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

“立春了,疫情的寒冬终将过去”

2020年02月07日14:46  来源:人民网-贵州频道
 

时间:2月5日

地点:湖北省鄂州市中心医院

记录人:贵航三OO医院援助湖北医疗小组第一批成员、护士苟春林

长期戴口罩,苟春林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压痕。贵州省卫生健康委供图

2月4日是我在鄂州市中心医院RICU(呼吸重症监护病房)的又一个夜班——从下午六点到晚上十一点。我们驻地的晚餐六点开始,我想我是赶不上了,好在午餐吃得多,水也喝足了,我没吃晚餐就乘车去了医院。

进入更衣间,防护服刚穿戴完毕,护目镜就开始起雾了。由于我是近视眼,戴了眼镜再戴护目镜,鼻梁上的近视镜框就悄悄往下滑,勒着口罩的橡皮筋也不老实,一直往下掉,耳朵很疼,也很难受,我只能坚持。

离开更衣间,穿着防护服坐电梯,电梯上行时,身体有明显的超重感,似乎呼吸不过来。进到没有开窗通风的病区,眼镜上立马又起了一层雾,看到的东西好像都隔着一层毛玻璃。

苟春林正在工作。贵州省卫生健康委供图

走进病房,得知我管的78床的老爷爷已在交班时自己拔掉过一次导尿管了。接班后,我发现他的情绪还是比较烦躁,加之嗜睡、对无创呼吸机不耐受,他的手隔一会就去摸索导尿管那个地方,或摸索着想把面罩拔下来。每隔几分钟,我都要安抚并嘱咐他自己翻身,不要扯身上的管子,好好配合呼吸,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出院。

76床是一个60多岁的大伯,目前插着呼吸机,镇静药停了,已经转醒,等明天醒得好一点就能做拔管治疗了。77床是一个50多岁的中年男子,清醒。

吸痰、抽血、查血气、口腔及会阴护理、输液、书写记录,忙的像上了发条,一套工作完成下来,眼睛早已看不清了,耳朵传递的压疼感依旧挥之不去。

很快就到了交班时间,交完班,我感觉耳朵很疼,后背凉飕飕的,汗水早已打湿了内层的衣服,又饥又渴又困。

回酒店驻地已是晚上十二点左右,洗澡、上厕所。喝了一瓶水,吃了一桶泡面后,肚子才有了充实感。

翻看日历,才发现今天是立春,立春意味着万物起始、一切更生。我想,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应该也快过去了吧,远方的亲人,请静待我们平安归来。(整理:王秀芳)

【专题聚焦】战“疫”日记——“我们一定能赢!”

(责编:陈晶晶、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