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愛好者毛道安57年用萬張照片,記錄家鄉時代變遷——

鏡頭裡流淌的大方故事

2021年01月05日08:22  來源:貴州日報
 

按下快門,農家窗下,正在庭院中做手工的村民進入了毛道安的鏡頭裡。多年來,對這位大方縣的攝影愛好者來說,像這樣的取景經歷有上萬次。

“翻看之前拍的照片,對比這幾年的變化,確實太大了。”毛道安說。

毛道安從1964年開始攝影,數十年來,共創作關於大方縣的作品上萬件,內容涵蓋教育文化、醫療、交通基礎設施、城市發展等多個領域。

昔日茅草屋 如今小洋樓

在一段有斜坡的泥土路旁,幾塊圓缺不一的石頭堆砌成進門台階,一對父子站在木屋前,雨后的地面已經沒有積水,但兩人依然穿著雨鞋。三四根長木頭或竹竿橫陳在屋外,既用來加固房子,也用於懸挂物件。而那鋪在屋頂那兩面擋雨用的草,久浸風雨,已經變成灰褐色……

這並不是現在發生的一幕,而是2011年,毛道安在大方縣興隆鄉菱角村拍的一張照片。

“你看這張,這些路,當年穿水鞋都沒法走。”如今坐在毛道安身邊,菱角村村民楊柳勝指著那張照片說道,“原來那些茅草房全都不見了,不到10年時間,家家都建起了小洋樓。”

這些年,毛道安經常到菱角村取景,也正因為如此,包括楊柳勝在內,他和村裡很多人都十分熟悉。

“這裡的變化太大了,2011年我來的時候還是一個小村寨,四處茅草房,得熟人帶路才不會走錯。”話說間,毛道安翻出另一張照片,裡面是如今的菱角村,翠山碧水間,一棟棟小樓,或三層或兩層,矗立在樹木間。“現在全村都是苗家特色的小樓,通路通水,基礎設施也完善。”

一樣的兒童節 不一樣的校園

一圈比教室還要高的樹,擁簇著整個學校。師生們正在舉辦一場活動,氣球和彩色的三角旗飄揚著。在主席台左側稍遠的地方,停放著一輛白色電動車……

這是2018年的大方縣羊場鎮隴公小學,那天剛好是“六一”兒童節。在毛道安拍下的這張照片裡,那些在狹窄區域內慶祝節日的師生們,並沒有意識到,這是老學校陪伴他們的最后一個兒童節。

之所以說是“區域”,是因為當時的活動場所就在教室門前,但並不在學校內。

“這張照片裡,有學校,有村民的家,也有村委辦公房。學校隻有教室,沒有大門,這個活動場所其實是公共區域。”羊場鎮教育管理中心主任高承榮拿著照片說起了當年攏公小學的情況。“以前我們20多個學生就在這上課,地方很小,辦學條件也沒有現在完善。”

“我們家的院壩也成了孩子們課間玩耍的地方,家裡要做點什麼事情都怕影響他們學習。”學校附近的村民胡朝萬老人說。

2019年攏公小學新校區正式投入使用,交付那天是3月12日,在毛道安的照片中,學生變多了,老師也變多了,大家聚集在三層教學樓前合影,整個畫面絲毫沒有去年那張照片的擁擠感。

在毛道安的一張航拍中,攏公小學新校區的教學樓前,是新規劃的活動區域,與教學樓的長度不相上下,而校門外則是新修的水泥硬化路。整個新學校坐落在山間,山卻不顯大。綠樹環繞下,仿佛透過照片聽到相伴著讀書聲的鳥鳴聲回蕩在耳畔。

搬進新房子 開啟新生活

在操作機器前,龍恩碧正熟練地做著民族飾品……在這張2017年的照片裡,毛道安記錄下搬遷到大方縣奢香古鎮后,龍恩碧的工作場景。

“2019年她開始在古鎮創業,主要做民族手工飾品,現在已經帶動周邊十余戶居民增收。”毛道安說。

奢香古鎮作為大方縣最大的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從2016年2月開始施工,2017年6月底交付使用,歷時一年零四個月。

“從開始選址施工到交付使用,再到貧困戶搖號搬遷入住,我一直有跟蹤拍攝。有施工方趕工的照片,也有群眾搬進新家的欣喜一刻。”毛道安說。

灰瓦白牆,紅柱紅窗,在毛道安拍下的一張照片中,記錄下了奢香古鎮的典型建筑,而在照片的左側,綠化樹和草坪佔據了一半的照片空間,樹下的硬化路上,有4位悠閑散步的居民。他們和搬遷到這裡的2635戶11866人一樣,都是感受到新變化的新居民。

奢香古鎮還建造了12萬平方米的城市梯田景觀,搬遷群眾不僅實現就地就近就業,還吃上了旅游飯。2020年古鎮共接待游客21.3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1.07億元,像龍恩碧一樣實現吸納居民就業的就達2478人。(大方縣融媒體中心記者 周訓貴)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