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首甘為孺子牛

——李可染牧牛圖賞析

2021年01月08日10:06  來源:光明日報
 

李可染先生1981年創作的《放牛圖》,畫了兩頭水牛昂首在水中行走,兩名兒童騎在牛背上,憨態可掬,情趣盎然。畫面上大量留白,顯示水域浩渺寬廣。上面題跋雲:“牛也,力大無窮,俯首孺子而不逞強,吃草擠奶終生勞瘁,為人而安不居功。純良溫馴,時亦強犟,穩步向前,足不踏空,形容無華,氣宇軒宏。吾素崇其性,愛其形,故屢屢不厭寫之。”由此可見,李可染十分喜歡牛,對其充滿了贊美之情。李可染更喜歡畫牛,尤其愛畫各種牧牛圖。為此他還將畫室命名為“師牛堂”,且自稱“孺子牛”。從上世紀40年代開始,他畫了許多以牛為題材的精品力作。人們把李可染的牛、齊白石的蝦、徐悲鴻的馬和黃冑的驢,並稱為“二十世紀中國水墨四絕”。

李可染自幼習畫,深受潘天壽、林風眠影響,並師從齊白石、黃賓虹學畫,曾在多所藝術院校任教。新中國成立后,任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畫研究院院長。李可染的牧牛圖凝聚了他半個多世紀審美理想和藝術追求。1942年,他在重慶水墨寫生,借居在金剛坡的一戶農家,居室與牛廄為鄰,朝夕與水牛相望,有時,他還隨鄰家兒童在山野河塘間放牧。水牛的勤勞、憨態引發了他的創作靈感,創作了以江南水鄉為題材的牧牛圖。同年秋,李可染的牧牛圖首次在重慶舉辦的當代畫家聯展中亮相,其畫作《牧童遙指杏花村》即為徐悲鴻先生訂購。1944年,李可染在重慶舉辦個人畫展,作家老舍觀看他畫的牧牛圖后,撰寫文章倍加贊賞。一直到1963年,老舍在北戴河療養時還寫詩稱贊李可染:“牧童牛背柳風斜,短笛吹紅幾樹花。白石山翁好弟子,善從詩境畫農家。”1947年,齊白石曾兩次在李可染牧牛圖上題跋,稱其為“不愧乾嘉間以后繼起的高手”。李可染筆下的牛形態各異,無論是行、臥,或鳧於水中,都能把牛的形狀、比例、動態掌握得恰到好處,把牛朴實無華的性格和充滿泥土味的本色惟妙惟肖地刻畫出來﹔牛背上的牧童也是活潑可愛,或望山,或觀景,或吹笛,或唱歌,稚氣未脫,天真爛漫。寥寥數筆便勾畫出一幅生機盎然、妙趣橫生的江南田園小景。看似隨意揮洒,但筆法古拙,線條剛勁有力,造型准確生動。他之所以能將水牛表現得栩栩如生,是因為他長期深入生活、觀察生活、體驗寫生,對牛的動作習性已熟稔於心。

“草滿池塘水滿坡,山銜落日浸寒漪,牧童歸去橫牛背,短笛無腔信口吹。”南宋詩人雷震描繪的這幅饒有生活情趣的農村晚景圖,在李可染的牧牛圖中時常可見。如《童子牧牛圖》就描繪了江南早春景色。畫上的兩頭水牛是用淡墨、濃墨、焦墨、漬染、溢染之法寫出,水牛的質感、動感躍然紙上,牛角及牧童衣紋線條,筆法古拙,極具力度感,池中不勾一線,便覺水波蕩漾。牛背上的二牧童一俯一坐,相互攀談,垂柳數枝,剛抽新芽,隨風搖曳。《楊柳青青牧春牛》描繪了桃紅柳綠的初春,惠風拂面,鳥鳴嘰啾,水牛沐浴著春風,悠閑自得地啃著地上新發的草芽。一位頸飄竹笠,手執柳鞭的牧童騎在牛背上,聆聽鳥聲,品味花香,輕聲哼唱。《迎春圖》意境清新美妙,充滿情趣和詩意。水牛在盈盈的春意中信步而行,牛背上的牧童頭戴斗笠,仰望著剛剛綻放出花蕾的枝條,將牧童渴盼春天、迎接春天的心情刻畫得淋漓盡致。

李可染的牧牛圖所表現的場景在鄉村生活中隨處可見,可一經他妙筆皴擦,勾勒點染,卻別有洞天,境界頓時開闊起來。充分折射出畫家懷有一顆爛漫童心和對江南水鄉的熱愛,對田園生活的向往。李可染不故步自封,也不盲目跟風,在自己的畫作中融入文人畫的意境,形成自己的藝術風格。(作者:鄭學富)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