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簡史》:女性命運與男女之鏡像描述

2020年12月31日11:10  來源:中國新聞網
 

《婦女簡史》:女性命運與男女之鏡像描述

著名評論家李敬澤 高凱 攝

中新網北京12月30日電 (記者 高凱)“這本書不僅是講‘婦女簡史’,更是在講男性,象是風月寶鑒,鏡子這面是女性,那面是男性,男和女互為鏡像。”在著名評論家李敬澤看來,艾偉的新作《婦女簡史》,“不僅揭示了女人的困惑,也展現了男人的無奈”。

作家艾偉新作《婦女簡史》日前推出,《婦女簡史》由《敦煌》、《樂師》構成,分別發表於《十月》和《收獲》。《敦煌》是一部女性的生命簡史,探討了關於女性的愛情、生活、家庭、事業。對女性情感生活的書寫纖毫畢現。這個故事,有關日常之海下的暗流涌動,更有關太多女性不可名狀之殤。《樂師》則可視為父女關系簡史,艾偉講了一個辛酸的故事,一個落魄樂師尋找女兒的過程令人動容,在逼仄的空間裡,父親和女兒相互靠近又相互逃離,艾偉寫出了父女關系中的愛、愧疚和寬恕,寫出了生命中難以割舍的親情。

《婦女簡史》 高凱 攝

《婦女簡史》新書分享會日前由作家出版社舉辦,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評論家、作家李敬澤表示,艾偉作為一位小說家,有巨大的洞察力。“作為讀者來閱讀《婦女簡史》,我看到最后,感覺這個小說是在寫男性,艾偉用這樣的方式寫女性的命運,到最后重心變成了男人自身的顯影。”

“艾偉寫的非常精彩,落筆淡定,看的時候讓讀者特別驚心動魄。”中國作家協會創研部副研究員、評論家岳雯談到自己的閱讀感悟,她表示,艾偉最近發表出版的幾篇小說,故事情節完全不一樣,但幾篇小說都有內在關聯性,每個小說都有一個案子,一出戲,艾偉都有意設置了戲劇這一元素,讓戲劇與小說人物之間構成互文關系。小說反映了當一個人到了窮途末路之后,是否有強大的生命能量重新開始。

艾偉當日表示,“人們在閱讀小說時之所以會獲得共鳴,是因為他們在小說中讀到了自己的生命經驗以及未曾經驗卻能感受到的經驗或轉瞬即逝還沒來得及感受和說出的經驗。這是小說的迷人之處,小說像一面鏡子一樣照耀著我們內心隱秘的想象、欲望和生活。我在寫作時,盡可以寫得細微,盡可能把兩性關系寫得纖毫畢現。我希望每一位讀者,或多或少可以在小說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哪怕只是一個念頭。雖然這算不得是一個野心,其實是一個極高的要求。”

作家出版社編審、評論家興安在現場說,“當我第二遍讀這部小說時,仿佛看到了安娜·卡列妮娜。兩部小說的每個人物都有對應性,這或許對我們更深地理解《婦女簡史》有啟示。叔本華說,我們眼中的生存意志——包括愛和性——是一個傻子,主觀來講,是一種錯覺。他說得有點絕對,但確實揭示了男人與女人關系中的虛妄的部分。艾偉確實是一個敏感而又深刻的作家,他抓住了我們時代男女情感與婚姻的最本質也最無法言說的症結。”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