企业、193家茶叶加工厂合作社都全部复工复产,并开足了马力,每天加工茶青在15吨左右。”普安县茶业发展中心主任甘正刚介绍,截至2月27日,普安春茶产量已达105吨,产值突破5300万元。

普安春茶开“抢”,是贵州茶产业蓬勃发展的一个镜头、一个缩影。这个春天,数十万贵州贫困人口将因茶脱贫、因茶小康。(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左国辉 陈义)

点击查看人民网贵州频道新冠肺炎疫情报道

(责编:陈晶晶、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