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葫蘆娃”到雕藝師:山西“工匠”李琦的創意人生

2021年01月05日15:55  來源:中國新聞網
 

從“葫蘆娃”到雕藝師:山西“工匠”李琦的創意人生

李琦的作品。梁月仙供圖

中新網太原1月5日電 題:從“葫蘆娃”到雕藝師:山西“工匠”李琦的創意人生

作者 楊杰英 楊潤德 梁月仙

一顆普普通通的葫蘆,一經李琦的手,便成了美輪美奐的燈飾、吉祥的裝飾擺件、別具匠心的鐘表托架、暗藏玄機的打火機……這些葫蘆被李琦賦予新生命的同時,也成就了李琦的工匠精神。

今年42歲的李琦,從小就與葫蘆結下不解之緣。梁月仙供圖

2021年新年伊始,在山西省太原市晉源區武家寨李琦創新工作室,新的一組葫蘆燈“錦繡龍城”雕刻完成,燈光一照,光線從雕刻的花紋中投射出來,影影綽綽,別有韻味。

李琦的作品。梁月仙供圖

一份對生活的摯愛 鑄就一生匠心追求

今年42歲的李琦,從小就與葫蘆結下不解之緣。從他記事起,就和父親一起學著種葫蘆,看著父親在葫蘆上烙畫,他也學著父親的樣子拿著烙筆在葫蘆上作畫,一個葫蘆,一支筆,在桌子前一坐就是半天時間。

隨著年齡的增長,技藝的不斷提升,李琦開始不滿足於現狀。他覺得葫蘆作為傳統文化中“福祿”的代表,一定還能有更大作為。一次偶然,李琦發現葫蘆鏤空透光后,光影造型特別美麗,從那時起他就迷上了制作葫蘆燈。

這一年,李琦20多歲,他開始鑽研在葫蘆上鏤空雕刻。

從烙畫葫蘆到鏤空雕刻葫蘆燈,不是一個難度級別。先設計草圖,手繪圖案,然后用不同的雕刻刀進行雕刻,最后進行打磨。起先是浮雕,然后開始鏤空。葫蘆是自然生長的,不僅一個葫蘆一個樣,就是同一個葫蘆不同位置的厚度和紋理區別也很大,必須要對葫蘆有精准的把握,使不同力度。雕輕一點破不了壁,一旦用力過猛,就會前功盡棄。

20年來,經過無數次失敗和嘗試,李琦對葫蘆了然於胸。梁月仙供圖

“雕刻藝術,說得美一些是刀尖上的舞蹈,真正投入進去,一筆一劃的過程枯燥而繁瑣,雕刻時一不小心手滑,刻在圖案之外也是常有的事。至於手上劃個小口小裂子,早期更是家常便飯。如果不是真的熱愛,很難堅持下來。”李琦說。

一個葫蘆到雕刻成為精美的燈具,差不多要兩周時間,圖案復雜時間會更久一些。梁月仙供圖

20年來,經過無數次失敗和嘗試,李琦對葫蘆了然於胸,不僅熟練地掌握了葫蘆燈雕刻技巧,且從葫蘆的選籽、種植、培育、收獲都未雨綢繆,什麼樣的葫蘆做什麼用,適合做成什麼樣的燈,李琦早已心中有數。

一百個葫蘆燈 就有一百種美麗綻放

風干、打稿、繪圖、雕刻、鏤空、打磨、噴涂、上色、裝燈……一個葫蘆到雕刻成為精美的燈具,差不多要兩周時間,圖案復雜時間會更久一些。

作為一名匠人,李琦對自己的要求很嚴,每一道線條、一個小圓孔都被他安排地錯落有致。這個精細的程度,不是專業匠人,很難做到。

因為是純手工鏤空雕刻,隻要能想得到畫得出的圖案,葫蘆燈都可以做到,而且和工業化批量生產的產品不同的是,沒有完全一樣的葫蘆燈,一百個葫蘆燈,就有一百種美麗。

李琦的作品。梁月仙供圖

李琦的葫蘆燈既有裝飾的美感,也有照明的實用性,內置燈光的顏色也可以調整,隻需要更換不同色系的燈泡就可以。目前為止,作品已初步分為五大系列、上百種花式圖案,既有中國傳統吉祥圖案,也有異域風情,既有古典庄重,也有文藝現代。

慢慢地,李琦鏤空雕刻的葫蘆燈也漸漸在業界傳開,很多人會找他定制專屬的葫蘆燈。與此同時,他還設計制作了各種葫蘆酒壺、打火機、小挂件、手把件等,有的鑲嵌玉石,有的輔以編織品,每一個葫蘆都是一份獨特又吉祥的存在。

李琦的作品。梁月仙供圖

這些年,因為這些葫蘆,李琦收獲榮譽無數。2019年6月,他的葫蘆鏤空雕刻技藝,被太原市授予“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019年二青會期間,太原市文化展示中心在青運村設展太原的傳統文化藝術,李琦的葫蘆鏤空雕刻技藝作為展示項目之一,不少運動員、志願者在比賽之余來學習體驗,他的小葫蘆挂件飾品也吸粉無數。2020年12月,李琦被太原市委、市政府命名為“太原市第三屆晉陽工匠”。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