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戛纳电影节取消了,会给全球电影业带来怎样的生态灾难?

2020年04月14日15:33  来源:封面新闻
 

戛纳电影节是电影人心中非常神圣的“殿堂”

在冰冷无情的新冠疫情面前,每个国家的电影人都很难熬。4月14日,美国《综艺》发表了一篇文章——《法国总统禁止7月中旬前举行各种庆典,这让戛纳电影节凉了》(France President Bans Festivals Until Mid-July, Putting Cannes on Ice),这个消息一出,旋即在全球电影工作者中引发强烈反响。 如果不是疫情,第73届戛纳电影节本将在5月12日举行。

戛纳艺术总监福茂(左)和主席莱斯库尔(右)

马克龙的禁令一出台,这也意味着,原计划已推迟到6月23日开幕的戛纳电影节很可能被取消。除非戛纳电影节掌门人福茂还有后备方案,否则戛纳电影节或将推迟到明年举办。作为全球最重要的电影盛会,如果戛纳电影节取消,无疑将会对全球电影业产生多米诺骨牌式的连锁反应,当然包括张艺谋、田壮壮这样的中国电影人也将会感受到蝴蝶效应,因为他们今年都有新片亮相戛纳的计划。

戛纳电影节官方对延期举行的通知

在风雨中摇摆的戛纳电影节

据《综艺》杂志提供的数据来看,自3月17日以来一直处于封锁状态的法国,是世界上受新冠病毒感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迄今为止共有98076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致死14967人。在这个严峻的背景下,当地时间4月13日晚,法国总统马克龙再次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将法国隔离封锁禁令延长至5月11日。同时,马克龙还在讲话中宣布了具体隔离封锁细则与政府相应措施。其中包括7月中旬前仍不得举办大型会展、节日集会的规定。

《综艺》杂志4月14日对戛纳电影节的报道

受疫情影响,3月中旬便有消息指出,原定5月12日举行的戛纳电影节开幕式已喊停,当时消息称戛纳电影节将延后至6月底7月初。不过电影节主席皮埃尔·莱斯库尔 (Pierre Lescure)曾表示,如果4月的情况没有好转,今年电影节亦会考虑取消。索尼经典的总裁Tom Bernard说:“戛纳电影节每年都展映了全世界最好的电影,并将它们放在聚光灯下。如果没有了戛纳电影节,那对于无数电影来说会是巨大的损失。”

戛纳电影节原定于5月12至5月23日举行

不久前,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蒂埃里·弗雷莫(Thierry Frémaux)再次确认,如果电影节无法举行,也绝不会在网上举行。“对于戛纳电影节来说,从它的灵魂、历史、效率等等来说,都是网上电影节无法展现出来的。”他还嘲讽道:“线上的电影节是什么?网上竞赛吗?我们该先问问业内人士同不同意。”

不久前,戛纳电影节电影宫临时设立床位提供给因疫情无家可归的人

马克龙的“禁令”到目前为止还没得到戛纳电影节官方的回应,不过大多数影人还是希望能在疫情后照常在“线下”举行。范霍文新作《圣母》的制片人Said Ben Said表示,他为了这部电影已经用掉了三年的生命,而戛纳电影节是向全世界展示这部电影的最好平台。“如今的待定延期对我来说,并不是最坏的消息。但如果戛纳电影节要走向线上模式,那我更情愿它直接取消。“

每年的戛纳电影节吸引了全球流量最高的明星

多米诺骨牌效应影响全球影业

戛纳电影节是作为全球最有影响力,规模最大的国际电影节,这里不止有红毯和星光,每年有上百部来自全世界的新片参与竞赛和展映,特别是对艺术电影来说,在这里能够享受大规模的国际曝光度和讨论度。去年戛纳电影节每天就吸引约6万名参与者。同时,每年也有上千部电影在戛纳电影市场进行国际销售版权和发行等买卖交易。

