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为贵州高质量开放带来新机遇

2021年01月17日08:44  来源:贵州日报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王淑宜 王法 冯倩

作为内陆省份,高质量开放发展是实现贵州经济社会各方面高质量发展的重要突破口。

2020年11月15日,东盟十国和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共15个亚太国家正式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简称RCEP)。这给贵州高质量对外开放带来了新机遇。

日前,由贵州省投资促进局、贵州财经大学举办的“RCEP给贵州高质量开放带来的机遇与挑战”研讨会举行,旨在深入推进贵州与RCEP所在国家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更高水平、更大规模开展更加务实合作,实现互利共赢。会上,商务部国际司对RCEP进行了解读,省内外专家学者就RCEP展开了一场头脑风暴。

贵州具备抓住机遇的实力

RCEP是当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经贸规模最大、最具发展潜力的自由贸易区。签署协定的15个成员国总人口22.7亿,国内生产总值合计26.2万亿美元、总出口额5.2万亿美元,均约占全球的30%。

“构建以中国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外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党中央提出的一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战略举措。RCEP的签订将为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提供重大机遇。”贵州省投资促进局局长马雷认为,贵州有实力抓住机遇乘势而上。他认为,贵州“黄金十年”高速发展奠定了与RCEP成员国合作的坚实基础。

同时,贵州聚集政策要素强力推动实现全方位开放也是重要基础之一。“国发2号文件、三大试验区批复同意建设、《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及西部陆海新通道等一系列国家重大战略,推动贵州实现了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重大转变。”马雷说。

“我们有一定与RCEP相关国家合作的基础,省委十二届八次全会总结的我省具有新格局中的交通枢纽优势、新需求中的生态环境优势、新挑战中的战略安全优势、新理念中的特色产业优势、新征程中的政治生态优势‘五大优势’及夏季凉爽的气候优势,同时我省也存在在经济发展水平、工业化和城镇化水平、基础设施和基本公共服务水平、创新能力和人才支撑水平、社会治理和营商环境水平方面的‘五大差距’。”贵州省贸促会(博览局)秘书长郭华说,贵州必须迅速行动赶时间作充分准备,抢抓RCEP带来的机遇。

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11月,贵州省与RCEP协定国之间的进出口贸易额达131.5亿元,占贵州进出口总值486.6亿元人民币的27.02%。其中与东盟进出口贸易额77.2亿元,占与RCEP协定国贸易总额的58.71%。

2020年尽管受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影响,全球贸易大幅动荡,但贵州和东盟贸易却逆势大幅增长,同比增长60.98%。“由此可见RCEP成员国,尤其是东盟已成为了贵州重要的贸易伙伴,RCEP自贸区将成为新时期贵州扩大对外开放的重要平台,对促进贵州进一步释放市场潜力,构建更全面、更深入、更多元的对外开放格局形成强大助力。”贵阳海关综合一处处长杨天明说。

机遇与挑战并存须快准稳

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执行理事长许宁宁提出,政府、工商界企业要抢抓机遇,尽快开始研究RCEP成员国家的特点和角色关系,判断产业链、供应链的变化趋势,从中找到企业的新增长点。

教育部高等学校经济与贸易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山东财经大学校长赵忠秀认为,RCEP将在货物贸易新规则、服务贸易新规则、投资新规则、知识产权和技术合作新规则、电子商务新规则等方面给贵州带来机遇和挑战。他建议贵州应注意产品同质化和贸易结构趋同现象。可进一步在省内培育“大数据”接包市场,将贵州打造成亚太地区“大数据外包”的重要基地。

福建省高校人文社科研究基地开放型经济与贸易研究中心主任陈忠建议,贵州应加强与东盟尤其是东盟东部经济增长区的互联互通,扩大贵州大数据产业服务外包在东盟市场的影响力和辐射力。以电子商务为依托,拓宽数字经济新路径,将贵州大数据产业深度嵌入中国-东盟经贸合作框架,架构融入国际循环的战略通道。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研究院潘晓明认为,贵州地处我国西南,与东盟成员国有着天然的地理优势。建议贵州利用关税减让,推动“黔货出山,黔货出海”;在承接东部沿海省份产业链转移的同时,积极吸引来自RCEP成员国的投资,形成产业“腹地”;依托贵阳电子商务试验区,吸引国内大型电商平台在贵州设立地区分支机构,成为这些公司在东南亚拓展市场的前哨。

贵州省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所长、研究员罗剑认为,贵州应打造面向东南亚的开放新高地,积极融入东亚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夯实通向东南亚地区国家的合作平台,强化西向和南向大通道建设,促进与周边省区和东南亚国家在经贸、产业、文化、生态等领域的深度合作。

强化独特优势乘势而上

“中国西南地区与东盟接壤,具有地理上的有利条件。而贵州是中国西南地区的一个重要省份。”贵州财经大学大数据应用于经济学院副院长、教授时宏远认为,基于贵州本身具备的资源特点,RCEP有助于提升贵州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中的区位优势;扩大贵州货物贸易出口的市场空间;提高货物贸易出口的自由化和便利化水平;推动贵州“大数据+服务贸易”规模和质量的提升;提升贵州“大旅游+服务贸易”的国际竞争力;同时有助于开拓贵州“大健康+服务贸易”的国际市场。

中国电建贵州工程公司副总经理王远辉认为,对新能源产业和其相关领域的持续开发将成为RCEP成员国重要合作方向之一。他建议深入了解东道国的新能源发展规划和切实需求,与当地企业一起充分发掘新能源电力项目潜力,另一方面,可利用资金、产业链、技术和工程建设方面的优势条件,协助东道国实现新能源产业优化升级。

贵州商学院经济学院副院长王黔京认为,贵州RCEP国家合作有广泛的空间,外商投资准入的放宽有利于日韩等发达国家在贵州增大投资。贵州应提早规划和布局未来一段时间内制造业发展的产业重点、重大项目和战略,加强优化营商环境,吸引优质日韩新加坡制造业企业到贵州发展。同时,要建立与RCEP国家合作长效机制,推动中高端装备制造、大数据信息技术、新能源及新能源汽车、特色轻工、节能环保、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工业机械零配件等产品及相关服务业“出海”。

马雷认为,近边是贵州最大的优势;随着贵州基础设施的全面改善,内陆是贵州的新优势;文化是贵州的内核优势,贵州境内少数民族众多,其文化内涵与东盟多国有相通、相近条件;开放是贵州潜在优势,贵州开放度不高,在双向投资和贸易的空间广阔,有望成为新发展阶段的内联省。从双向投资角度看,贵州在第一产业方面可以开展双方气候和资源差异形成的农业产业互补;在第二产业方面发挥贵州在装备制造业、大数据、能源、化工等领域技术和企业的相对优势,与东盟国家的自然资源优势相结合;在第三产业方面,可依托贵州独特的文化旅游资源深入合作。

(责编:顾兰云、陈康清)

贵州新闻推荐

移动端新媒体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