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高中苗寨:貧困村變紅火村

2020年06月19日10:55  來源:人民網-貴州頻道
 

“貴人騎馬”火棘。 張楠 攝

貴州省水城縣阿戛鎮高中村坐落在大山之巔,山高,交通不便﹔坡陡,農耕條件惡劣。村民95%為苗族,世居於此,辟石為土,土裡刨食,靠天吃飯,生存繁衍,不屈不撓。全村4個村民組10個自然村寨,1370戶、6484人,貧困發生率曾高達76%,為六盤水全市之最,是因“窮”出名、因“窮”落后的深度貧困村。如今,高中村卻煥然一新,村民正昂揚斗志地奔走在脫貧致富的康庄大道上。

熊開華再不喝悶酒了

水城縣扶貧辦主任朱勛波回憶了自己第一次去高中村走訪的印象,他的第一印象隻有兩個字——原始。

路,全是稀泥巴路。別說穿皮鞋,就是長筒雨靴,稀泥也要淹一半。挑挑選選、左右跳騰,朱勛波一行人深一腳淺一腳地走進村寨。路邊有一戶人家,朱勛波推開門,酒味、汗味、腳臭味、霉腐味……一行人捂著口鼻進屋,上百隻蒼蠅在屋裡嗡嗡盤旋,一個老人頂著一頭油膩的“爆炸式”頭發,穿著一身爛衣褲,滿臉通紅地坐在木凳上喝苞谷酒。

“老人家叫什麼名字啊?他家是養蒼蠅的嗎?”朱勛波忍不住向同行的駐村干部蘇維打聽。

“老人叫熊開華,平時生活主要靠低保兜底,領了低保除了買點吃的,大部分都用來打酒喝,什麼活都不干。”

話畢,朱勛波走上前去:“熊老伯,怎麼大清早就喝酒呢?家裡面活路做起來沒有?”

熊開華有些微醺,看見朱勛波和蘇維一行,放下酒碗,歪歪斜斜地站起來:“我家……我家就種點洋芋,已經埋下去了,打不打理就是那個樣子,反正也找不到活路干,我就喝酒睡覺嘛……” 

這口齒不清的酒話,雖然荒唐,卻也是以前高中村的實際情況。沒有路、沒有資金、沒有產業、沒有帶頭人,看不到希望。年輕人外出打工死活不回來,剩下一些老人、病人和留守兒童,能做什麼?這種現狀讓朱勛波一行心裡五味雜陳。

“迎客鬆”火棘。張楠 攝

大山是阻礙,也是機遇。朱勛波和村支兩委、駐村干部幾經調研和商量,發現青草漫山的高中村是養牛的好地方,而且牛肉價格多年來都是穩定的。說做就做,引進產業刻不容緩。隨后,縣、鎮兩級政府前后協調了100萬元資金,幫助高中村成立了“水城縣牛得很農民種養殖專業合作社”,蘇維等人也通過發動“寨老”,把村裡愛喝酒的、沒事做的村民統統都動員進了合作社。

合作社正常運行起來之后,給熊開華安排了工作任務,明確了每天的務工工資。曾經天天喝悶酒的熊開華忙起來了:每天定時放牛、鍘飼料、掃牛棚,干起活來有模有樣。

時隔一年,朱勛波再來高中村看項目,在養牛場遇到熊開華,“爆炸式”頭發梳理整齊了,衣服干干淨淨的,整個人看起來精神抖擻、年輕了十幾歲的樣子。 

朱勛波笑著問熊開華:“熊老伯,現在還喜歡喝酒嗎?” 

“不喝了不喝了,現在有這些活路,我做都做不完,多掙點錢給孫娃兒用,哪裡還喝悶酒啊?”

火棘盆景成致富樹

大坪子村民組熊朝軍家,屋前養了兩隻“天鵝”,一雄一雌,翠綠綠、圓嘟嘟地立在地裡隨風舞動。據原本在浙江務工的熊朝軍介紹,現在是綠“天鵝”,進入秋季結籽期,就變成火紅的“紅天鵝”。春節前已有園藝商出價1200元,熊朝軍覺得再養一年,剪好枝形,2000元不是問題。

不止熊朝軍有此致富門路,大坪子組家家戶戶的房前屋后和串戶路兩旁都栽有神形萬千的致富樹,每到金秋,整個苗寨就是一片紅紅火火。

其實,大坪子組的“致富樹”就是學名火棘的薔薇科常綠小喬木,貴州人習慣稱為“救軍糧”“紅刺檬”。四季綠葉,夏有繁花,秋有紅果,紅果存留枝頭可到次年二三月,是貴州大山中的常見植物。經大坪子組村民精心打理,就是賓館庭院的觀賞盆景和綠化樹。

