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汛關鍵期 緊盯要害處(深閱讀·防汛救災 全力以赴)

本報記者 劉新吾 王永戰 程 煥

2020年07月03日09:2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當前,我國多地進入主汛期,一些地區汛情嚴峻,近期即將進入台風多發季節。習近平總書記近日對防汛救災工作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堅決落實責任制,堅持預防預備和應急處突相結合,加強汛情監測,及時排查風險隱患,有力組織搶險救災,妥善安置受災群眾,維護好生產生活秩序,切實把確保人民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落到實處。”

本版“深閱讀”欄目今起推出系列報道,關注各地各有關部門全力做好防汛抗洪和防災救災工作。

——編 者

我國已進入防汛關鍵期。記者日前在重慶、四川、貴州等防汛一線採訪,多地強化監測預報預警,緊盯山洪地質災害,做好水庫等重要部位巡查防守,在“要害處”發力,嚴陣以待、落實責任,全力以赴投入防汛救災。

水庫巡查——

專人專班,守護壩體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防汛工作寧可“十防九空”,不能失防萬一。在多地水庫,專人、專班緊盯汛限水位,強化巡查防守。

拿著巡查記錄本,沿著5米多寬的繼光水庫大壩仔細查看,6月29日一大早,四川中江縣水庫巡查員鄭軍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主要是查看大壩腳部和壩面上有無裂縫或者管涌,再看看水位高低。”目光掃過壩體上下的每一處,鄭軍才繼續往前走。260多米長的大壩,他每次都要花上半個多小時才走完。隨后,鄭軍又把目光投向遠處的溢洪道和放水道,確保沒有雜物堵塞,“這樣到要泄洪的時候,水才能順利涌出。”

繼光水庫已經建成40多年,正常庫容能達到近8000萬立方米,是一座中型水庫。鄭軍每次巡查完,第一時間就做好巡查記錄。密密麻麻的筆記本上,既有對雨情、水情的總結,也有每次巡查后的心得。

鄭軍說:“重點是監測水庫這邊的雨情和水情,做好記錄和上報。”干水庫巡查工作第二年,他已經有了不少心得,“水庫巡查,我是責任人,每到汛期就要24小時保持在崗。”鄭軍說,在汛期前,水庫已經提前放水用於人畜飲用和灌溉,水位降到了正常水位以下六七米,充分保証了汛期的蓄洪能力。

“汛前,我們對轄區每個水庫都做了應急預案,由主管部門審核通過,還進行了應急演練。”中江縣水文局局長許士順介紹,通過安全排險教育和發放逃生路線圖等,中下游群眾明白了當發生突發險情的時候,要採取哪些措施。

6月27日,中江降下中到大雨,鄭軍一直沒怎麼休息,和觀測人員、操作員一起盯緊了水庫水位變化,“未來可能還會有大到暴雨,我們必須打起十二分精神!”

水文情報——

搶贏4小時,轉移10萬人

天色逐漸放晴,水聲慢慢小了,尹章文站在綦河河畔,看到水位退至警戒水位之下,長舒一口氣:終於可以睡會兒了。

這裡是重慶市綦江區東溪水文站。綦河源於貴州高原,向北匯入長江,東溪水文站位於綦江城區上游約40公裡,提供一手汛情“情報”,可謂守衛城區的“前哨”。作為站長,尹章文被稱為與洪水賽跑的“哨兵”。

6月中旬以來,西南地區暴雨明顯增多。尹章文緊繃神經,和同事輪流值班,24小時監測水位。

6月22日凌晨,四處無人,雨一直下,水文站燈火通明。監測系統顯示,上游降雨量較大。每隔兩小時,尹章文就冒雨出門,前往河邊觀察水位。

早上,東方漸白,尹章文發現水位正逼近警戒水位,他決定加密監測,每半小時監測一次。半小時裡,20分鐘用來測流取沙、觀測比降和水位,另外10分鐘用來聯系,向市水文監測總站和綦江區防汛辦提供最新數據。

正當尹章文前去測水位時,測量水位副纜被洪水沖垮,隻能用浮標進行監測。大雨瓢潑,尹章文早已全身濕透,雨水和汗水交織。

11點38分,尹章文發現水位停止上漲,綜合有關監測信息,他及時准確報出洪峰時間和水位。11點50分,市水文總站發布綦江流域重慶段全線洪水紅色預警。

果然,當天下午4點左右,洪峰過境綦江城區,最高水位較日常水位高11米,超過保証水位5.1米,這也是綦江流域重慶段有水文記錄以來的最大洪水。

由於水文站及時准確提供信息,市水文總站精准預警預報,在這場與洪水的賽跑中,綦江區贏得寶貴的4個小時,齊心協力組織10萬余人緊急轉移,無一人傷亡。

從值班室到觀測處僅10多米距離,可尹章文的微信運動記錄顯示,他當天走了2萬多步。

險坡預警——

盡職盡責,群測群防

連續暴雨極易引發山體塌方、滑坡,在地質災害多發地,基層干部群眾密切監測地質災害隱患點,通過建立群測群防體系,准確預警、及時撤離,有效避免地質災害造成的人員傷亡。

“6月21日夜間至22日白天,最大累計雨量120—160毫米。”6月20日下午,何福華正在鎮裡開會,手機上彈出的一條氣象預報讓他有些不安,他隨即將信息轉發到了鎮裡和村裡的工作群,並留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提醒遇到險情務必及時報告。何福華是貴州遵義市應急管理局的一名科長,也是桐梓縣羊磴鎮白果村第一書記,他很清楚這樣的雨量可能意味著災害。

白果村背山臨河,陡峭群山將其緊緊環抱,每到雨季時常出現滑坡、落石險情。回到村裡,何福華立馬組織村干部和幫扶干部開會,確定每人負責一個村民組。“告訴老百姓做好隨時撤離的准備。”6月21日深夜,暴雨到來,何福華和同事們挨家挨戶上門提醒。

6月21日早上6點,暴雨沒有減弱跡象,何福華跑到河邊觀察水勢,“眼看著水位線不斷提升,一個小時內就漲了兩米。”感到形勢不妙,何福華向遵義市應急管理局通報情況,得到緊急撤離沿河群眾的通知后,他立馬通知鎮裡和村裡火速採取行動。

“人行吊橋已經被沖毀了,水位再漲半米就要沒過公路橋,橋洞要是被洪水封住,村子就會遭殃。”何福華守在河邊不敢懈怠,一邊向市應急管理局通報即時水勢,一邊拉響手動警報器,一遍遍催促村民撤離。在前后方緊密配合下,村裡43戶處在危險地段的128名群眾全部轉移到安全地帶。

1個多小時后,村裡多次出現山體滑坡,6戶村民的房子被直接沖毀,37座房子不同程度受災。“好在撤離及時,無人員傷亡,再慢點后果就不堪設想。”雨勢減小,何福華終於緩了口氣。

原刊於《 人民日報 》( 2020年07月03日 第 04 版)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