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用好“硬科技”

本報記者 黃 嫻 張騰揚 胡婧怡 潘俊強

2020年06月24日08:5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編者按:當前,境內和境外毒品問題、傳統和新型毒品危害、網上和網下毒品犯罪相互交織,對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對社會穩定帶來嚴重危害。堅持厲行禁毒方針,打好禁毒人民戰爭,需要更尖端的技術、更先進的裝備、更科學的方法、更智能的研判。

近年來,無人機、先進檢測技術、智能機器人等投入禁毒工作,彌補了傳統手段的不足和短板。這些“硬科技”應一線需求而生,在斗爭中更新升級,有效提升了毒品治理能力、提高了禁毒隊伍戰斗力。

貴州織金

智能機器人,禁毒專干添幫手

把手指在屏幕下的指紋器上一按,臉對准攝像頭,系統開始識別……在貴州省織金縣珠藏鎮龍山社區,周遠強(化名)站在了戒毒(康復)智能機器人前,開始此次社區戒毒(康復)報到環節。

確認身份后,周遠強首先通過語音向機器人報了自己的近況,隨即屏幕開啟戒毒知識學習以及心理測試模式。答題完畢,再由機器人通過人工智能技術與周遠強進行輔導談話。

20分鐘后,周遠強走出社區,整個報到過程全程錄音錄像,禁毒專干可以隨時查看。

兩年前,周遠強在強制隔離戒毒后,被要求回老家珠藏鎮執行3年社區康復,需按時向屬地禁毒專干匯報自身情況。以往到社區報到,由於禁毒專干工作量較大,常常需要等待很長時間。織金縣分管禁毒工作的負責人坦言,對社區戒毒人員監督力度不夠,禁毒專干人手少、壓力大,這些問題一直困擾著社區戒毒工作的開展。2019年4月,在貴州省禁毒辦指導下,珠藏鎮引進了社區戒毒智能機器人,將全鎮社區戒毒人員管理工作從線下移到了線上。

“定期尿檢、訪談通知提醒,就業失業信息採集,這些日常工作機器人都可以做。”珠藏鎮禁毒專干劉恩賢說。在減掉大量事務性工作后,劉恩賢可以經常到相關人員家庭走訪,了解實際情況、解決實際問題。此外,智能機器人通過人機互動對吸毒人員進行問卷調查、心理測試,並通過后台終端對其所述內容進行研判分析,幫助禁毒專干有針對性地開展工作。

目前,貴州省已經在畢節、遵義、銅仁等地開展該項工作試點,通過大數據應用、人工智能等手段提高社區戒毒服務水平。

織金縣珠藏鎮警務助理肖發陽在展示智能機器人如何使用。本報記者 黃 嫻攝

河北滄州

無人機“天眼”,讓罌粟無處可藏

近日,在河北滄州泊頭市某村一座廢棄養殖場內,高清偵查無人機發現一片高度疑似罌粟的植被。泊頭市公安局刑警大隊禁毒中隊民警迅速行動,趕到現場。經專業查驗,確定為罌粟,共146株。

原來,當地有罌粟果實泡水止痛的說法,這位村民患有腿疾,走路一瘸一拐並伴有疼痛,於是想到在自家廢棄的養殖場裡種植罌粟。民警當場將罌粟鏟除清表,並對該村民進行相關教育和處罰。

據泊頭市公安局刑警大隊禁毒中隊隊長潘洋介紹,罌粟是我國法律禁止種植的毒品原植物,但由於這類植物佔地面積小、可能有隱蔽遮擋措施,僅靠人力踏查著實不易。今年5月16日起,當地警方啟用3架高清偵查無人機,對全轄區所有村庄、社區、田地等層層“掃描”,特別是無人院落、荒地邊角、房前屋后等人力踏查“死角”,后台軟件根據所發現植物的花、莖、葉、果等特征,自動識別毒品原植物並預警,民警可立即趕赴現場處置。

為期16天的航測,泊頭警方共發現並鏟除罌粟種植點5處281株,對5位違法種植罌粟人員進行了相應處罰。“無人機航測能穿透樹枝、紗網、鐵絲網等遮擋物,精准識別毒品原植物。”潘洋介紹,航測期間發現最小的種植點是7株,混種在一棵大樹下的一片菜地裡,佔地不足30平方厘米,周邊種的都是小蔥。在這種情況下,毒品原植物仍被無人機和后台軟件精確識別出來。

