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辦法、謀出路,干部和老鄉擰成一股繩

大伙鉚足勁 不信不脫貧

本報記者 田先進 王雲娜 蘇 濱

2020年06月17日08:1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如何確保剩余貧困人口脫貧任務如期完成,防止因疫致貧或返貧?對就業遇到困難的貧困戶,干部結對幫扶,提供崗位信息,實現就近就業﹔克服疫情影響,恢復村裡旅游人氣,力爭持續增收﹔做大做好產業,充分激發村民干勁,盡早脫貧摘帽。

貧困戶王福進:

干部結對幫扶

就業找到新路

早上8點,在安徽省郎溪縣的一家金屬制品加工廠,員工王福進正在生產車間內,小心翼翼地碼放著材料。“來這裡上班快3個月了,工作節奏也逐漸適應,多虧了鎮裡和村裡的幫助,不然我現在肯定還窩在家。”王福進感嘆。

王福進是郎溪縣濤城鎮長樂村建檔立卡貧困戶,今年隻有22歲。年幼時,父親病逝,母親離家出走,孤身一人的王福進便跟著叔叔一起生活。成年后,經村裡人介紹,王福進去了外地的一家服裝廠上班,日子過得也算安穩。

這個春節,王福進本打算提前返回服裝廠,早點開工,多攢點錢,不料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原本的計劃。“每天待在家,心裡急得很。沒有工作,就沒了收入來源。再這麼干等下去,生活肯定會受到影響。”一想到這些,王福進整天愁眉苦臉。

濤城鎮鎮長劉文濤是王福進的結對幫扶人。在疫情防控中,劉文濤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到王福進家中走訪。“最近,縣裡人社局幫咱們村建了一個微信求職群。裡面有很多本地企業的招聘信息,待遇也都不錯,還可以在手機上進行網絡面試。我建議你試試。”了解到王福進的求職意願后,劉文濤立刻把他拉進了“長樂村求職就業群”。

“群裡一有新消息,我就馬上點開,看看有沒有適合自己的崗位。”王福進說,“那段時間,劉鎮長也經常給我轉發一些用工信息。進群之后的第三天,我就相中了現在的廠家,並約好了面試時間。”為了能讓王福進在面試中有好的表現,劉文濤還提前對他進行了輔導。“主要怕他年紀小,容易緊張,我就告訴他隻要在鏡頭前表現得大大方方、有禮貌,把自己的基本情況介紹清楚,面試肯定沒有問題。”劉文濤說。

現在,王福進已順利度過實習期,成了一名正式員工。“和之前的工作相比,工資翻了一番,在食堂吃飯也不花錢。能有這樣一份工作,我非常滿意。”王福進高興地說,“鎮裡、村裡提供了這麼多的便利,我隻有努力把工作干好,才能對得起他們的關心。”

湖南瀏陽田溪村:

克服疫情影響

旅游服務提檔

湖南省瀏陽市張坊鎮田溪村已脫貧戶羅鏗的電話鈴響個不停,接起來,全是預訂民宿的客人。“周末已訂出兩間房,還有客人想包下四間房,租上一個月。”他高興地告訴記者。迎來旅游旺季,喜上眉梢的還有田溪村60多戶開辦民宿的人家。

田溪村地處湘贛邊界,過去鄉親們隻能“肩扛竹木養家,手持犁耙糊口”。2015年起,田溪村立足山林茂密、風景宜人的生態優勢,走上旅游扶貧的路子。村裡注冊旅游公司,引導村民眾籌入股,打造出西溪磐石大峽谷風景區,以及滑草游樂場、跑馬游樂園、玻璃橋等游樂項目。2017年,田溪村成功脫貧出列。

“摘帽”后,村裡蒸蒸日上,去年全村人均增收2000多元,成為鄉村旅游典范。但突如其來的疫情,給田溪村帶來不小的挑戰。

“1月24日,我們關閉景區,採取嚴密的疫情防控措施,沒有出現疑似或確診病例。”田溪村黨總支書記李紀煌告訴記者,在防控到位的基礎上,3月1日,景區重新對外開放,但游客卻寥寥無幾,比去年同期少了90%。“吃‘旅游飯’的村民們突然沒了收入,村兩委也很著急。”

