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江岸邊隱藏超600年的黔南候府需要細細保護

貴州省著名雙鉤書法家劉楊探訪儺戲發祥地德江海溪溝

2020年08月05日09:12  來源:人民網-貴州頻道
 

烈日當空,驕陽似火。8月2日中午,貴州省著名雙鉤書法家劉楊,頂著烈日驅車隨意游歷記錄貴州德江儺鄉見聞。書法家劉楊發現,當地許多古代文化符號直指明朝初年開疆固土的黔南侯府張義源等多位古代將軍。

遺憾的是問及多位德江穩坪當地人,都不知道黔南侯,至於古祠堂、古墓,更是無從談起。當他走到鐵坑村尋訪儺戲時,一次無心的詢問,居然得到黔南侯古祠堂和墓位於楓香村的信息,於是馬不停蹄趕往楓香村海溪溝探訪儺堂戲的發祥地。

六百多年的明朝黔南侯古祠堂,和多位古代將軍的遺存分散各地,應當如何保護修繕?他呼喚更多人對黔南侯張義源及多位戰將的關注和了解。

又一天的德江熱浪尋顧,驅車到務川時,已是晚上九點,相比德江,務川涼快了許多,我一下有了爽爽的親近感。在務川酒入豪腸,三分化作了敬畏,七分回味著今日熱浪之德江。於是,酒酣醉意朦朧,本該入眠時間,書法家劉楊開始了今日熱浪德江的游歷記錄。

(一)儺戲之鄉尋訪

最先知道德江是因為烏江石,劉楊是石頭愛好者,因為愛石,知道了烏江石產地的德江。

后續了解,知道德江​除了烏江石,有炸龍、花燈,還有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儺戲傳承,以及平定苗民叛亂,被明皇庭封為萬戶侯的黔南侯張義源。

巧得很,儺戲之鄉和黔南侯古墓均在德江穩坪鎮,於是,順道開啟了穩坪歌詠儺戲和沉寂古墓的尋訪之旅。

儺戲主要流行於貴州東部和西部,東部以德江為代表,西部以安順為代表,很長一段時間,各方偏執一詞,都以正統傳承自居,即便是德江儺戲被文化部認定為貴州儺戲非物質文化傳承地后,依然有不同聲音自詡源頭。

穩坪鎮鐵坑村為德江儺戲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地,劉楊需要尋訪,更為主要的是,穩坪一詞吸引了我,讓我內心安寧。百姓安居樂業,國家穩定和平,一份多麼朴素的渴望。

德江去穩坪不遠,但行路顛簸蜿蜒,有的路面可以用危險形容,這樣的山路駕駛,心驚膽戰,我在想,穩坪字面的波瀾不起,卻有著一路走來的風險起伏和小心翼翼,和平本該是止戈,是兵之遠去,但很多時候,和平卻是因為兵的強盛,才有了可以和平的基石。人性的惡,不是道德可以完全教化的,陳兵以武,實力讓和平巧妙平衡。

因為緩慢,偌大穩坪鎮,隻有一家集早餐中餐為一體的路邊餐館。老板為當地人,清瘦但不干練,生意淡心無常,對客人,沒有其他地方商家該有的熱情,而是隨緣平淡,長期慢生活,掙錢,也不想快了。

資料顯示,儺戲傳承地為鐵坑村,離穩坪5公裡左右。

沿著一條鄉間小溪,飯飽后的我開啟了儺戲之鄉–鐵坑村的尋訪之旅。

鐵坑村八百多戶,三千五百多人,有多個成型儺戲班子,儺戲藝人多達兩百多人,不愧儺戲之鄉譽稱。

儺戲展館位於村委會一側,入口處,豎有“中國儺戲之鄉”的高高牌坊,最吸人眼球的是牌坊兩側的兩幅對聯,其一:水沝淼㵘龍宮殿﹔石砳磊*(4石疊加)南海岸。其二:日昍晶*(4日疊加)通靝埊﹔月朋*(3月疊加)朤鎮乾坤。這樣僻字疊加對聯我第一次見,讀不出不說,即便讀出也無法文字輸入。是儺戲的神秘讓鐵坑人有意為之還是儺戲本身的神鬼文化飄逸?我疑惑著向村裡百姓求証,百姓滿頭霧水,一臉茫然。

“還有這樣的東西?”

百姓哪有心思關注牌坊對聯,他們關注的是牌坊用多少鋼筋?用多少水泥?花了多少錢?文化與他們有什麼關系?他們愛儺戲,不過是從小生活的娛樂延續,驅鬼除妖,鑼響鼓鳴,不過是勞作之余,喝著酒聽聽,吃著飯看看,酒和飯是實在的,而戲是縹緲的,文化更是不著邊際。

帶著對聯疑惑,我踏進村委會,今天是周六,因為脫貧攻堅,村委依然有人工作,當我說明來意時,村領導也是一臉蒙圈,建議我詢問儺戲藝人,我的個天,脫貧口號,文化搭台喊得通天響,他們做的文化秀場,卻秀而不文化,虛空層面的上層對接居然推給工匠精神的底層儺戲藝人。

其實,儺戲對我不過是一份遠觀,我不會懂,也不會后續追問,來了就好,看了就行。

遺憾的是,小小儺戲展示館,一把鐵鎖把門,透過門縫,管中窺豹般欣賞著凶悍有加的儺戲面具和色彩玄乎的儺戲服裝。

好在,村委會大樓每層樓道均有柔和處理后的儺戲面具照片,美顏后的面具,凶悍之氣去多,慈眉善目迎來,儺戲與其他劇種一樣,依然是正義戰勝邪惡,依然是朗朗乾坤的正能量,如此,儺戲人物的凶悍,便有著對邪惡的無言震懾。

鐵坑村的走訪,我沒有走訪真正的儺戲藝人,莫名其妙的牌坊對聯,辛苦加班,停留於文化和政治口號村干部,我在想,鐵坑村的儺戲會有怎樣的傳承?

