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味兒文學作家劉一達《典故北京》新書發布

2020年11月23日16:41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北京11月23日電 (記者 高凱)“說古道今:典故北京說典故——著名作家劉一達《典故北京》新書發布會”日前在京舉行,著名京味兒文學作家、《典故北京》作者劉一達,著名演播藝術家艾寶良,以及著名作家薩蘇,圍繞老北京的陳年往事和典故人文展開了深入且有趣的對談。本次活動由北京廣播電視台主持人奕丹主持。

劉一達,筆名達城、如一。北京人。1980年開始從事文學創作,至今已出版京味兒長篇小說、中短篇小說集、散文集、隨筆集、紀實文學、話劇劇本、電視劇本等八十多部,約兩千萬字,獲得過各種新聞獎和文學獎五十多項。其京味兒作品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已成為京味兒文化的標志性作家。2016年,編劇話劇《玩家》,在北京人藝連演幾十場。2017年,成為京味兒小說語言非遺傳承人。2018年,出版十二卷《劉一達京味兒長篇小說集》。

《典故北京》是劉一達積二十多年心血採訪創作的有關北京人文歷史的最新散文集。全書分為兩部分——上篇“引經據典”42篇﹔下篇“談天說地”11篇。

談典故其實就是講古話舊。對於新、老北京人,北京到處都有古代文化的遺存,人們在日常生活中也習焉不察地使用著一些其實很有來歷的說法,卻少有人往深裡探究,想深究的人往往也無從下手。《典故北京》探尋老北京“三山五頂”“五大鎮物”,趣說造辦處與“燕京八絕”﹔解密老北京“四大凶宅”“八大胡同”,回溯京城牌匾逸事、鏢局往事。海澱當年叫“海店”?豐台為什麼叫豐台?桑皂杜梨槐,不進陰陽宅?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推出午門斬首”是訛傳?“東富西貴,北貧南賤”的說法又是從何而來……

作者以地道的京味兒語言,鉤沉數百年掌故人文,漫談老北京文化遺存,既有歷史色澤,更有生活氣息。新舊交替時代變遷下的感悟與反思深藏其間,為讀者留下了一份珍貴的歷史存照。

著名演播藝術家艾寶良是劉一達的老朋友,曾演播多部劉一達的京味兒作品,他評價劉一達的作品“每句話都很精到、講究,屬於那種既能看又能讀的”。談及作品內容,艾寶良認為,劉一達的作品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寫人物的,多數寫的是市民階層,雖然是小人物,卻都有北京人的風骨,外表很客氣、很謙虛,內裡卻很倔強。另一類則是寫北京典故的,比如這本《典故北京》,“劉一達寫景、寫典故,他能寫出情來。這個要命,他不是簡單的羅列,他能把你的眼淚寫出來,這就是功底。”發布會現場,艾寶良還深情朗讀了《典故北京》中的《東富西貴,北貧南賤》一文,並坦言,希望有機會能盡己所能,多朗讀、多演播劉一達的作品。

作為一個曾旅居國外多年的老北京人,薩蘇說,劉一達老師的書能夠給我們一種情感上的慰藉,讀完他的書,再走進北京的街道,會發現北京的韻味不在某個石頭獅子裡,也不在某個城門樓子裡,它是一個整體,每個人都會喜歡它。這部《典故北京》寫了這麼多老北京的典故和故事,給人的一個感覺是,中國的傳統文化是很有希望的,中國的傳統文化或者東方的傳統文化從來就不是現代化的敵人,如果能合理運用,它其實能給予我們的現代化建設許多幫助。“我們看到很多人在北京奔,眼神永遠在眼睛外面,那其實是你的靈魂沒有回到你的身體裡。當你看到劉老師這些書的時候,或者聽到艾老師抑揚頓挫地把北京講給你的時候,你或許會感覺到心一下子落了地,這塊土地忽然有了靈魂,這時候北京才屬於你。”

談及創作緣起,劉一達坦言寫作對於他來說就像生活的一部分,自己16歲就到工廠當工人,后來又在《北京晚報》做了24年記者,接觸了很多北京人,也有機會採訪很多北京人,有了這些經歷,知道的事就會特別多,如果不寫出來覺得可惜。

當被問起《典故北京》的創作體會,他說,《典故北京》說的是北京的事、北京的傳說,裡面寫的很多都是北京人知其一不知其二,或者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事。這本書上篇為“引經據典”,下篇為“談天說地”,“引經據典”必須要把史料弄清楚,如《東四西單鼓樓前》一文,東四為什麼當年是北京最繁華的商業街?這些都得查資料,找到真正的原因。而“談天說地”主要以民間傳說為主,包括潭柘寺的“神鍋”之謎、“八大胡同”那些事兒等等,這些民間傳說可以說是北京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裡面含著歷代北京人的喜怒哀樂和他們的精神世界,它也是文化的一種體現,希望讀者朋友能夠從中感受到北京文化的博大精深。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