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對話談“醫學的溫度”:

醫學不能見病不見人

本報記者 張蓋倫

2020年11月20日09:14  來源:科技日報
 

在《醫學的溫度》一書的開篇,作者韓啟德講了他十歲時生的一場病。

他得了猩紅熱,兩周后繼發嚴重風濕性關節炎和心包積液,住進了一家小醫院。三天后,他被救了過來。治療其實並不算復雜,最嚴重時用過幾天青霉素,但護理卻絕對周到——護士把飯喂到他嘴裡,一有空就輪著來給他講故事。“60多年過去了,我還記得那張病床,那間病房,窗外的那幾顆大鬆樹。”韓啟德寫道,“哦,醫學是有溫度的。”

11月19日,《醫學的溫度》新書發布會暨讀書分享會在北京大學舉行。《醫學的溫度》是一本“小書”,收錄了中國科協名譽主席、中國科學院院士韓啟德的19篇文章。

在發布會現場,韓啟德表示,科技是推動醫學進步與保障全民健康的根本力量,強調人文,不能否定科學。但我們也要看到人的復雜性,看到科技和醫學水平還不足以讓所有疾病得到有效診斷和治療。“技術至上的盛行,會讓公眾產生不符合實際的過高期望,也讓醫者不能跳出技術的局限。”他說,疾病的根本危害在於傷痛,傷痛是一種主觀感受,病人需要療愈,也需要關愛和照顧。醫生要治病,也要治心。

韓啟德欣賞特魯多醫生的一句話——醫生是“有時去治愈,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醫學是人學,醫道重溫度。

“現在有的醫生看病頭都不抬,問病人一句哪裡不舒服,就開出一大堆化驗單,讓查完再來看,病人能滿意嗎?”韓啟德在書裡寫道,醫學是一種回應他人痛苦的努力,醫生面對的是一個個人,而不是教科書上描述的一種種病。《醫學的溫度》對現代醫學進行了反思,提出醫學具有科學屬性、人文屬性和社會屬性,而后兩者,常常被忽略了。

在讀書分享會上,香港中文大學流行病學榮休教授唐金陵頗有感觸地指出:“我們對醫學技術的進步感到歡欣鼓舞的同時,醫學的溫度卻慢慢有些下降了。”唐金陵說,醫學的溫度,不僅是指醫者面對病人顯示出真切的關懷,也在於整個醫學界對使命的堅守,對醫學初衷的執著。

中國工程院院士、九三學社中央副主席叢斌說得直接:醫學科學技術的發展,要以人的健康需求、人對疾病的防治需要為導向,而不能以資本積累、促進經濟發展為導向。“我們在頂層設計上要注意以人為本。”

醫學有溫度,這不能隻靠醫護人員努力。

中國科學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院長陳國強曾跟附屬醫院的大夫聊過這個話題。大夫反問他,要求醫生有溫度,醫院的管理也應該有溫度。如果院長每次來科室,關心的都是數據和指標,醫生怎麼有溫度?“我們必須審視醫學文化。不能因為技術至上、金錢至上,就把追求真善美,變成追求功名利。”陳國強說,賦予醫學溫度,必須讓醫生有尊嚴。

要成就醫學的溫度,也要一定“能源”。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院校長王辰也在思考,現在整個醫學界溫度不足,是因為自身“燃燒”不夠,還是外部能源給予得不夠?“我們要考慮,怎麼能厚植行業發展的基礎。”

韓啟德在書中指出,我國擁有一支特別能奉獻、特別能吃苦、醫療水平正在不斷提高的醫療隊伍,他們身上體現著社會的良心。但我們的醫生也承受著社會轉型時期的嚴峻挑戰。“我們的醫生不僅要努力提高醫術水平,更要不斷提高自己的人文素養,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忘記醫學的初心:醫學是人類情感和人性的表達,目的在於維系人類自身的價值和保護自身的生產能力。”韓啟德強調。

(科技日報北京11月19日電)

(責編:顧蘭雲、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