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文學IP如何實現優質影視轉化

——專家熱議網絡文學改編

2021年01月07日08:53  來源:光明日報
 

繼電視劇《大江大河》贏得滿堂彩后,它的續集《大江大河2》又成了熱播劇。《大江大河2》的豆瓣評分9.2分,多個話題先后登上微博熱搜榜。這部由網絡小說改編的電視劇《大江大河2》,講述了改革浪潮中拼搏創新的時代精神,再一次証明了優質網文IP的生命力。

從電視劇《清平樂》《慶余年》到票房大賣的電影《少年的你》《誅仙》,網絡文學IP成為影視行業重要的內容源頭。

“有高原,缺高峰。”網文改編精品之作稀缺,成為網絡作家和影視編劇的共識。影視化作品來得快,去得也快,熱鬧一時,缺乏久遠的影響力。

網絡文學IP如何實現優質影視轉化?日前,記者採訪網絡作家、影視編劇及專家學者,與他們探討網絡文學影視化改編未來的方向和途徑。

網絡文學IP能否緩解影視原創編劇缺少的困境

有多少網絡小說被改編呢?“影視市場的半壁江山。”網絡作家唐欣恬這樣形容。從事網絡小說創作十余年,唐欣恬深知,影視市場需要原創內容,而網絡文學提供了豐沃土壤,“網絡文學與影視市場正互相推動、彼此成就”。

數據顯示,僅從電視劇集看,2015年有542部,由網文IP改編的隻有73部﹔而到了2019年,412部劇集中有87部由網文IP改編。2020年上半年,就有57部網文IP改編作品。

北京大學網絡文學研究中心主任邵燕君把網絡文學比作“孵化器”,“這裡有大量的IP內容,這裡的作者可以轉化為編劇,彌補影視缺乏原創編劇的短板。同時,這裡還提供大量的讀者,很多影視作品的核心受眾就是由原作的‘鐵粉’轉化而來的。”

晉江文學城總裁劉旭東把影視原創比喻為“相馬”,因為編劇要絞盡腦汁找素材,而網絡小說IP影視化改編就是“賽馬”,“豐富的網文類型為改編提供多樣選擇,很多網文本身就有熱度,隻要搶到改編權,就會有好的收視率和票房”。

閱文集團總編輯楊晨提到,網絡文學與生俱來的商業性和貼近讀者的特性,使網絡文學作品的評論量不斷增加。目前,過百萬評論量的作品達上百部,書中的角色積累了大量粉絲。讀者的評論不僅可以給作家最及時的反饋,也讓他們能夠提煉故事亮點,響應粉絲訴求,通過作家與粉絲共創去探索人設的可能性。這種用戶反饋不僅可以為作者提供創作參考,也可以為編劇提供改編的方向。

“網絡文學與影視行業的聯動,以社會化文藝生產的規模效應,打造了網絡文學產業化的‘中國模式’,即由文到藝、由藝到娛、由娛到產,構成了‘一條龍’的文化創意生產。”中南大學教授歐陽友權指出,其所創造的經濟“長尾效應”不僅賦形中國獨有的IP文化產業,還聯通了文字和視頻兩大核心媒介,極大豐富了中國人“小康時代”的娛樂生活,把“以人民為中心”的國家導向落實到從網文創作到影視聯動的全過程。

中國作協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胡邦勝表示,網絡文學重要發展方向就是IP化,今后將有更多網絡文學走向影視化改編,要助推打造精品網文IP。

網絡文學IP頗受影視市場青睞,但如何改編、改到什麼程度應斟酌

唐欣恬是早期網文影視化改編的受益者。2011年,她的小說《裸婚——80后的新結婚時代》被改編為電視劇《裸婚時代》在當時熱播。作為早期的試水者,她深知突如其來的影視化改編熱潮也有很多弊端。

“大量影視公司一窩蜂地購買了過量的網文版權,難以消化,導致不少優秀網文作品沒能得到應有的開發。受當時影視技術水平的制約,以及觀眾對新類型影視的接受度尚模糊不清,很多新類型的影視改編摔了不少跟頭。”唐欣恬說。

