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兴奋剂工作卓有成效 外界存误解因固有印象或被误导

2020年06月15日09:55  来源:人民网-体育频道
 

编者按:2019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体育强国建设纲要》(简称《纲要》)。《纲要》详细列出了我国未来体育建设的五大任务和九大工程,为中国体育强国建设规划了路线图。近期,人民网体育部开设《“体育强国”大家谈》栏目,对标《纲要》中提出的明确目标和任务,邀请各相关行业官员、专家、学者、资深媒体人等,结合体育事业发展现状和未来愿景,对《纲要》进行剖析和解读。“为体育强国夯实法治之基”系列圆桌是“体育强国”大家谈的专题论坛之一。

人民网北京6月12日电(李乃妍、欧兴荣)中国反兴奋剂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外界对咱们中国反兴奋剂工作普遍缺乏了解,甚至还存在一些误解,原因何在?中国政法大学前校长、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听证委员会主任委员黄进,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国际体育仲裁院(CAS)反兴奋剂庭仲裁员李智,首都体育学院教授、CAS反兴奋剂庭仲裁员韩勇,日前做客由人民网体育部和中国政法大学体育法研究所共同打造的“为体育强国夯实法治之基”系列圆桌论坛,对相关话题也展开了探讨。

“中国反兴奋剂工作从90年代就开展起来,成效很大,体育界,包括运动员对相关情况都比较了解。”黄进表示,现在社会公众对反兴奋剂工作了解还不够,需要加大体育行业的反兴奋剂工作宣传力度。而且反兴奋剂问题不仅存在于体育行业,在教育领域、食品安全领域都有涉及。比如食品里有许多添加剂,有些可能就是兴奋剂,对民众的身体健康有影响,但是老百姓还不一定知道。在教育领域,运动员入学有一些特殊政策,要对他们进行体育测试,有人为了能侥幸地实现入学愿望,存在擅自服用兴奋剂的情况。黄进认为,从维护和促进整个社会诚信的角度,可以把体育精神宣传、教育和反兴奋剂工作很好地结合起来,“因为体育精神最核心的就是公平竞争,这也是反兴奋剂要实现的目标。”

李智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建议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加大信息公开的范围、方式和路径,使处罚更加公开透明,向全社会讲述中国反兴奋剂的诚意、力度以及取得的成绩,使公众对中国反兴奋剂的决心、取得的成果以及今后可能开展的工作有更加全面的认识。中国始终坚持对兴奋剂零容忍的态度,去年将兴奋剂违规行为列入刑法规范的范围,实际上就是明显加大了处罚力度,而且扩大了处罚范围。但由于这种信息公开有时候不充分,而兴奋剂问题一旦出现很容易形成社会热点。“特别是一些知名运动员一旦涉兴奋剂违规,很容易成为媒体争先报道的焦点,给外界,特别是公众造成中国反兴奋剂不力的错觉。”

“通过数据就能发现中国的反兴奋剂工作做得很不错。”韩勇表示, 2018年中国反兴奋剂中心检测了将近两万例试剂,最后被认定违规的有66例,检测量很大,但违规率较低,远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而且WADA官网每年公布的各国违规数量,一些经常用兴奋剂问题质疑中国的国家,总在前十的名单中出现。韩勇认为,国际舆论对中国的兴奋剂问题总是抓着不放,很不友好。主要原因一是有一些历史遗留问题,有些人存在固有的印象;此外,现在的国际政治舆论或者政治争执的大势下,体育界也受到很大波及,一些不太友好的外媒总是揪住中国的兴奋剂问题含沙射影,做一些非常不友好的报道,误导了国际舆论。

韩勇补充道,中国政府反兴奋剂的立场非常坚定,要把这种坚定的决心让国内外公众知道。她表示,一些外国学者到中国做反兴奋剂问题研究后,都对中国反兴奋剂工作取得的成效感到惊讶,也在他们的研究成果中呈现出来,但很多社会公众并不清楚。此外,中国反兴奋剂工作虽然卓有成效,但很难保证完全杜绝,“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要有区分,运动员和教练员的个人行为并不是国家行为。”

黄进对此表示认同,他认为近些年来中国反兴奋剂工作虽然做得非常好,但报道传播方面做得并不是很好,反而又有一些新的典型案子被人借题发挥。他认为作为一个人口大国和体育大国,出现涉兴奋剂的案子是很难避免的,一旦出现了千万不要护短,因为我国的立场就是零容忍,不要把运动员个人的兴奋剂违规同国家纠缠在一起。“是什么样的责任就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兴奋剂违规就是个人,或者是某个小团体的问题,跟国家意志没有关系。”

(责编:顾兰云、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