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鄉的土地上放飛致富夢想

2021年06月10日08:46  來源:貴州日報
 

連日的陰雨天氣開始轉晴,文付貴爬上赫章縣安樂溪鄉平頂村山脊,看著山脊上魔芋種植基地裡正在拔草的鄉親,看著山脊下整潔的村庄,思緒萬千。

“平頂村的土地一點都不平。”文付貴指著山脊下的一條大溝說,近200戶人家散落在溝底,能種的土地大部分在兩側的山梁上。

溝壑縱橫,土地破碎,在文付貴的記憶裡,以前村民們相當貧窮。“好多人家每到三四月份,就隻能借糧度日。”

可再窮的村民,也會生出致富的夢想。當時的文付貴,和村裡許多年輕人一樣,把致富的夢想寄托在遠方。

2006年,文富貴踏上了外出打工之旅。在遙遠的他鄉,文付貴工作特別賣力。漸漸地,他從一線工人變成小組長,最后做到主管,月工資從2000多元到超過萬元。

“在外打工的10多年間,我每年春節回來,看到家鄉是一年一個樣,越變越美麗。”文付貴說,自來水接到家裡,水泥路通村到戶,經過石漠化綜合治理、退耕還林工程后,荒山披上了綠裝,土地也越來越肥沃。

“那時,村裡的基礎設施夯實了,但致富產業卻沒有發展起來。”文付貴說,“沒有致富產業,年輕人還是隻能外出務工,村裡就剩下老人和孩子。結婚有了小孩后,我心想,一定要回來發展,為家鄉找到合適的致富產業,這樣,鄉親們就可以跟著我干,不用再外出務工了。”

2017年,文付貴辭掉了一家電子廠倉庫主管的工作,懷揣辛苦攢下的10多萬元積蓄返回家鄉,與他一起回來的,是致富的夢想,以及帶領鄉親共同小康的志願。

“回到大山深處的平頂村,我發展的第一個產業是養豬。”文付貴說,剛開始,由於不懂疫病防控知識,不懂照顧產仔的母豬,喂養的10多頭母豬一下子死掉了5頭,交了一筆心疼的“學費”。

“不會,可以學。”文付貴買來養殖方面的書籍,邊學習邊摸索。幾年下來,文付貴成了周邊有名的“養殖專家”。“鄉親們喂養的豬生病了,都來找我醫治,我隻收成本費。”

在文付貴的帶動下,平頂村發展起了10多家養豬場。“但我感覺到,年輕人都不願意回來養豬。”文付貴說。

一次偶然的機會,文付貴結識了畢節市魔芋產業聯盟秘書長鄒濤,並借省、市專家到威寧考察指導魔芋產業發展的機遇,結識了省農科院魔芋專家丁海兵。丁海兵告訴文付貴,魔芋市場前景很好,是個增收致富好產業,技術上搞不明白的,可以直接找他。

專家的話讓文付貴吃下了定心丸。但發展產業不能單憑心血來潮,要做好充分准備。那段時間,文付貴除了積極參加鄉裡組織的外出學習外,還自己到雲南、四川等地考察,一是進一步了解魔芋市場行情,二是深入學習魔芋種植技術。

2020年,文付貴流轉了村裡的40畝地,試種起了魔芋。因為准備充分,當年40畝魔芋全部獲得豐收。

“當時我們測產,畝產2噸商品芋,就是8000多元。300公斤一代種,將近1萬元,除去6000多元的成本,一畝土地淨利潤在1萬元以上。”文付貴說。

從此,文付貴種植魔芋聲名在外,很多地方的種植戶都前來向他學習。在畢節市主辦的“魔芋產業培訓班”上,文付貴還作了交流發言,“魔芋有‘四喜四怕’:喜鬆怕緊,喜濕怕漬,喜陰怕晒,喜肥怕瘦。掌握了魔芋的習性,種植就不難啦。”

“一畝魔芋十畝糧,十畝魔芋一棟樓。”文付貴覺得,種魔芋是適合平頂村發展的產業。今年初,文付貴領頭成立了貴州領億生態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建起基地,種下了500多畝魔芋,100余畝半夏。

“現在我們固定解決50余人就業,今年僅務工費預計要50余萬元。”文付貴說,“但我的目標是帶著群眾干,隻要他們願意種,我免費提供技術指導,提供農藥、種子、有機肥,保底回收時再扣除成本。”

讓文付貴欣慰的是,鄉親們都願意跟著他干,村裡30多戶人家跟著他種下了100多畝魔芋。

“我外出打工10多年,一天工資200多元,但照顧不了老人和孩子。”開著三輪車正准備下地鋤草的當地村民文興榮說,“去年我妻子在文付貴的魔芋種植基地務工,掌握了技術后,一個勁勸我回來種魔芋,我就回來了。”

“我跟老婆說,要干咱就干大點。”文興榮和妻子到銀行貸了20萬元,加上這些年辛苦攢下的10多萬元,一共投入30余萬元,種下了30多畝魔芋,10多畝半夏。

“如果不出意外,今年賺20萬元不成問題。”文興榮笑著指了指一旁的文付貴說,有他在呢,應該不會出啥意外。

“雖然我們還在起步階段,但在技術上我們有專家支持,銷售上更不得問題。現在魔芋苗還沒出土呢,前來下訂單的公司就有好幾家了。”文付貴信心滿滿地說,“我相信,平頂村越來越多的外出務工人員會像文興榮一樣,回鄉跟著我種魔芋,一起發家致富,一起振興鄉村。”(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謝朝政 王星)

(責編:李永馨(實習)、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