“未來,利用高科技手段‘禁毒鏟種’將成為常態化工作機制。”滄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副支隊長任紅旗說,利用高清偵查無人機航測大幅節省了人力、時間和經費,目前轄區基本清除了此類植物種植。

遼寧沈陽

大數據助力,戒毒康復更高效

“每周線上打卡一次,每月到中心尿檢一次,外出請假可以網上申請……”在遼寧省沈陽市大東區社區戒毒康復中心,禁毒社工正在為一名新報到的戒毒人員注冊並講解沈陽“8.31APP”。

沈陽“8.31APP”可以實現簽到打卡、在線交流、檢測報告、請假申請等功能。如果戒毒人員錯過打卡、尿檢時間或外出未請假,軟件界面會出現紅字提示,督促戒毒人員按要求執行。

便捷的背后,是大數據支撐的沈陽市禁毒社會化服務系統。工作人員可以在后台隨時查看戒毒人員數量和狀態,平台還可以對戒毒人員進行長期監測和異常預警分析。假如監測到某戒毒人員出現未請假外出、延遲打卡等異常情況,可以對其進行毛發檢測,判斷6個月以內吸毒情況,為法律裁決提供証據。

“以前社區民警基本隻有每個月尿檢時才能見到戒毒人員,很難及時掌握情況。”沈陽市禁毒辦禁毒社工工作室副主任呂佳慧說,“有了大數據平台,對吸毒人員進行動態管控,底數清、情況明、效率高,可以及時了解戒毒人員的異常情況,有效預防復吸。”

去年,沈陽市禁毒辦嘗試購買禁毒社工服務,招錄1534名禁毒社工,為戒毒人員提供專業服務。每名禁毒社工與一定數量的戒毒人員建立固定聯系,定期入戶走訪,禁毒社工使用的“陽光社工APP”與沈陽市禁毒社會化服務系統聯通,工作時可直接生成帶日期水印的照片,回傳至大數據平台,確保數據真實、鮮活且便於管理。

“禁毒工作不能隻靠公安打擊,也需要加強社會化管理和服務,最終目的都是幫助吸毒人員融入社會,回歸正常生活。大數據為戒毒康復工作提供了技術支撐,實現了戒毒人員真正有人管、有地方管、有辦法管。”呂佳慧說。

山東濟南

取污水驗毒,精確摸排涉毒線索

到達污水取樣點,佩戴上一次性手套,使用無污染的取水桶,在未經過處理的污水裡取樣,將其裝入潔淨的塑料容器,帶回去化驗……這是山東濟南禁毒民警在為污水驗毒取樣。

剛接觸污水驗毒時,濟南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支隊長李 友 忠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經過幾次實踐,禁毒民警們服氣了。李 友 忠坦言,進行生活污水含毒檢測,可以推算出特定區域的吸毒人員規模、毒品消耗量等數據,進而評估出毒情形勢,實現了從傳統分析、模糊推測到精准引導、智慧禁毒的轉變。

“污水驗毒為我們排查制售、吸食毒品人員提供了精准指引。”李 友 忠感觸頗深。據介紹,污水驗毒的技術原理來源於“污水流行病學”,對特定區域生活污水中毒品及其代謝物含量進行抽樣檢測,靈敏度非常高。

有多靈敏?記者有些疑惑,李 友 忠打了一個比方,“即便將1克冰毒投入濟南大明湖中,我們也能檢測出來。污水驗毒的技術靈敏度要求極高,確保樣本完全無污染,必須保証污水樣本的採樣全過程規范化操作。”濟南從支隊到各大隊均確定了專門人員,進行集中培訓,邀請專家授課,從採集、編號、儲存、運送等環節規范操作。為保障取到真實的污水,要求提取污水時,必須到污水處理廠入口處採集,沒有污水廠的必須到小區排污口採集。

污水驗毒,是排查涉毒線索的關鍵一步。此外,禁毒部門要向相關部門搜集污水處理廠覆蓋人口、日均處理量等數據,為科學准確地評估轄區毒情提供可靠的依據。李 友 忠說,目前,檢測已覆蓋760余萬人口,對指標異常的區縣和鄉鎮,進行復檢和持續監測,摸清了全市所有區縣及鎮街的毒情。去年,濟南市公安局禁毒支隊通過小區和樓宇的污水驗毒摸排,發現吸毒人員30余人。

版式設計:張丹峰

原刊於《 人民日報 》( 2020年06月24日 10 版)

(責編:吳鋒(實習)、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