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在線解心結

——一場被遠程化解的鄰裡糾紛

本報記者 程 煥

2020年06月18日08: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如何更及時地滿足群眾需求,提供精准化、精細化的公共法律服務?貴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針對鄉村交通不便、缺乏法律服務資源的現實,加強司法智慧服務平台移動端的推廣使用,拓展公共法律服務的開展形式,實現法律服務、法律事務辦理“掌上學”“掌上問”“掌上辦”,為法治鄉村建設提供信息化、智能化支撐。

本本分分種了一輩子地的宋大江,前不久因為一個疏忽,差點被人告上法庭。要告他的,還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鄰居。

60多歲的宋大江,是貴州貴定縣德新鎮德新村村民。那些日子,老宋干啥事都打不起勁兒,心裡就是一個字:愁!

按村裡人的老思想,打官司可不是件光彩事,“真要鬧上法庭,那兩家人就要徹底翻臉,這輩子恐怕也不會再往來了。”

糾 紛

去年底,一個難得的大晴天,老宋抽出整工夫,抄起鐵锨,把地裡亂糟糟的雜草全部連根鏟除。

瞇起眼,看著收拾得干干淨淨的地,老宋心裡那叫一個美!他點上煙,又拿起打火機點燃一旁的雜草,要燒草肥田。

這邊,老宋一根煙還沒抽完﹔那邊,一陣不知從哪兒刮起的大風,把裹著火星的草灰吹得到處亂竄,攏也攏不住。

很快,鄰居廖連發家的梨樹林就燃起來了,火越燒越大。“過去也這樣燒過田,沒想到這次會燒出場火災。”老宋說。

火災過后,鄰居老廖清點了一下損失,毀掉的梨樹,共有97棵。

既然燒了鄰居的地,總是要賠償。看著鄰居老廖的梨樹,老宋心裡暗暗給損失估了個價:很多梨樹苗都沒長大,即使賣掉,恐怕也沒多少錢﹔何況,在火燒著林子前,很多樹苗早就枯死了。鄰居家的地就在旁邊,老宋自覺了解得清楚:“我看最多也就值千把塊錢。”

老宋這樣想,鄰居老廖可不這麼看:“得賠償2000塊!”

“啥?就這就要2000塊!”老宋當即就頂了回去。

協 商

老宋和老廖談不到一塊兒,都覺得對方不佔理。

想來想去,老哥倆還是把村裡的調解員宋焜龍找了來,希望能得到一個公平的處理意見。

“別急別急,都是一個村的,還是鄰居,不是啥大事!”宋焜龍來到地裡實地查看,又找來了老宋和老廖了解情況。一陣分析后,他得出結論:雙方對老宋因意外燒毀老廖家梨樹林的事實,沒有異議﹔對97棵樹的實際損失,也意見一致﹔雙方爭議的關鍵點在於,實際損失究竟該怎麼算、數額是多少。

宋焜龍苦口婆心調解數天,兩家人各退一步,老宋願意拿出1500元賠償,而老廖的底線是1800元,剩下的300元始終談不攏。

“干脆打官司,法官判多少我都認。”想到自己連苗木本錢都收不回,老廖咽不下這口氣。

眼看矛盾就要升級,宋焜龍忽然想起了縣司法局在鎮裡開的司法智慧服務平台推廣運用專題培訓。去年12月初,黔南州就啟動了司法智慧服務平台建設,為老百姓提供可視化的遠程法律咨詢和人民調解業務。

“不要沖動嘛,我給你們找個律師來聊聊,人家可是懂法律的。”宋焜龍對老宋老廖說。

解 決

宋焜龍將雙方約到村委會,拿出手機、點擊平台的圖標,屏幕上隨即出現了一位工作人員,正是縣公共法律服務中心的值班律師耿琦。

對著手機屏幕,老廖老宋各自陳述。

老廖堅持自己的看法,有理有據:“我了解到這種樹的賠償標准是每棵20多元,栽種、管理的費用還沒計算,最起碼也要賠2000元。”

“按理說,這個要求也不高,只是我覺得我60多歲了,也沒有能力了,而且我也不是故意燒的,是不小心燒的,看賠個千把塊錢行不行?”老宋請耿琦幫自己說說好話。

聽了老宋老廖各自的說法,耿琦說:“這個賠償是有標准的,還要區分樹齡、是否挂果等,我建議依據有關標准進行賠償。”他一邊介紹了起訴程序和理賠依據,明確指出老宋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另一邊條分縷析,幫老廖算起了訴訟賬:“訴訟是個復雜過程,涉及取証、庭審等許多環節,耽誤的工夫算下來遠不止300元。”

老宋老廖對律師的話聽得進去,言語慢慢緩和。耿琦繼續補充,他勸老廖考慮老宋的經濟承受力,又提醒老宋說:“這也是一次教訓,今后不能再燒田了,造成火災過火超過一定面積的還要坐牢!”

讓宋焜龍吃驚的是,耿琦僅僅用了20多分鐘,就讓雙方達成一致調解意見。老廖痛快地接過老宋遞上的賠償款,這對老鄰居握手言和。

“律師的話有權威,老百姓討回了公道,當然心平氣順。”自從用上這個“法寶”,宋焜龍的調解工作變得好做多了。每次遇到爭持不下的問題,甚至都不用請律師出鏡,隻需在平台上根據選項錄入相關信息,一份在線生成的法律咨詢意見書,往往便可解開大家的心結。

“平台打破了信息壁壘,群眾在家門口就能享受優質高效的法律服務,讓矛盾糾紛和利益訴求得到及時妥善解決。”黔南州司法局副局長田強介紹,黔南州司法智慧服務平台打通了全州法律服務資源,登錄平台可視頻連線公共法律服務值班人員、律師、公証員、人民調解員、司法鑒定機構工作人員,使法律服務主體、服務對象真正有機融合起來。

鑒於黔南州不少群眾長期居住在大山深處,而州裡僅有49家律師事務所、290名執業律師,且近半數律師都集中在州政府所在地都勻市,司法智慧服務平台可有效解決法律服務資源空間分布不均衡、地域分布零散的現實問題。“到6月底,全州所有村居和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將實現網點全覆蓋。”田強說。

本期統籌:陳亞楠

原刊於《 人民日報 》( 2020年06月18日 04 版)

(責編:吳鋒(實習)、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