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雷山和鄂州雷山的“家人”親情——

你幫貴州戰貧,我們幫你戰疫

2020年03月01日09:11  來源:貴州日報
 

“春暖花開,葡萄苗該種下了。”2月29日,在鄂州雷山醫院病床上,新冠肺炎患者劉韜看著手機裡的貴州腳猛村照片,有些著急,“怎麼辦?我還不能歸隊。”

劉韜,地地道道的湖北鄂州人,在北京工作。2018年5月,到貴州黔東南州雷山縣丹江鎮腳猛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

今年春節前夕,劉韜從腳猛村返回鄂州老家過年,一家6人不幸都感染了新冠肺炎,劉韜住進雷山醫院,救治他的正好是貴州老鄉。

“我到貴州雷山支援脫貧攻堅,和鄉親們謀發展搞增收﹔現在生病在鄂州雷山醫院就醫,貴州醫護全力支援,救治我們鄂州人﹔好似一個循環,緣分,真的妙不可言。”劉韜說道,貴州和鄂州,雷山和雷山,戰貧和戰疫,“自己身上發生的一切,豈止是‘黔鄂一家親’,簡直是親上加親。”

在鄂州見到了貴州“家裡人”

劉韜在鄂州雷山醫院第八病區住院治療,記者和他通電話時,電話那端不時傳來咳嗽聲,“2020年1月21日,我從貴州雷山縣回到鄂州過年,剛到家就知道湖北疫情嚴峻,我們一家人選擇了自我隔離。”

劉韜說,愛人在疾控中心工作,最先被感染,“然后是我、兩個老人、兩個孩子陸續被確診。”

2月2日,劉韜愛人因為發燒,核酸檢測陽性,在鄂州市中心醫院治療。

2月4日,劉韜發燒,6日接受核酸檢測,8日確診為新冠肺炎患者,11日送診鄂鋼醫院,26日轉診雷山醫院。

兩個老人和兩個孩子,在鄂鋼醫院救治。

“我很早就知道貴州醫療隊成建制支援雷山醫院,一進病區,就聽到熟悉的貴州話,還有點興奮。”劉韜將之稱為“鄉音”。

在雷山縣腳猛村駐村快兩年,劉韜早把貴州視作第三故鄉。看到家裡人,心裡踏實了。

“貴州醫生非常親切,特別感謝他們的逆行而上,無私奉獻。”劉韜內心充滿感激。

“之前劉韜幫助貴州脫貧攻堅,說句謝謝都來不及,現在有機會給他治療,我挺自豪。”鄂州雷山醫院八病區醫療組組長、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耳鼻喉科副主任趙厚育說道。

趙厚育說,劉韜是新冠肺炎普通型患者,目前病情平穩,生命體征正常,復查核酸檢測為陽性,還得繼續治療一段時間。他幫貴州的事情,我們好幾個病區的貴州醫療隊員都知道,二病區的貴醫附院手術室護士周楊還專門過來看望他。

“劉韜這個鄂州兄弟、貴州老鄉,我們認定了,在我這裡你們放心,絕不懈怠,一定全力救治。”

在鄂州雷山想著貴州雷山

“看到貴州省委、省政府對疫情防控毫不鬆懈,脫貧攻堅一刻也不耽擱,非常鼓舞。現在心裡最挂念的,就是村裡的春耕備耕。”躺在鄂州雷山醫院病床上,劉韜心裡想的是千裡之外的貴州雷山。

2018年5月,帶著一份沉甸甸的責任,中國農業銀行總行內控與法律合規部高級專員劉韜,從北京到貴州雷山縣丹江鎮腳猛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

腳猛村位於雷山縣城西北面,全村農戶232戶1102人,2014年貧困發生率達27.4%。

“自己長期從事金融工作,沒有駐村工作經驗,剛當第一書記那會兒,壓力挺大,感覺責任很重。”劉韜說,為了不辜負組織的信任,他深研中央、貴州省關於精准脫貧工作的相關政策和措施,遇到問題就向其他第一書記學習請教。

來到腳猛村,脫下西裝西褲,換上休閑褲運動鞋,劉韜開始挨家挨戶和貴州老鄉擺龍門陣,聽民聲、察民情,把腳猛村的實際情況“摸”了個遍。

腳猛村有著“雷公山下葡萄村”之稱。全村有173戶種植葡萄,“那時,村裡還有近30戶沒有脫貧,危房改造11戶、老舊房改造11戶,全村沒有路燈,天一黑,隻能打手電筒照路。”回想當時的情景,劉韜不勝感慨。