不過,伴隨IP過熱后的冷卻和理性,網絡文學影視化改編的態勢也在改變。如今,不再是影視劇單方面為網文作品提供出口,而是網絡文學和影視行業互相推動。書粉與劇粉之間的交流和碰撞,環環相扣地助力了IP的熱度和價值。

網絡文學IP頗受影視市場青睞,但如何改編、改成什麼程度,成為網絡作家和影視編劇不斷探討的話題。

網絡作家“魚人二代”指出:“小說人物性格和影視化的人物性格差異比較嚴重,尤其是主角的性格。主角是一部小說的靈魂,是深入到讀者心中的。他們對劇情細節可能記不太清楚,但對主角記憶猶新。”

“當他們看到影視劇人物和心中形象不符的時候,不滿的情緒就會放大。同時,影視劇加入一些新劇情可以理解,但是過多的修改會讓原著讀者產生落差,導致原著書迷大量棄劇。”“魚人二代”說。

同質化問題也是討論的焦點。“有的影視劇火了,平台就要求網絡作家寫這個IP向的作品,這就導致同題材的作品扎堆,觀眾就會產生審美疲勞。”劉旭東呼吁網絡平台要從做“農場”變為造“森林”,“做農場,就是為了產量,大量栽種同一種作物,短期效益是好的,但市場肯定會飽和。而造森林,就要保持生物的多樣性,也就是鼓勵作家創作不同類型的作品。”

網文創作與影視轉化聯動,如何實現“1+1>2”的效果

歐陽友權建議網絡文學走影視化改編,要強故事性、強人物塑造、強鏡頭感。“網絡小說的‘硬核’是講一個好故事。網文故事不僅要有波瀾,有起伏,有驚心動魄的沖突和腦洞大開的橋段,還要求具備一定的稀缺性,有很強的辨識度﹔並且故事情節的外殼要能與當下的社會現實和大眾心理相對接,與年輕受眾產生共情,才可能成為頭部IP。”

“適合影視改編的小說一定要有成功人物形象,要有主角光環,人物的鮮明個性和作為能產生打動人心的藝術力量。先有‘人’再立‘文’,影視創作才有騰挪的空間。同時,文學是語言藝術,影視靠視聽表達,文學文本如果有了鏡頭感,將有利於影視創作。”歐陽友權說。

不止要有好的故事,也要有精湛的改編能力。“對影視二度創作而言,有了好故事、好文本,還需要邁過兩道門檻:一是改編,二是制作。”在歐陽友權看來,超級IP的改編要更多地尊重原著,因為它們的“原著粉”往往多於“路人粉”,若改編得面目全非必然挨罵,為規避風險,讓作者參與編劇不失為可選之策。影視制作涉及的環節很多,而最根本的則是要有精品意識和工匠精神,隻有“制作精良”才能表達“思想精深”、體現“藝術精湛”。

邵燕君建議,網絡文學影視化改編應與時俱進,凸顯主流價值。去年熱播的電視劇《慶余年》,原著是2008年的作品,對它的改編就要加新的流行元素,因為受眾已經變了。所以,電視劇中就增加了很多喜劇元素,給觀眾很多驚喜。

近兩年,現實題材集中發力,出現了一批叫好又叫座的作品。《沉默的真相》《都挺好》《親愛的,熱愛的》《小歡喜》等成為現象級IP,掀起了廣泛的社會討論。

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研究員肖驚鴻指出,相對傳統作家來說,網絡作家書寫現實題材,在故事上更有優勢,更容易獲得IP紅利。現實題材影視劇的海外走紅,也為網絡文學現實題材創作打開了一條通途。

短視頻時代,短內容、快周期成為新的視聽模式。鳳凰互娛總裁趙雲認為,時長短、快節奏、短內容更適合當下用戶碎片化的閱讀習慣,微網劇、微電影會滿足當下用戶的喜愛,網絡文學平台也正在尋找“短”的商業模式。網絡作家也應適應短視頻時代,摸索新的創作方式。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