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河駐村夫妻:齊心協力戰貧困 助力群眾奔小康

2020年06月22日13:01  來源:人民網-貴州頻道
 
唐剛猛指導幫助群眾種辣椒。楊友 攝
唐剛猛指導幫助群眾種辣椒。楊友 攝

在沿河自治縣泉壩鎮水田村,無論走到那裡,隻要提到駐村干部唐剛猛和他的妻子王紅玲,村民們都會情不自禁地稱贊他們一番。

近日,筆者與他們夫妻倆一道到大寨組入戶核查、填寫貧困戶 “四卡合一”信息時,在路上便碰見該村貧困戶高文信正在房后地裡種植辣椒,唐剛猛和妻子於是走進辣椒地,一邊幫高文信栽辣椒苗,一邊與他們聊天拉家常,聊到開心點,大家齊聲笑,現場十分和諧。

“你們過去休息,這點我們很快就栽完了,你們每次就這樣幫助我們,我們真的不好意思,覺得對不起你們啊!快出去、快出去!”“沒關系的,這個活又不累,我們就當作是鍛煉身體!”唐剛猛夫妻倆與高文信老兩口的對話,讓筆者看到了干群關系的融洽和脫貧攻堅戰勝利的曙光。

駐村商討:父母各赴一方管孫子

唐剛猛老家在黑水鎮汆塘村,2010年,他貴大畢業后考上了威寧縣特崗教師。2014年又參加省考公務員,考到了沿河自治縣泉壩鎮政府工作。在威寧教書期間,他一直期盼回到家鄉工作,為家鄉的建設貢獻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

如今,唐剛猛是泉壩鎮計生辦負責人,2019年12月被鎮政府派到水田村駐村,任該村脫貧攻堅指揮部副指揮長,兼資料員和包組干部。雖說駐村時間不長,但對他來說感觸比較深。他的妻子王紅玲是泉壩鎮中心完小教師,是2020年3月份被派到該村駐村的。

談到夫妻倆為何一道駐村時,唐剛猛說:“當時我被組織安排駐村后,因村裡工作忙,很少回家,很少和妻子孩子在一起。”

“后來隨著全縣脫貧攻堅工作的深入推進,村裡工作壓力越來越大,出現人手嚴重不足等問題,組織上再次從各單位抽調骨干力量進駐村裡開展幫扶工作,那時我的妻子王紅玲就在駐村名單中。”

“得知這個消息后,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向組織申請,力爭讓組織把我們夫妻倆安排在一個村,這樣我們可以相互照應,便於做好工作。我的申請交上去后,很快得到了組織批准,就這樣我們夫妻倆駐了同一個村。”

2020年3月,王紅玲帶著兩個孩子來到水田村,正式踏上駐村歷程,妻子駐村的事情雖然安排好了,但新的問題又來了,家裡兩個孩子都還小,工作又是同時開展,孩子無人照顧,怎麼辦?唯一的辦法就是回老家請母親來幫助照顧孩子。

唐剛猛的母親開始很是想不通,直問他們為什麼兩口子都要去駐村?面對母親的質問,唐剛猛的心裡十分矛盾和難受。因為他深深知道隻要母親跟著自己走了,年邁多病的外婆無人照顧,家裡的一切就會荒廢,這是母親心中最大的心結和顧慮。

面對母親的質疑和不理解,唐剛猛隻好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地與母親講當前全縣脫貧攻堅面臨的困難和形勢。唐剛猛說,我是一個黨員,我們都是黨和國家培養出來的人才,都是拿國家工資的人,得服從組織的安排。他母親雖然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婦女,文化不高,但識大體、明事理,聽完兒子訴說后再沒有多說什麼,答應跟兒子唐剛猛到水田村照管孫子。

“我去給你們照顧孩子倒是沒有問題,但你外婆又由誰來照顧呢?你父親也不在家。”母親無奈地說。

因為,唐剛猛的母親隻有兩姐妹,外婆一直是唐剛猛的父母在照顧。唐剛猛二弟在縣聯社上班,弟妹是中寨完小教師,家裡也有2個小孩,大的3歲,小的不滿1周歲。弟妹同樣在2020年3月份被安排到中寨鎮青峰村駐村,父親已到該村幫助弟妹照顧孩子了。

經過全家人反復商量,最終決定請二姨媽來家裡居住,家裡的土地、糧食等全部由二姨媽管理和支配,便於照顧87歲的外婆。

如今唐剛猛的父親在中寨鎮幫二弟照顧孩子,母親在水田村幫他家照顧孩子,兩個老人因此隻好分開生活。

駐村付出:夫妻同到一線戰貧困

“我開始拿到政府發的駐村文件時,內心矛盾重重。因為小兒子出生才6個月,還在哺乳期,大女兒4歲剛進幼兒園,自己駐村去了,妻子一個人在家既要上課又要照顧兩個孩子,實在是有點困難。”唐剛猛介紹。

