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彰顯文學大氣象

2020年11月11日11:13  來源:光明日報
 

編者按: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強調要推進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建設。建成文化強國,需要在與世界文化潮流的互動、碰撞中彰顯中國特色和中國風范,堅定文化自信,積極參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書寫人類共同的情感,增強共情力和傳播力。本期刊發的兩篇文章,思考在文化強國建設過程中,文學應該擔負起什麼樣的職責,如何在守護好自己根本的基礎上彰顯溝通內外、凝聚共識的價值。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要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特別是積極參與重大傳染病防控國際合作,推動構建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同時要求把安全發展貫穿國家發展各領域和全過程,防范和化解影響我國現代化進程的各種風險,筑牢國家安全屏障。文學作為意識形態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一直對人類衛生健康、人類生命安全話題投入關注的目光。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性蔓延,讓人類衛生健康、人類生命安全處於嚴峻形勢。面對當下社會新變,作為時代敏銳感應器的文學藝術形式,理應對這些事關人類生存和發展的基本問題進行直接而深刻的回應,為筑牢安全屏障創造精神動力,以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彰顯文學的大氣象。

文學應該關注涉及人類未來的新型思想話題

疫情防控期間,畢淑敏以“非典”為寫作基礎的長篇小說《花冠病毒》,遲子建表現20世紀初東北地區鮮為人知的鼠疫災難的長篇小說《白雪烏鴉》,都成為社會關注和熱議的對象。究其原因,就在於作家正面展開了對傳染性疾病關鍵內容的書寫。

《白雪烏鴉》細致入微地狀寫普通百姓在傳染病災難中的非常態生活,揭示他們人生的不幸與人性的光輝,以及對待死亡的態度和對生之永恆的渴望,表現出難能可貴的人性深度和悲憫情懷。

《花冠病毒》揭示人類遭遇花冠病毒的疫情實況、應對方略和病毒與人類的關系,建構起高度專業化的敘事境界。作品中調動人體自身免疫力的抗病毒藥物思路,更潛藏著人類生存需要順應物種相互關系和生命演變規律的哲理思考,而且在疫情期間得到了又一次的印証。因為作者對人間生活的探索以人類生命安全為中心,這兩部作品才顯出意蘊獨具的審美境界。

一些文學作品還揭示高科技帶來的生物安全問題,生成事關人類未來的新型思想話題。劉慈欣的科幻小說《天使時代》和《魔鬼積木》,從不同方面展開了對生物科技、基因編輯技術如何影響人類未來的想象與思考。

在《天使時代》中,聯合國艦隊集體進軍非洲國家桑比亞,因為那裡存在用基因編輯技術培育的、以野草和樹葉為食的“個體”,觸犯了人類倫理的邊界,但在非洲人的飢餓與文明世界的道德之間,改造基因似乎比固守傳統道德更有必要性。

劉慈欣在《魔鬼積木》中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美軍“創世工程”培育出人與動物的組合體,非洲小國桑比亞則在有關組織的幫助下,最終培育出變種人組成的飛人軍團,基因編輯技術在這裡又被書寫成了提供高素質兵源、進行軍事競賽和戰爭的手段。這兩部作品還構成了相互之間的矛盾和對比,以具有二律悖反意味的思考,彰顯出這一話題中可供開掘的意義空間之復雜與深廣。

文學應該為人類文明認知開辟新思路

生命安全意識作為一種審美新視野,體現了文學創作在地球生態的宏闊背景下對人類生命安全的根本關注。

大約35億年前,地球上就出現了生命的起源、生物的繁衍與演化,人類的誕生卻隻有約300萬年。地球生物圈是人類和所有其他生物的共同家園,但人類在生物鏈中佔據著統治地位,大幅度地改變生物圈為自己的需要服務,以致自然生態系統逐漸地被人工生態系統所取代。令人憂心之處在於,如果人類的改造超過一定限度,就會破壞其中的動態平衡,從而導致生物安全的危機。隨著工業化、城市化進程改變自然的規模迅速擴大,生物安全威脅的形勢也變得日趨嚴峻。高科技條件還為生物侵略、生物恐怖主義乃至改變人類基因等非傳統安全威脅創造了機會。於是,生物安全在現代社會就演變成了一個涵蓋公共衛生、農業生物、生物物種、資源環境等眾多領域的安全以及防御生物恐怖襲擊等人類全局性問題,而且顯示出國家安全和人類共同安全並存的特性。所以,從宏觀、理論的層面看,開拓生物安全的審美認知和藝術想象新領域,可以為文學創作提供多層面的創新可能性和巨大的發展空間。

