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黎方銀院長:大足石刻要擔起川渝石窟保護研究的領頭角色

2020年11月19日10:56  來源:封面新聞
 

11月18日,“成渝文旅新地標”等五大榜單發布,重慶大足石刻獲得巴蜀文化旅游走廊新地標稱號。大足石刻是中國南方石窟藝術的巔峰之作,1999年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其開鑿年代從晚唐起一直綿延到明清時期,擁有儒釋道造像10萬余尊,因此業界有“北敦煌、南大足”的說法。

大足石刻研究院院長黎方銀對封面新聞表示,大足石刻所處的位置,正好在成都和重慶中軸線的中心,“所以大足石刻可以說是巴渝文化旅游走廊建設的橋頭堡,我們要做的其實就是要發揮好橋頭堡的作用,這是我們給自己的一個定位。”

大足石刻作為世界文化遺產,一直以來都吸引著全世界考古研究者和歷史愛好者的目光。黎方銀表示,研究院希望借成渝雙城建設的契機,用國際化的眼光來打造大足石刻,使大足石刻在成渝雙城發展當中,起到文化引領的作用。

藏於翠嶺千年的大足石刻

大足石刻初鑿於晚唐,成熟於宋末兵亂時期,明清時期也有增刻。但由於大足非古邑名城,元朝以后又失去州縣活動重心的地位,所以一直沒有引起史學家的注意,歷代典籍中對大足石刻記錄也很少。

抗戰時期,重慶成為陪都,學賢聚於巴蜀,不僅掀開了近代巴蜀考古的第一幕,也首次掀開了大足石刻的神秘面紗。

上世紀40年代,以梁思成為首的營造學社首先對大足石刻進行了初步調查﹔1945年,楊家駱、馬衡、何遂、顧頡剛等15人組成的“大足石刻考察團”,首次系統考察了北山、寶頂山、南山等造像區,並進行了初步編號測量工作,稱大足石刻與北方雲岡、龍門石窟“鼎足而三”,一時間使得大足石刻名揚天下。但編輯一套系統的大足石刻考古報告卻要等到40年以后了,更不要說文物保護工作。

黎方銀1962年8月出生於重慶市榮昌縣,曾先后就讀於四川省旅游學校、復旦大學、重慶師范大學文物與博物館學專業,長期致力於佛教美術研究。1982年,19歲的黎方銀從學校畢業后,被分配到大足縣文管所工作,從此與大足石刻結下不解之緣。

據黎方銀回憶,他初到大足石刻時,那裡“堆堆荒土、片片雜草,一片荒涼”。但掩映在山林中斑駁的石刻造像,其精美絕倫的造型還是震撼到黎方銀,也令他不顧一切的投入到石刻研究中。

1985年至1988年,黎方銀完成大足北山石刻154個龕窟的調查。“調查期間,看著那些被風雨侵蝕得面目全非的石刻瑰寶,我夢想著有朝一日將它們完整地記錄下來。”

這一時期大足石刻也借由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機會,開始進行有計劃的保護,“但資金遠遠不夠”。而且,大足石刻不僅缺錢還缺人缺技術,“比如那時開展保護工作,國家給的主要是工程經費,無力投入更多的人力來開展勘察和研究。”

擔起川渝石窟保護領頭重任

1999年,大足石刻成功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從此大足石刻的保護和研究走向新的篇章。2003年,大足石刻藝術博物館(大足石刻研究院前身)組成了以黎方銀為組長的課題組,耗費7年時間,以考古報告的形式編寫和出版《大足石刻》。這是我國針對一個大型石窟群編寫的第一部全面的考古報告集。

申遺成功后,大足石刻的文保工作也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2017年,經歷數年的調研、修改,《重慶市大足石刻保護條例》出台,為大足石刻的保護提供了法治保障。如今大足石刻已經成為西南地區石窟造像研究和保護領頭人。但整個川渝地區石窟造像的研究保護才剛剛開始。

黎方銀告訴封面新聞,川渝地區是石窟造像的富集地區。在重慶直轄以前,全川有近50個縣市有比較集中的石窟摩崖造像,窟在10個以上的地點有120多處,無論是數量還是技術都堪稱全國石窟之冠。

盛唐以后,北方中原地區的石窟由於戰亂,漸顯出頹勢,而四川的石窟在此時異軍突起,歷經中晚唐、五代、兩宋,400年昌盛不衰,就造像內容而言,不僅佛、道並作,還有極珍貴的密宗造像,乃至三教合一的造像等等。

“如果要講中國石窟的發展,離開了川渝石窟的話,起碼在整個唐代以后就沒有可說的了。”

但由於川渝石窟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目前在石窟保護和研究上,川渝兩地尤其是地方文博單位還有很多可以做的。

黎方銀表示,借此次川渝共建的東風,今后兩地文物保護的技術這方面,也會迎來大融合的契機。黎方銀期望在做好文物保護工作的前提之下,開展好川渝石窟藝術的文化價值的挖掘和文化的傳承利用工作。

“現在各地都在建保護中心,但是如何用課題的形式能夠把這些人力物力集中起來,做更多的事,我覺得這是我們川渝兩地要思考的問題。比如說我們川渝石窟的保護,這一次在國家文物局的總體的部署當中,已經(把川渝石窟保護)放到了一個很重要的位置,下一步是要大力開展川渝石窟的保護利用,所以這方面我們的工作從明年開始會更加緊密。”

黎方銀覺得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建設一定是文旅先行,因為兩地的文化是最相通的,是最相近的,“我們整個成渝都是在一個文化圈之內。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我是覺得首先我們要從文化的層面來打通成渝兩地的這種民心,架起這座橋梁。”(封面新聞記者 何晞宇)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