“后來仔細想想,這既然是組織的安排,說明組織是信任我的。任何時候都得服從安排,聽黨的話,永遠跟黨走,這是一名共產黨員應盡職責和義務。這樣一想,心情就平靜了許多。”來到水田村脫貧攻堅指揮部報道后,唐剛猛就與其他攻堅隊員一樣,每天嚴格按照“一日五事”工作方法開展工作。

他的妻子王紅玲看上去是一個很文秀的人,談到駐村工作與學校工作的區別時,她感慨說:“在學校教書要單純多了。特別是開始駐村的時候,不知道如何與群眾打交道,處處地方小心翼翼的,生怕得罪了貧困戶,得罪了他們就是給自己找麻煩啊!”“后來通過天天與群眾打交道,發現多數群眾也還是很好說話的。不管什麼事情,隻要給他們講清楚政策,他們還是很支持和配合的!如今我與村民們的關系還是很融洽的!”

駐村期間,他們夫妻倆白天走訪群眾,或了解群眾生產生活和人口結構、收入等基礎信息情況,或到田間地頭指導和幫助貧困戶生產,或幫助貧困群眾補齊住房、環境硬化短板以及群眾居住環境的治理。

晚上,當大多數人已進入夢鄉,他們卻還在燈光下伏案書寫脫貧攻堅進程和歷史。“已記不清有多少個夜晚通宵填寫表冊和整理資料了!因為這對一個駐村干部來說也不是什麼稀奇事了!”唐剛猛平淡地說。

“工作再苦再累對我來說都不算什麼,最主要的是苦了累了今后能有一個好結果,全村能順利過關脫貧,我們就心滿意足了。也不枉我們一家人的付出!”王紅玲說。

“我看他們這些駐村干部真的很辛苦,別的我不知道,我隻知道他們每天7點鐘就起來吃早餐后進村,要晚上才回家。現在我完全理解兒子當時要我來照管孫子的意思了!”唐剛猛母親笑著說。

駐村收獲:群眾滿意是最大快樂

水田村50多歲的建檔立卡戶周紹江,妻子患有宮頸癌,兒子兒媳又在外打工,三個孫子一個讀幼兒園,一個讀小學,一個剛過周歲,都由周紹江兩口子照管。

今年4月份,唐剛猛在核查信息時,發現周紹江最小的孫子沒有交合醫費,其原因是前期這個孩子一直沒有上戶,三月份上戶后孩子的父母就外出打工去了,周紹江對此並不知情。

唐剛猛知道后,自己掏錢給孩子交了合醫。孩子父母知道這件事情后,主動打電話給唐剛猛,表示十分感謝,並承諾回來后把錢還給他。唐剛猛說:“那點錢不算什麼,你們在外面好好工作,多掙點工資才能脫貧!”“放心吧唐同志,我們一定會努力的,絕不會讓你為難!”周紹江的兒子說。唐剛猛聽了后心裡暖烘烘的,心想周紹江這個家庭要不是因為妻子患病,也不會成為貧困戶。

同樣,該村40多歲的建檔立卡戶楊靜,是村裡的特殊人群,以前辦有殘疾証,但由於辦証時間比較久,不知丟到了什麼地方。唐剛猛知道后,主動聯系相關人員,幫助他重新補辦了殘疾証。“群眾的事不管大小,就是我們駐村干部的事,隻有幫他們辦好了我們的心裡才踏實!”唐剛猛說。

唐剛猛介紹,他從今年正月初二到現在,一共離開過水田村3次,一次是回老家接母親到水田村照管小孩,一次是到縣城開會,一次是外婆患病后送母親到官舟。

今年4月初,唐剛猛外婆生病在黑水鎮醫院住院,他原本想與母親一道去看一下外婆,可是走到官舟鎮就接到上級電話有份資料馬上要報,他沒有辦法隻好叫母親坐其他車回黑水,自己卻返回了村裡。每次談到這件事情,唐剛猛夫妻都很內疚。唐剛猛說:“如今我真正體會到了自古忠孝不能兩全的含義。”

省委組織部派駐水田村的第一書記陳友權這樣評價唐剛猛夫妻,“他們兩口子在工作中盡心盡力,敢於擔當,是真正舍小家顧大家的典型代表。” (楊友)

(責編:郜林筱、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