開拓文學創作的生命安全新視野,能展現一種內在層次豐富的題材新領域、主題新境界。生物安全以人類的生命威脅為中心和線索,又涵蓋了眾多社會文化層面的問題。這種從人的生命本身出發的社會歷史現象,無疑是珍貴的文學資源、題材開掘的“富礦”。“文學是人學”,關注作為根本基礎的人的自然生命,屬於文學創作的題中應有之義。深入這種基礎層面而形成的文本意義建構,相對於關注人類社會文化、人的精神生命的作品,反而會自有一種思想元素的超越性和永恆性存在。

開拓文學創作的生命安全新視野,能提供一種人類文明認知的新思路。現代社會的文學創作普遍奉行歷史進步觀,對現代文明的反思長期囿於現代性、現代化反思和資本批判、人性批判等話題,存在明顯的同質化傾向。生物安全的威脅加劇和科學應對作為至關重要的現代文明現象,可以極具針對性地深化對現代文明的認知。2020年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對人類社會的發展進程到底造成什麼樣的影響?至今還難以預估。文學創作以之為關注對象,既可借以從觀念、制度、文化等層面深刻反思現代文明的內在問題,又可由此重估科技發展、人類改造自然的能力與人類災難的關系,反思人類文明的新角度、新思路也就自然地形成了。

開拓文學創作的生命安全新視野,能衍生出一種新型的審美認知結構和相應的文體形態。生物安全是一種未曾發生卻構成致命威脅、一旦發生即帶來滅頂之災的人類生存現象,屬於人類生活的非常態。對於常態生活書寫者來說,關注生物安全意味著審美經驗和認知結構的雙重突破。而且,無論是歷史范疇還是未來形態、自然形成還是人為造成的生物安全威脅,都需要具備豐富的自然科學知識,才能深入而貼切地理解和闡釋。因此,以生物安全理念為基點的文本意義建構,從認知結構到文體形態都將發生巨大的變化,演化為一種常態生活與異態生活、人文闡釋與科學認知相結合的新型審美話語。

文學應該為人類應對生存困境提供精神滋養

開拓文學創作的生命安全新視野,最關鍵的是可以熔鑄出一種個體生命關注與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相交融的審美情懷。生命安全往往是全世界、全人類共同的生存與發展威脅。

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病毒沒有國界,疫病不分種族。任何國家都不能置身其外,獨善其身。全人類隻有共同努力,才能戰而勝之。在經濟全球化時代,這樣的重大突發事件不會是最后一次,各種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問題還會不斷帶來新的考驗。在應對這場全球公共衛生危機的過程中,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迫切性和重要性更加凸顯。唯有團結協作、攜手應對,國際社會才能戰勝疫情,維護人類共同家園。

在這個過程中,文學應該成為先導性力量,以審美視野和藝術創造,站在人類的立場發言,站在世界的視野發聲,力求讓人們擱置爭議,放棄偏見,凝聚共識,在潛移默化中獲得精神的滋養和審美的熏陶,共同思考人類的安全和世界的未來。

在性命攸關的生命安全威脅面前,關懷個體必然關聯的是整個人類的命運,珍重個體必然引發全球性團結協作的浪潮。以之為基礎形成的文學作品,自然會醞釀出一種極具悲憫情懷和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的大胸襟、大氣象。這正是文學創作應當夢寐以求的精神文化境界。(作者:顏浩,系中國傳媒大學人文學院教授,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中國當代文學的科學話語建構研究”階段性成果)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