怎麼辦?見到村民,李紀煌就安撫大家,提振信心。同時,李紀煌還兼任村裡旅游公司負責人,深知恢復人氣才是當務之急,於是召集公司管理層一道想法子、謀出路。

一方面,公司決定讓利游客。從3月1日起到4月30日,景區和游樂項目門票一律七折﹔對所有醫護人員,今年內免去景區門票﹔對於支援湖北醫療人員,今年內免去景區和游樂項目門票,不限次數。另一方面,公司決定“不等不靠”,走出大山找市場,為田溪村做宣傳。3月,鄉親們跑遍了湖南的14個市州。多措並舉,成效顯著。到“五一”小長假,村裡恢復了往日的熱鬧。

“5月以來,游客數量已超過去年同期。”李紀煌說,旅游快速回暖,也倒逼著鄉親們提高服務檔次。

“還得讓游客有回歸自然的感覺,喚起他們的鄉愁。”羅鏗在庭院一角開辟出小花園,精心點綴銅錢草、蘭花等草木,小院變得郁郁蔥蔥,清新雅致。對於未來,他信心滿滿,“去年,我家的民宿收入達到10萬元,今年也力爭能有這麼多!”

貴州畢節箐營村:

產業做大做好

盡早脫貧摘帽

“人手還夠不夠,好好按標准種了沒?”“放心吧,出不了岔子!”

前陣子,在蘇鵬的“嚴密監督”下,村裡420畝土地,陸續種上了芋頭。這兩天趕上了芋頭苗破土,他更閑不住了。每天都抽出半小時,專門到地裡轉,發現缺苗就趕緊補上,“這關系著貧困戶的收入,一刻不能大意。”

在貴州省畢節市赫章縣鬆林坡鄉箐營村,蘇鵬已連續當了10年村支書。干了這麼久,他第一次覺得離脫貧這麼近。箐營村地處黔西北烏蒙山深處,海拔1970米,苗族、彝族等少數民族佔了83.41%。去年初,村裡還有191戶1116人的貧困人口,貧困發生率高達70.6%。

“產業,還是得靠產業。”蘇鵬覺得,村子脫貧、發展壓根兒離不開這個根本。2019年,他聯系上了市農投公司,准備聯手發展高效農業。沒想到,落實起來,難度不小。

最大的困難是,村民轉不過彎兒來。單家獨戶的小生產狀況,村民不願改變。為了扭轉這種想法,蘇鵬隻好通過院壩會、進組入戶,不停地磨。

歷時一個多月,大大小小18次會,140多戶貧困戶流轉了315畝地。“村裡成立合作社,組織貧困戶統一種,公司統一賣。”蘇鵬介紹,去年種蔬菜,今年種芋頭,“跟著市場和氣候條件走,及時調整種植結構。”

隻要基地缺工,貧困戶楊光全就搶著報名。“一天80元,大伙兒爭著去。”去年一年,算上土地流轉費、務工費和年底分紅,楊光全到手有8000多元,“掙了這麼多錢,真是高興。”

同樣是在2019年,箐營村又辦起了第一個村級企業——蛋雞養殖場,兩期項目共超過14萬羽,效益覆蓋所有貧困戶。

“村裡建有‘積分超市’,村民通過參加集體勞動、環境治理等獲得積分,根據積分參與產業分紅。”蘇鵬想,絕不能養一個懶漢,要調動大家積極性,靠雙手脫貧致富。去年底,僅養雞這塊,戶均分紅超過1000元,預計今年能超過3000元。

有了產業,村民的腰包也鼓了起來。目前全村僅剩17戶未脫貧。

眼下,村裡又流轉了1000畝地,准備發展中藥材,“雞蛋不能都放一個籃子裡,得根據實際,發展多元化產業,降低風險,穩定增收。”蘇鵬表示,“箐營村會做大做好產業,盡早脫貧摘帽。”

原刊於《 人民日報 》( 2020年06月17日 13 版)

(責編:吳鋒(實習)、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