熊朝軍家門口的“綠天鵝”。 張楠 攝

70多歲的楊正安是高中苗寨栽培火棘盆景的第一人。2012年,楊正安隨意打理的一株火棘被山外客人用800元買走,整個寨子轟動了,那比一畝地一年到頭刨苞谷的收入還要多啊。隨后,周邊村民看到了這條致富新路,紛紛加入到火棘盆景的栽種中。

見到楊正安時,老人正在火棘園裡擺弄一株已經修剪出形狀的火棘。火棘樹上下六層,分杈的枝葉被剪成了小橢圓扁平狀,郁郁蔥蔥、層層疊疊、高低錯落的枝葉,與黃山“迎客鬆”頗為神似。楊正安家屋子周圍,擺滿了上百個大花盆,裡面全是扦插的火棘枝。“我栽紅刺檬,原本只是栽在屋頭圖個好看,后來看見城裡人栽成各種形狀,真好看。回家來就栽培和修剪了一些出來放在大門口,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要來買。誤打誤撞地,還搞成一個產業了。”一邊忙手裡的活兒,楊正安一邊笑呵呵地說。他培育的火棘盆景大多數售價一兩千元,造型獨特的賣到3000多元的也有不少。就地取材,栽種盆景,低成本零風險,苗族同胞的幸福生活也像火棘果一樣越來越紅火。

順著脫貧攻堅打好的串戶路往上走,村干部李忠全的火棘園也有相當規模。

“你們看,這株像什麼?”剛踏進火棘園,李忠全就指著園中最高最顯眼的火棘笑盈盈地問。

隻見一個小人騎在馬上,有策馬揚鞭奔騰之勢。隨行人員答道:“策馬奔騰?”

“也差不多。”李忠全一臉自豪,“不過它有我們苗家自己的名字,叫‘貴人騎馬’,融合了我們苗族的喪葬風俗,老人過世時,要制作紙人、紙馬相伴﹔根據最初的枝型,我就設計了這樣一株‘貴人騎馬’。”“這株叫五朵金簸,結合了我們苗家的嫁娶風俗。門口那株准備修剪成一隻孔雀……”李忠全越說越起勁。由於設計別出心裁,培育出的盆景栩栩如生。李忠全的火棘在全村賣價最高,尤其是結合了民族民間文化的獨特造型,更有一株賣到6000元,聲名遠播。每年光是賣火棘盆景,李忠全就有兩三萬元收入。

隨著村裡越來越多群眾種植火棘,高中村村支兩委決定變單打獨斗為互學互助:2019年成立了“貴州六盤水市紅火園林綠化農民專業合作社”,將火棘盆景的栽培銷售作為一個重要產業來發展。取名“紅火”,一是火棘名字中有“火”,紅色的火棘果常年挂果﹔二是寓意村民的日子越過越紅火。

楊正安在火棘苗扦插基地忙碌。 張楠 攝

高中村黨支部書記胡加財帶著採訪一行人員來到合作社的火棘苗扦插基地,12000多盆扦插苗遍布山野,蔚為壯觀。胡加財說:“火棘盆景好賣了,我們不能殺雞取卵。如果都把野生的火棘樹挖來制作盆景,這樣不僅損壞植被,還破壞生態,極易造成水土流失,要不了幾年就會斷了大家的致富路。包保我們村的六盤水市委領導來看了我們的產業,很高興也非常支持我們扦插育苗的辦法。政府請來技術人員培訓村民們掌握了扦插技術,將野生火棘當作母本加以保護,適時剪枝進行盆栽育苗,既保護了生態也美化了村寨環境,拓寬了鄉親們的致富渠道,實現了真正的可持續性發展。”

目前,火棘合作社的產業覆蓋了大坪子村民組的全部貧困戶,栽培的10萬株扦插苗長勢喜人,進一步培育成盆景外銷后,將成為高中村的支柱性產業。

回城時,胡加財特意繞遠走產業路下山,他不時停車下來指給我們看,哪裡是林下養雞的項目、哪裡是養蜂基地、哪裡是山羊羊圈、哪裡是合作社的種草基地……

這個前些年在山外跑貨車運輸的能干村支書,對高中村各種產業如數家珍,各項扶貧數據張口即報,真正做到了“精准”二字。

胡加財頗為自豪地說:“我們高中村全村,今年元月份第三方驗收時隻剩21戶101人未脫貧,已經達到驗收標准﹔但是我們不滿足,又苦干兩個月,2月份又幫助8戶實現脫貧﹔到3月底,全村貧困戶清零!”(張 楠 周泓汛 孟航宇 李 萍)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