(二)黔南侯古祠堂尋蹤

今日來穩坪行,除了尋訪儺戲傳承外,還有著黔南侯張義源古祠堂的尋古。

遺憾的是問及穩坪多人,都不知道黔南侯,至於古墓,更是無從談起。鐵坑村儺戲尋訪的無心詢問,居然得到黔南侯墓位於楓香村的信息,於是馬不停蹄趕往。

楓香村離穩坪鎮十余公裡,是一個極其散落的自然村落,位於大山之凹,小山之脊,山路起伏大,彎道多而險,熱浪滾滾天氣,我緊握方向盤的手心,居然有著心驚膽戰的冷汗。

好不容易到達楓香村,可以詢問的人家隻有兩戶,同樣,沒有人知道黔南侯,他們建議我到村支書家詢問,他們以為村支書是最有見識最有智慧的人。

村支書家位於楓香村上風最佳風水位置,是一幢貼有白色瓷磚,與村陳舊木房形成鮮明對比的現代房子,無疑,在這大山深處,這樣的房子有著權力和財富的符號。

無奈的是,房門大開的村支書家沒人在家,我的黔南侯尋古,又走進狹窄胡同,黔南侯何許人也,需要我這般辛苦尋顧?

海溪溝雖屬楓香村,但因自然村落的地理阻隔,海溪溝離村委會還有較遠距離。

也是蹊蹺,我在海溪溝路邊詢問黔南侯墓時,幾位年輕人極度敏感,用審視語氣問我為何尋訪?有何目的?想干什麼?讓我很是難受。他們還要求我出示身份証等有效証件,不僅如此,還對身份証及我本人照相錄像,極為認真嚴肅,我有了隱隱的擔憂,難道我的尋訪詢問觸及到他們某一敏感神經?要不,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怎麼會有這樣的不對等方式?

既然出示,就出示給你們看個夠吧,我將車上所有証件拿出供他們審核,有身份証,駕駛証,還有書法家協會會員証,作家協會會員証等。見到這麼多証件,他們的盤問語氣和緩了許多,其中一位戴著眼鏡,看著很有見識的中年男人拿著我作家協會會員証反復對照后說:你真的只是文化尋訪?我無奈點點頭。

經過近十分鐘的“仔細盤查”,我終於取得了他們的信任,原來他們是張氏子孫,奉家族昭命看守古墓,據悉,前段時間,也是我這樣的古墓尋訪者,在一個大雨滂沱之夜,盜掘古墓,所幸古墓規制宏大,盜掘者又為菜鳥級別,盜墓者隻挖到第一層便惶恐終止。自那以后,古墓守護的張氏后裔護墓倍加謹慎,如履薄冰,如此,仔細盤問和嚴格審視便順理成章和理所當然了。

由於對我的信任和對先祖黔南侯的榮耀展示,他們終於帶我到侯爺墓前。

黔南侯墓碑重建於清嘉靖年間,墓前兩側豎有3米高的華表,表上石刻獅子跪柱,墓碑正中陰刻“明皇授封都軍萬戶侯諱義源張公墓”。墓埋於林中,究其土面規制不覺得恢宏,但根據古墓風水走向,可以判定規模宏大,一個地下的世界,見証和陪護著黔南侯曾經的尊貴和榮耀。

不僅如此,他們還帶我看了黔南侯哥哥張義方墓,相比弟弟張義源,哥哥張義方墓只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土堆,帶我尋顧人員講,當時平苗亂,我方多場失敗,黔南侯哥哥張義方及多位張姓族人戰死,為了避免苗人掏墳掘墓,辱沒先祖,張氏墳山一夜之間所有墓碑全部沉溏,保住了張氏風水龍脈。

哥哥戰死后,弟弟張義源義不容辭組織平叛,最終完成夙願,為家族復了仇,為朝廷立了功,功拜萬戶侯,官封黔南侯。

其實,我對黔南侯墓的尋訪只是文化的探究感悟,我不是學者,不需要嚴謹的學術考証,需要的只是那方墓穴透出的文化味道,一點點,一點點即可。

當地村民說:“考究記載,黔南侯府比貴州建省史還要早,這是迄今為止貴州省文化遺產保護中最重要的一份。古祠堂、古墓的保護修繕工作要堅持原址保護、原狀保護的總體策略,重點做好日常看護和局部搶救,有條件的重要遺跡可以適度開放,使黔南侯成為堅定文化自信的重要載體。”(張春雷整理)

(責編:郜林筱、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