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治療”下 看貴州烏江巨變

2021年04月28日08:17  來源:人民網-貴州頻道
 

烏江是貴州的母親河,也是一條英雄河。長征期間,中央紅軍浴血奮戰,強渡烏江天險,為遵義會議召開贏得了寶貴時間。“看這裡的懸崖峭壁, 就可以想象當年紅軍強渡烏江有多難!”昔日群山阻隔、險流環繞的烏江,如今在貴州的“系統治療”下,綠水青山已成為最大財富、最大優勢和最大品牌,成為帶動經濟增長的綠色“引擎”。

封山育林、退耕還林、坡改梯防治工程。楊良強攝

何為“系統治療”?多年來,貴州省委、省政府全力以赴,持續加大烏江流域開發、利用和保護力度,扎實推進水利工程建設、水生態治理、水利扶貧,從激流險灘到高峽平湖、從水患頻發到旱澇無虞、 從生產凋敝到產業興旺、從水土貧瘠到安居樂業……通過一代又一代貴州水利人的不懈努力,實現了山鄉巨變。

烏江流域的山鄉巨變,是堅定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的成功實踐。貴州在這裡率先走出了一條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新路子。

生態優先 治污禁漁雙管齊下還烏江水清岸綠

烏江流域覆蓋貴州7個市(州)47個縣(市、區),沿線居住人口眾多。過去,由於受到沿岸工業企業經營粗放、沿河網箱養殖超載、兩岸污水處理滯后等因素影響,烏江曾一度成為“污江”。地處烏江南源三岔河上游的東風鎮,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是當地聲名狼藉的“黑煤窩”。

“河裡流的是黑水,河底一層厚煤泥,到處都是黑乎乎的。”東風鎮群眾苦不堪言。怎麼辦?當地隻能痛下決心徹底關停非法小煤窯,取締土法煉鋅、土法煉焦,慢慢地生態環境逐漸得到改善:黑水不見了,煙塵消散了,環境變美了。

貴州烏江源。貴州省水利廳提供

無獨有偶。磷化工企業排污曾是烏江貴州段的主要污染源,受污染河段成了“牛奶河”, 岩溶泉34號泉眼的污染源治理難度罕見。從2009年至今,貴州投入8.1億元治理34號泉眼,對每小時1.2萬立方米泉涌水全部收集處理和達標排放。同時,在全國率先實施磷石膏 “以渣定產”(即以今年產生的磷石膏量,決定明年的磷肥生產量), 引導企業加快磷石膏資源綜合利用,以自然資源存量定產業發展規模, 讓烏江治理實現了根本性轉變。

“過去,江面上密密麻麻鋪滿網箱,人還沒走到江邊,就能聞到腥臭味。”遵義市馬坪村村民劉昌炯說。除了治理“黑煤窩”和磷化工企業排污,網箱養魚是烏江的又一大污染源,導致部分流域水體發黑發臭。

於是,2018年,貴州抓住“症結”,率先全流域取締網箱養魚, 並全面落實長江十年禁漁等措施,同步出台方案推進生態漁業發展,通過“一禁一推”還烏江水清岸綠。烏江流域各市(州)還因地制宜下足“繡花”功夫,持續深入推進烏江水污染防治和水生態修復。

畢節市實現全市134個建制鎮生活污水處理設施全覆蓋﹔安順市平壩區系統規劃城區防洪及水環境綜合治理,將臭水溝變成濕地公園﹔貴陽市在人口密集的主城區建設全下沉式污水處理廠,破解主城區污水處理難題……

通過一項項務實的舉措和持續性的綜合治理,如今的烏江流域風景如畫,生態環境質量明顯改善,干流水質全面達到Ⅱ類標准。

綠色發展 多措並舉系統治理現烏江生態“紅利”

海雀,是彝語音譯,意為“湖水灌注的地方”。然而,因過度開墾,水土流失嚴重,曾經的海雀井干河枯。與惡劣環境伴生的,是極度貧困。

“當時山上光禿禿的,一吹大風都是沙,一下雨肥土就流走,種出的土豆隻有雞蛋大。水井也枯了,每天要走二三十分鐘去挑水。”1985年,一份內參將這裡的飢餓與貧困反映出來。當時的老支書文朝榮帶領全村幾百人上山種樹、涵養水源,如今海雀村的森林覆蓋率從5%提高到77.21%,山上郁郁蔥蔥,山下溪水淙淙。

六沖河上的支嘎阿魯湖。楊良強攝

有了水,還要能留住水。貴州水務部門先后建設了海雀水庫和海雀山塘。“水庫目前已投入試運營,年供水量51.11萬立方米,可解決1.02萬人的飲水問題。”赫章縣水務局劉雨旭說,水庫和山塘有效提高了下游的灌溉保証率。

目前,納雍縣潘家岩腳的貴州水利建設“一號工程”夾岩水利樞紐建設已進入收尾期。工程建成后,可解決90.03萬畝農田灌溉問題, 還將為畢節和遵義兩市10個縣(市、區)267萬人提供生產生活用水。預計今年年底,工程將完成下閘蓄水並陸續供水。

在貴州,還有很多“海雀”和“一號工程”因水而生、因水而興。“十二五”以來,貴州已在烏江流域開工建設了黔中水利樞紐、夾岩水利樞紐等近270項工程,全部建成后,將增加庫容43億立方米、供水能力37億立方米。此外,貴州還在烏江流域建設了烏江渡、構皮灘、思林等6個梯級水電站,通過科學聯合調度烏江梯級水庫群,不僅開發了流域豐富的水能資源,而且增強了區域水資源綜合調配能力。

從2017年開始,貴州全面推行河長制,省市縣鄉村五級河長共護烏江,其中省級河長由省委書記、省長共同擔任。每年“貴州生態日”,省級河長帶頭巡河。各級河長履職盡責,各部門協調聯動,烏江重現碧波清流。越來越多的群眾通過充分利用水資源發展產業,逐漸享受到水生態環境改善帶來的“紅利”, 越來越多的人也成為“母親河”的守護者、建設者、共享者。

烏江三岔河六枝、織金、納雍三縣交界。秦剛攝

“烏江作為長江右岸最大支流,其生態環境保護事關中華民族發展大局。我們堅持從烏江生態系統整體性和流域系統性出發,追根溯源,系統治療,實現了一江清水向東流。”貴州省水利廳黨組書記、廳長樊新中說。

如今的烏江,正承載著新的希望,奔涌向前。(陳曉磊、王偉康、黃鋒)

(責編:吳鋒、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