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大數據揣度觀眾心理

“算法”定能“勝算”嗎

2021年01月06日10:09  來源:光明日報
 

【影視銳評】

“本來隻想看個花絮,卻被不斷推送過來的短視頻‘強迫’著刷完一整部劇。”近段時間以來,“熱搜式追劇”成為不少觀眾看劇的“新姿勢”。這背后,實際上是社交媒體、片方和播出方利用智能算法與觀眾口味達成的一種“共謀”。隨著實時播出大數據監測成為一項常規操作,在劇情之中找尋熱點然后通過微博等社交媒體平台進行傳播擴散的營銷行為已屢見不鮮。如此一來,片方和播出方順理成章地交出一份漂亮的成績,觀眾也可以通過幾個名場面、幾句“吸睛”的劇情介紹,甚至幾張動圖、幾幀畫面“速食”一部作品。這種方式看上去兩全其美,殊不知既破壞了影視作品本身的藝術美感和價值功能,也敗壞了觀眾的“觀劇胃口”。

算法對於影視作品的“介入”早就有跡可循。《小時代》系列電影通過分析關鍵詞條微博搜索量,以及搜索群體、搜索時段、主演的關注度等大數據指導創作,以迎合市場口味﹔電影《后會無期》對目標觀眾進行數據畫像,利用分析結果輔助劇本創作。算法概念在當時尚不流行,但這些都可以看作是算法應用於影視創作的“早期實踐”。如今,智能算法已然大行其道,不僅為創作者提供市場決策依據,還可以根據觀眾的行為數據推薦與其興趣相匹配的內容。智能算法對影視行業的“入侵”也遠不止於營銷和傳播層面,而是以一種所謂中立的“理性工具”面孔深度滲透到內容策劃、拍攝乃至后期制作等多個環節,這在具有天然技術優勢的網絡視聽平台上尤盛。例如,愛奇藝開發了面向項目策劃環節的流量預測智能算法模型,還針對內容生產推出“藝匯”智能選角系統、AI智能剪輯,針對營銷環節打造視頻精彩度分析算法。智能算法背后的大數據運算為影視創作提供了看似更為合理的參考指標,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觀眾的喜惡和市場的走勢,能有效地幫助影視創作者掌握潛在的話題熱點,實現更好的經濟效益。

因此,智能算法規則下誕生的影視作品往往有著“吸金體質”。有“利”可圖,就容易趨之若鹜。算法顯示,影視作品要想上熱搜,引發輿論討論,設置具有話題度的“熱搜工具人”角色是比較穩妥的方法。於是,家庭劇裡總要有個重男輕女、一味索取的長輩,或好吃懶做、依賴他人的兄弟姐妹﹔情感劇裡一般都會出現看似楚楚可憐卻工於心計的第三者,或者自私懦弱、處處留情的渣男﹔還有霸道總裁、瑪麗蘇大女主等,作品雖然題材各異,卻都在算法的指導下,為臉譜化的人物設置程式化的劇情,打造一系列吸引眼球的話題標簽,收割極為短暫的市場熱度之后隻留下一地雞毛。部分影視創作者甚至將智能算法奉為圭臬,仿佛離開了智能算法的計算結果,演員和嘉賓就不知道怎麼挑了,劇本也不知道怎麼寫了,連播出上映的時間都要大數據分析“天時地利人和”之后才能做決斷。

這不禁讓人質疑,難道僅憑智能算法就能計算一切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影視劇應當是有思想的藝術產品。而正是這種寶貴的思想性和藝術性,使作品成為與眾不同的“這一個”,讓創作呈現百花齊放的景象。而在算法規則裡兜兜轉轉的“熱搜定制爽劇”卻千人一面,套路雷同。難怪很多觀眾會吐槽,雖然市場上的熱播影視劇一直在變,眼前一亮的驚喜和實質性的獲得感卻越來越少。長此以往,勢必造成“劣幣驅逐良幣”的局面。在利益的驅動下,越來越多的影視創作者會仿之效之,一味地通過智能算法來編織影視作品的骨架和肌理,無條件地迎合和滿足大眾的喜好,不僅將會使影視創作走入機械重復甚至倒退的“死循環”,而且將帶著觀眾在“娛樂至上”的歧途中走入鉗制自主思想的泥淖。

實際上,這種“唯算法論”的創作態度就是“唯數據論”的“換湯不換藥”。作為一種新興技術存在的智能算法,本身是沒有任何價值取向的。讓其產生“異化”的是那些妄想用算法走創作捷徑、迅速在市場中撈一筆熱錢的浮躁心態。這必須引起業界的警惕。當然,我們也不能就此對智能算法蓋棺定論,將其束之高閣。每一種事物的出現和發展都有其合理性,智能算法在影視創作領域的廣泛應用也帶來了諸多裨益。它不僅提升了作品的生產效率,還拉近了內容創作與觀眾需求之間的距離,在一定程度上有益於影視作品實現“為人民而作”的根本宗旨。因此,對於創作者而言,應當辯証地看待應用智能算法,在充分發揮創作主動性的基礎上,真正讓智能算法為影視創作錦上添花。所謂,“有機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在“智能”中走向“無能”,是影視創作在智能算法時代下必須警惕的悲哀﹔而如何憑借智能算法的“大數據”深刻洞悉影視創作的“大智慧”,則應當成為實踐和探索的永恆命題。(作者:李政,系中國人民大學視聽傳播研究中心研究員)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