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入黨故事

王懷江:祖孫三代人 一顆向黨心

2021年05月08日13:19  來源:人民網-貴州頻道
 
王懷江父親年輕時的照片。
王懷江父親年輕時的照片。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共產黨他辛勞為人民……”我叫王懷江,兒時經常聽到這熟悉的旋律,但當時的我並不懂得這首歌的深刻含義,更不懂得共產黨對於中國,對於華夏土地上的人民意味著什麼。共產黨的故事也是從爺爺口中得知,雖已過去幾十年,但我仍清楚地記得爺爺向我講述時臉上自豪的神情。

我的爺爺:入黨是一生所向

我的家鄉在貴州省西北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村庄,早些年,那裡的醫療水平並不發達,村民們得了大病就往縣城裡送,一些小毛病就不了了之。我從小常跟隨爺爺走街串戶給人瞧病,有時候一去就是幾天幾夜。印象中,那時爺爺已是半頭白發,步履蹣跚,但給人看病時總是中氣十足,思路清晰。這樣“旅行”式行醫的日子,爺爺一干就是大半輩子。爺爺總說,為群眾看好病做好服務是他的職責所在,加入中國共產黨是他最大的心願。

“老王啊,年紀大了,就不要再折騰了嘛。”也有人曾勸阻過爺爺,而他卻一笑了之,反而覺得這樣的忙碌讓他很踏實,也是他決心向黨組織靠攏的証明。終於,爺爺一生的夢想在花甲之年得償所願。我想,在爺爺心裡,能力所能及地幫助他人就是身為共產黨人最大的光榮!

我的父親:矢志不渝承父業

我的父親跟爺爺一樣,加入中國共產黨的信念堅定。在爺爺的影響下,父親在青年時順利入黨。他的想法很朴素,就是希望能盡量多做好事,不愧於黨員的身份。父親義無反顧地接過爺爺的接力棒,繼續扎根鄉村,默默堅守在基層醫療衛生第一線……六七十年代,我的家鄉有個“頑疾”——小兒麻痺症,困擾著很多家庭,病情最嚴重的那段時間,父親白天就待在衛生所為患者看病,晚上和同事走村串戶進行宣傳、走訪、打疫苗。“我們家小孩不會得這種病……”工作剛開展時,常常聽到許多這樣的聲音,父親從未抱怨,只是日復一日地給村民做解釋和宣傳,直到小兒麻痺症患者的病情得到好轉,村裡患此症的人越來越少,父親的工作才得到認可。

有一次,父老鄉親們為了表示感謝,送了許多禮品到家裡,父親見狀,連忙擺手說道:“這些都是我的本職工作,你們趕緊把東西帶走!我不能要!”大家見父親態度堅決,便帶著禮品離開了。后來,父親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兒子,你要永遠記住,幫助別人不是因為需要回饋,作為一名共產黨員,為人民服務就是我們的職責和義務。”父親的這一番話對我觸動很深,也無形中將一顆信仰的種子播進了我的心中。

我:無怨無悔為人民

大學期間,我第一次遞交了入黨申請書,雖然未能在校入黨,但組織對我的這份考驗更加堅定了我的目標。

2013年,大學畢業后的我成為了貴陽市公安局觀山湖分局金陽派出所的一名社區民警。這份工作更需要我以嚴格的標准要求自己,堅持不懈地刻苦學習、努力工作。工作的這些年來,我不斷向身邊的優秀共產黨員看齊,將滿腔熱情奉獻給了基層的綜治工作。

一次,我帶領輔警正在小區開展巡邏時,居民吳先生急忙跑來找我,稱其12歲的女兒離家出走已有兩天之久,至今未回,一家人心急如焚。了解情況后,我們立即組織警力分析研判,經過調取監控、偵查分析得知女孩離家出走線路,最終成功找回吳先生的女兒。看到女兒平安歸來,吳先生和家人感動得流淚。從那之后,我意識到隻要熱愛本職工作,做到心中有群眾,盡最大可能幫助他們解決困難,就能獲得群眾的信任、理解,群眾也會更加支持配合我們的工作。

2019年,我再次向組織庄嚴地遞交了入黨申請書,經過考驗,這一次我終於如願以償,成為了一名黨員。當我把這個消息帶到家裡的時候,父親激動地說:“真好,真好,這下我們祖孫三代都是黨員了,你身上的責任更重了。”

如今,熠熠生輝的黨徽時刻提醒著我“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我的入黨故事很短,但未來很長。以后,我也會驕傲且自豪地向我的孩子講述我與黨的故事,用實際行動告訴他(她)什麼是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文/趙雪、王明元、趙睿琳 觀山湖區融媒體中心供圖)

(責編:唐杰(實習)、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