戛纳金棕榈大奖

为了弥补戛纳电影节延期带来的负面影响,目前多家国际电影公司和代理机构已确定在5月初联合打造线上交易市场,包括向买家推介新片,放映片花或样片等。不过,这类补救举措还是会影响市场交易量。Wild Bunch发行公司总裁Vincent Maraval表示,电影行业内对戛纳电影节的举办有着强烈的愿望,就算延期也总比取消好:“整个行业都希望戛纳电影节及其交易市场能够举办,但显然没人能在此时此刻作出重要决定。”

戛纳电影节影片交易市场

据了解,现在戛纳电影节主办方还在制定应急措施,比如限制观众在影厅和其它场所的人数。但法国总统宣布,至少在7月中旬之前,不允许举行吸引大量人群的或节日庆典。就算新冠疫情能在7月结束,法国迎来蜂拥而至的全球游客,小城戛纳真的能塞下他们吗?《综艺》杂志还称,假如戛纳电影节推迟到7月或8月举行,也将会迎来一个非常复杂的局面,因为秋季将是全球电影节举办的旺季。

封面新闻记者查阅了一下半年的“电影节日程表”发现,加拿大的第45届多伦多电影节将于9月10日举办,意大利的第77届威尼斯电影节将于9月12日举行,而同样属于国际A类电影节的西班牙第68届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开幕日是9月底。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戛纳电影节取消了,众多佳片势必会“打包”转奔这几大电影节,“挤走”之前已锁定在下半年国际影展亮相的众多电影,而那些没有竞争力的影片注定很难再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段在国际舞台亮相。不过也有人担心,因为很多电影的后期制作受到疫情影响,会导致下半年的各大电影节面临“无片可选”的境地。

戛纳电影节也是华语影人的福地

张艺谋和田壮壮该何去何从?

戛纳国际电影节自1946年举办首届以来,一共取消过三次:1948年和1950年因财政困难停办,1968年因为受到“五月风暴”的影响,当时特吕弗、戈达尔等法国新浪潮导演联合阻挡影片放映,电影节被迫中断。不过前三次取消的时候,全球经济一体化还远没实现,取消对全球电影人的影响和打击也不像现在这样具体。今年戛纳电影节的延期或取消带来的影响也波及到了中国影人的身上。

当年特吕弗和戈达尔等导演阻挡戛纳电影节放映影片

华语片近年来的崛起使得中国电影人已深深融进到了戛纳电影节的生态链中。去年刁亦男执导、胡歌主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主竞赛单元,新生代导演顾晓刚和马楠的《春江水暖》《活着唱着》也在平行单元收获好评。借助戛纳平台,这些华语新片先在海外赚足声量,对回国上映宣传也有好处。再比如贾樟柯2015年的《山河故人》入围当年戛纳主竞赛单元,成本约4000万元,在国内上映前夕就已通过戛纳市场等平台的海外版权销售收回成本。

《鸟鸣嘤嘤》

《第一炉香》海报

《坚如磐石》

之前有消息称,许鞍华的《第一炉香》、田壮壮的《鸟鸣嘤嘤》以及张艺谋的《坚如磐石》都有在今年戛纳电影节首秀的计划。《第一炉香》改编自张爱玲经典小说,由马思纯、彭于晏等主演,备受业内瞩目。该片在去年7月底杀青内地戏份,首张剧照也在年初的柏林电影节上曝光。

田壮壮执导的《鸟鸣嘤嘤》在今年1月份杀青,去年,他带着自己1988年的老片《盗马贼》亮相戛纳经典修复单元,福茂亲自主持映前活动。张艺谋的《坚如磐石》已经在去年国庆后送审,这是张艺谋第一次尝试拍摄警匪动作片,据说该片迟迟未正式官宣,就是等着在戛纳“一鸣惊人”。如今戛纳电影节的形势如此严峻,这三位导演又该把新片送去哪儿呢?(封面新闻记者 杨帆)

(责编:罗彬月、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