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而遼闊的文學地圖

——關於“童年中國書系”

2020年11月11日11:14  來源:光明日報
 

這套“童年中國書系”(河北少年兒童出版社2020年4月出版),共計20冊。大多數作者我都熟悉,他們的作品,有著獨特的人文風景、地理風光、鄉情風俗,塑造了一個個活靈活現的人物,給我以深深的吸引。

每位作家之所以能成為作家,都是有來路的。每個人文學風格的形成。也是有根有脈的。今天收獲的文學碩果,很多都是童年播撒下的種子、埋下的根。

我從高凱的《高小寶的熊時代》裡,找到了“詩根”。原來他一直在垂釣童年、反思童年、詩化童年。讀湘女的《會飛的孩子》,感覺她的童年一直綿延到今天,她的很多作品裡所呈現的彩雲之南,比童年記憶中的風景更豐饒、更美麗。讀韓青辰的《呢呢喃喃》,發現她一直在守護著自己童年的“王園子”,並在那裡孜孜不倦地精心耕耘,為當代少年兒童捧出了一串又一串碩果。讀趙菱的《紅蜻蜓,我的紅蜻蜓》,就想到她的《大水》。書系收錄了牧鈴的《快樂的風》。他經常在手寫稿上自配插圖,勁道而娟秀的硬筆小字規規矩矩地寫在一張張稿紙上,題頭、章節配著線條細膩的素描畫。就覺得這個作者很特別,多才多藝,還有閑情逸致,把一部手稿打扮得如此精到。今天終於揭秘,在家裡排行小九的他,原本就出生在一個多子女的藝術之家,從小就受到音樂、繪畫等藝術的熏陶。

俗話說,三歲看大,五歲看老。這話一點不假。楊老黑把風趣、頑皮的童年搬進了他的作品裡。他的《頑皮童年》裡,牛屎集變成了牛屎凹,作品中的小秧秧們,一如小時候的他,自由自在、恣意而張揚地生長著﹔張潔小時候很文弱,鄰居小孩搶走了她心愛的小板凳,也不敢搶回來,隻能求助於姐姐,至今她依然文弱而柔靜。而寫出很多少男少女懵懂情愫、青春故事的張玉清,原來七歲時就開始“花心”,看上了老師的女兒小瑩。還有在北京三環邊藝術大院長大的翌平,當年就學會了損人的招數,如今成了外表儒雅、內心剛勁的漢子。藝術大院的童年生活也多次呈現在他的中、長、短各類小說作品中。還有從廣西獨特民風民俗中走來的王勇英,童年生活已變成骨血,融在她的生命裡,渾然天成般地流淌在她的作品中。還有以“公豬咬了白屁股”開篇的毛蘆蘆,幽默仿佛來自天性。當然還有更多的作者,在“童年中國”這幅地圖中都留下了自己最美、最心儀的一筆。從這套書裡我們找到了他們之所以成為作家的根。

叢書作家從不同角度書寫中國,實現了從個人視角到社會廣角,從個人話題到共同話題,從個人到大時代的書寫,就像小溪匯入大海,從輕盈到磅礡,有了質的飛躍,成就了一部“時代中國”的重大選題。

叢書也與“冰心獎”之精神相契合。“冰心獎”歷時30年時光,獎掖提攜幾代作者,是新時期中國兒童文學一道連綿不絕的文學風景。由衷感佩冰心先生以及“冰心獎”創辦者雷潔瓊、韓素音、葛翠琳這三位不平凡的女性前輩。她們以執著、堅毅的姿態踐行著冰心先生的名言“一切為了愛”,為兒童文學事業默默奉獻著,在發現新人、培養提攜年輕作者上功不可沒。“冰心獎”還會不斷綿延,“童年中國書系”也會以開闊的胸懷,把更多的獲獎者延攬在自己的麾下,以數百計作家之手,描繪出遼闊無邊、色彩豐富的“童年中國”地圖。

叢書能給少年兒童帶來什麼?我以為好處有三。其一是品味獨特的人生,讓他們變得更加自信和剛毅。叢書作家來自天南海北,每一位作家都有獨特的生活,獨特的故事,獨特的語言,獨特的風格。作家是獨特的,每一個人也都是獨特的,是世間的唯一。了解這一點,孩子會變得更加自信、自重、自愛,樹立遠大的人生目標。

其二是提升道德情操,滋養美好心靈。盡管作家筆下的童年生活迥異,作者的文筆風格多姿多彩,但他們的精神內涵是一致的,何為真、何為善、何為美,是非標准,善惡美丑,標准一以貫之。孩子會得到感動,學會感恩,明辨是非,愛憎分明,獲得最重要的道德引領與精神升華。

其三是尊重歷史,珍惜當下。今天孩子們的生活和作家們的童年有很大不同,甚至天差地別。但我們應該看到,鄉土中國文化圖景、一個個有來歷的童年,連接著當下的孩子與前輩,續寫著祖祖輩輩一脈相承的精神內核。今天的少年兒童有自己的生活,那是父輩、祖輩的開拓與奉獻,是他們創造了今天的幸福生活。珍惜當下,更要尊重父輩的童年。孩子們的人生永遠疊映著父輩甚至更久遠的祖先的童年。知道了“你是誰”“你從哪裡來”,才能對“你向哪裡去”更清醒。(作者:徐德霞,系中國兒童文學研究會副會長)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