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干茶 搶茶青 搶採摘 普安春茶開“搶”

貴州省內外茶商聚集,截至2月27日產量達105噸,產值突破5300萬元

2020年02月29日12:54  來源:貴州日報
 

普安茶企生產忙。

2月27日,暖陽高照,春風和煦。

聽說普安春茶“開搶”,記者前去一探究竟。

車過縣城茶源街道,穿過滬昆高速橋洞,往普安茶海核心區江西坡茶神谷方向走不到10米,路一下子就不夠“用”了,幾十輛車停在路邊,大多是外地牌照。

這裡,有德鑫茶業、雲翔茶業、紅梅茶業、順興茶業、華會茶業等好幾家茶葉加工廠。這些車,都是各地茶商開來的。

記者車停華會茶業門口,一高高大大的漢子猛然從加工廠門口的凳子上“跳”起來走向我們。華會茶業的老板陳昌華說,這是他山東的客戶,到普安主動隔離14天后,守在廠裡收茶。

“我和老陳合作有14年,每年要在這裡買2萬斤干茶。”這大漢是山東滕州人,叫泰存陽,第一次來普安,以前都是華會茶業給他發快遞。

“今年不同了,全國好多地方茶葉還沒開採,很不放心,便過來守到收,已經發回山東1萬多斤干茶了。”泰存陽說,“就怕被別人搶了去。”

說話間,幾批操外地口音的人先后來到華會茶業廠門口,問有茶葉賣沒得,得知已被人“包廠”,隻得悻悻離去。陳昌華說,每天到廠裡來問的人很多,像走馬燈似的,光浙江的就有幾十個,還有安徽的,福建的。

離開華會,來到德鑫,正遇浙江茶商梁興富在“追”德鑫茶業的老板張禹擴。

“茶做出來沒得?今天給我幾百斤嘛!”語氣中帶著一絲“哀求”。

“對不住喲,真沒得,你看其他廠有沒得嘛!”張禹擴也很無奈。

“今年的茶供不應求,我都不敢接電話了。”張禹擴說,好多老客戶隻能勻到勻到的給一點,“關系還得保持住!”

外省客商搶,本地客商也在搶。普安盤江源茶業老板羅明剛有自己的加工廠,由於干茶供不上,他也隻得扛起秤開起車,到其他加工點收。“今天收了幾百斤好茶,但不容易喲,全靠‘搶’。”羅明剛搖著頭說。

在雲翔茶業,本地茶商岑開文看中了他們的茶,剛一開口,老板陳昌雲就說:“全部馬上就要發走,真沒有多的了!”

陳昌雲說,2月18日開採加工以來,共收了5000多斤茶青,加工成1000多斤干茶,全部賣完,還有很多訂單供不上。

干茶過搶,茶青更是過搶。

“家家茶廠都在搶茶青!”普安縣茶葉協會會長、富洪茶業老板張寧說,好多人直接開起三輪車、摩托車到茶山上去“搶”,還有人在茶山腳下必經之路“攔到”收。記者看到,他家的20多台制茶機已經停了幾台,在等茶青下“鍋”。

“以前,要麼是茶農送到廠裡來,要麼定點去收青,今年,要是坐到廠裡等,一顆茶青也收不到!”羅明剛也說。

“往年收茶青,一兩個人上茶山就夠了,今年我們五六個人,還靠關系才收到一些。”德鑫茶業老板張濤說,“有時候靠關系還不夠,哪個出錢多,人家就賣給哪個……”

工廠在搶青,茶農在搶採。

“春節又逢疫情,停採了一段時間,現在正加班加點採,爭取把損失補回來。”在普安聯盟村茶園,茶農羅鳳說,她一天要採三四斤“烏牛早”,價格比去年高些。“立林組的柏家,一畝七分地的茶,今年賣得8000多塊錢啦!”她說。

在普安貴安茶葉有限責任公司茶業基地,100多名採茶人遍布茶山。“這些都是我們自己組織來的工人,採下來的茶青專供廠裡。”該公司總經理羅禹榮說。

“最近幾天,江西坡鎮、茶源街道,每天有13000多人上山採茶。”普安縣江西坡鎮黨委書記、茶源街道黨工委書記蔣銳說,他們專門組織了一批易地扶貧搬遷戶上山採茶,既增加了他們的收入,又能提高採茶量。

“縣裡15家龍頭茶葉企業、193家茶葉加工廠合作社都全部復工復產,並開足了馬力,每天加工茶青在15噸左右。”普安縣茶業發展中心主任甘正剛介紹,截至2月27日,普安春茶產量已達105噸,產值突破5300萬元。

普安春茶開“搶”,是貴州茶產業蓬勃發展的一個鏡頭、一個縮影。這個春天,數十萬貴州貧困人口將因茶脫貧、因茶小康。(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左國輝 陳義)

點擊查看人民網貴州頻道新冠肺炎疫情報道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