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海守望者王明跃:越冬候鸟来了我就安心了

涂敏

2020年12月07日10:45  来源:人民网-贵州频道
 

冬天天亮得晚,7点的威宁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还沉浸在梦乡之中,耳边偶尔传来一声黑颈鹤的鸣叫。

草海边的小路上,王明跃和其他两个巡护队员正往湖边一个小山坡上赶,他们得在天大亮前架好望远镜。“这些黑颈鹤刚刚过来,还很警觉,不能靠近,我们只能远远的用望远镜清点数量。”王明跃边走边说到。

王明跃和同事前往候鸟观测地。涂敏 摄

家住草海边的王明跃今年39岁,是贵州草海保护区巡护一中队中队长。自2013年8月起,他便和6名巡护队员一起守护着约8平方公里的黑颈鹤刘家巷夜息地,守护着完整、典型的高原湿地生态系统及以黑颈鹤为代表的珍稀鸟类。

天色微明,王明跃架好望远镜后张嘴往手上哈了口气,略显僵硬的手熟练的将望远镜调整到观测方位上。“今天黑颈鹤有160只左右,数量比昨天多差不多70只,精神看样子还不错。”王明跃把眼睛凑到望远镜前仔细观察后说道。

王明跃在观测、清点黑颈鹤数量。涂敏 摄

王明跃以前是个货车司机,在威宁县城周边拉砂石等建筑材料谋生。2003到2012年,王明跃起早贪黑的忙着拉货,有时饭都顾不上吃。他拉货的车也从一万多的小农用车换成了十二三万的单桥货车,一年忙下来能挣十来万。

2013年5月,王明跃把货车卖了。“车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挣得还没有以前多。每天早出晚归的身体也扛不住了,所以干脆不干了,正好也休息一下。”王明跃笑着说道。

王明跃和同事配合清点黑颈鹤数量。涂敏 摄

卖了车,拿着开车挣的钱在草海边上开了个小旅馆,夫妻俩做生意、带孩子,闲来没事沿着草海散散步,王明跃的生活十分惬意。

“第一次接触黑颈鹤,是2013年和朋友刘广惠一起体验巡护,隔着老远路过时他们都会叫的很大声,那时我就想要是能近距离看下它们就好了。”看着远处的嬉戏玩耍的黑颈鹤,王明跃的思绪回到了2013年。

王明跃在记录黑颈鹤数量。涂敏 摄

那时的刘广惠是草海保护区巡护队员,看着王明跃平常也没啥事就邀请他来体验草海巡护。在体验的过程中刘广惠讲了保护草海湿地和黑颈鹤的意义,体验了几天后王明跃就决定加入巡护队。

“我从小在草海边长大,很喜欢这里的风景。”王明跃说:“体验巡护的时候我拿手机拍了些照片给我儿子看,他非常高兴,非常支持我干这个工作,还说这样能减肥,一举数的。”

王明跃和巡护队同事正在巡护。涂敏 摄

巡护草海,看起来是个很轻松的活,每天沿着草海边走走就算完事,但不是。“我们中队管辖面积约8平方公里,涉草海沿岸占了1/3,每天光走这一部分都要2-3小时,远一点的觅食地还得自己开车去。”王明跃说道。保护草海环境、防止人为干扰候鸟的活动、观察鸟类进食情况、观察救助受伤的鸟类、向周边居民宣传保护政策等等,这些都是巡护队的工作。

正在觅食的黑颈鹤。涂敏 摄

每年的十月底,在繁殖地四川诺尔盖草原生活的黑颈鹤都会逐渐前往贵州、云南的越冬地越冬,这也是王明跃他们每年最高兴、最繁忙的时间。

“我们每天要清点黑颈鹤的数量2遍,第一遍要在没起飞之前清点,起飞的时候再清点一遍,这样才能保证数据准确。清点完之后我们会马上报到草海管委会做记录,然后沿着草海巡护,观察他们的进食情况。”王明跃说道。

贵州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角。涂敏 摄

日复一日的巡护和观察,王明跃越来越喜欢草海中的鸟,现在他能凭借鸟的叫声分辨出黑颈鹤、紫水鸡、骨顶鸡、赤麻鸭等20多种水鸟。

“每年到10月底,我们就像等孩子放寒假回家的家长,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心里担心的很。哪天它们来了,我们就放心了。”

在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刘家巷夜息地休息的黑颈鹤。涂敏 摄

像王明跃这样的巡护队员在草海还有59人,他们都是草海边的普通村民,因为对草海和草海里水鸟的喜爱而守护着这25平方公里的草海水域。

在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刘家巷夜息地休息的黑颈鹤。涂敏 摄

自2015年国家发改委批复《贵州草海高原喀斯特湖泊生态保护与综合治理规划》以来,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委员会通过退城还湖、退村还湖、退耕还湖、治污净湖、造林涵湖等方式的治理和保护,草海生态保护取得明显成效。草海水质明显改善,草海生物物种已达2600余种,保护区鸟类种类由228种增至246种,每年到草海越冬鸟类达10余万只,越冬期黑颈鹤数量呈现历年增加趋势,2019年到草海越冬黑颈鹤达1900余只。

天色大亮,不远处的草海上弥漫着薄薄的雾气,草海湿地上休息了一夜的黑颈鹤纷纷起飞前往觅食地,空中的回荡着它们欢快的鸣叫声。

(责编:陈晶晶、陈康清)

贵州新闻推荐

移动端新媒体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