怎麼辦?怎麼幫?怎麼讓大伙過上好日子?劉韜說,這些問題曾經一段時間佔據了他的全部腦海。

“要致富,先修路﹔路修好,產業要跟上﹔基礎設施也要改善……” 劉韜說干就干。在他的牽線搭橋下,一筆筆資金、一個個項目先后落地:中國農業銀行總行幫扶資金105萬元,用於修建硬化1.5公裡產業路、改造黨群活動中心、慰問困難群眾、開展業務培訓﹔協調發放106頭黑毛豬仔豬給貧困戶養殖﹔協調縣農行專門針對腳猛村開發“晶葡e貸”產品,為葡萄種植戶發放信用貸款,最高額度達10萬元﹔協調杭州對口幫扶養羊項目150萬元和腳猛村民俗建設項目52萬元﹔協調浙江傳化慈善基金會援建“傳化·安心衛生室”項目,投資20萬元新建150平方米村衛生室並配備相關醫療設備﹔協調雷山縣財政“一事一議”項目72萬元,安裝160盞太陽能路燈……

“星期六保証不休息,星期天休息不保証。” 劉韜的苦干實干,換來了戰貧碩果,2018年腳猛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7年的8016元增加到10775元,綜合貧困發生率為1.72%,實現了整村脫貧出列的目標任務。

2018年、2019年,劉韜連續兩次被黔東南州委、州政府授予“脫貧攻堅優秀駐村幫扶干部”榮譽稱號。

2019年4月25日,貴州省人民政府正式宣布批准雷山縣退出貧困縣序列。

“劉北京,快回來”

“啥子,劉北京病了?”接到記者電話的腳猛村村民文錫伍,聲音一下子提高八度,不容記者說話,隻聽見他那邊一串方言“叭叭叭往外冒”:“這個老憨,是不是累病了?他在哪裡住院,我去看他。”

“為啥叫他劉北京?”

“他從北京來的嘛,講一口普通話,村裡都喊‘劉北京’。”60歲的文錫伍嗓門大,火炮似的,說話透著一股子直爽勁兒,“你趕緊告訴我,他哪樣了。”

得知劉韜在湖北鄂州住院,由貴州醫療隊治療,文錫伍稍微放下心來。

“他來的第一天穿起西裝,第二天就把西裝脫了,褲腳一扎,和農民下地。我們常說劉書記從‘大城市人’變成‘腳猛村人’。”

文錫伍越說越動情,“劉書記為村裡做了很多實事,修硬化路,為貧困戶發放黑毛豬仔豬,還有葡萄……”他的鼻音有些重,“腳猛是葡萄村,全村有1217畝葡萄,我個人有3畝,劉書記想方設法幫大家找銷路,賣葡萄,不讓我們的辛苦白費,現在腳猛村葡萄一公斤能賣10塊錢,村裡人的生活越來越好,有他一大份功勞。”

老文說,今年過年前,他聽劉書記說“開春后,要培育新品種的葡萄苗,讓葡萄藤真正變成大家的‘致富藤’。”

春天到了,劉書記還沒有回到腳猛村,老文沉默一會兒,聲音低沉:“劉書記,盼著你,回來。”

記者將老文的話轉述給劉韜,他也沉默了,“作為腳猛村同步小康工作隊隊長,大家都趕回去,我還沒有歸隊。雖然村子脫貧了,但我們還想要發展得更好,開春后,原本計劃種植5畝改良的葡萄苗,還要去請專家來指導,怎麼培育、怎麼挂果,現在……”劉韜也盼望著,早點戰勝病毒,早點回到雷山,回到腳猛村,回到葡萄園。

在記者採訪即將結束的時候,好消息傳來,劉韜的母親和女兒核酸檢測為陰性,達到治愈出院標准﹔劉韜的父親和兒子在貴州醫療隊的協調下,已經轉院到雷山醫院,與劉韜在同一病區。

緣分的細節總是耐人尋味,在貴州脫貧攻堅戰場上有許許多多像劉韜一樣的“貴州老鄉”,他們奮斗著、幫助著我們致富奔小康,我們銘記在心﹔現在,貴州醫療隊員奮戰在湖北戰“疫”一線,閃耀著患難見真情的光芒,書寫著“一家親”的動人故事。

我們就是一家人,相親相愛的一家人。(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劉丹)

點擊查看人民網貴州頻道新冠肺炎疫情報道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