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節,應讓文化站C位

2020年11月11日11:11  來源:光明日報
 

這邊商品琳琅滿目,那邊招商如火如荼,遠看是文化節,近看卻讓人犯起了嘀咕。旅游、美食、歷史、名人……各種元素扎堆,文化卻不見蹤影,文化節中缺文化,豈不怪乎?

近年來,各種各樣的文化節你方唱罷我登場。在搜索引擎中輸入“文化節”,海量新聞立刻映入眼帘,老子文化節、市民文化節、茶文化節、冰雪文化節、運河文化節、錫器文化節……名目繁多的文化節,讓人眼花繚亂。但是細看一些文化節的內容,卻發現在實施過程中不少都變了味兒。有些文化節以文化立名,等到執行階段,文化就讓位於“商業價值”,變成招商引資的幌子﹔有的地方以文化熱點為噱頭賺流量、請名人、辦晚會,造節揚名,好不熱鬧﹔更有甚者直接以文化節之名,行商業銷售之實,開辦度假村,推銷商業產品……人們屢屢慕名而去,失望而歸,好好的一個個文化節,辦成了招商節、娛樂節、購物節。

商招完了,貨賣完了,名人看完了,熱鬧過去了,文化還剩什麼呢?上世紀90年代初期,“文化搭台,經濟唱戲”的說法盛行一時,文化一時成了香餑餑,各地都希望以文化吸引資源,服務當地經濟發展。“文化搭台”的效應在旅游行業表現得最為突出,多地為了爭奪名人故裡、歷史遺跡的歸屬權,打得不可開交,甚至連“孫悟空”“西門慶”等虛構人物都成為很多地方爭奪的對象。幾年后,發現經濟沒搞上去,文化節也就不再辦了,大量文化節隻辦了一屆就沒了下文。

文化在文化節中錯位乃至缺位,歸根到底還是主辦單位對文化認識不到位,低估了文化的價值。文化作噱頭,文化節便只是“一錘子買賣”﹔文化當主角,文化節的價值才能得到真正發揮。文化唱響了,文化品牌立住了,自然能反哺地方經濟發展。已有近四十年歷史的濰坊國際風箏會就是濰坊風箏文化的鮮活載體。每年四月,形狀各異的風箏都會飛翔在濰坊的天空。據《中國旅游報》報道,在風箏會的帶動下,濰坊市風箏產業快速發展,風箏企業和經營戶達到300多家,風箏產業鏈從業人員10多萬人,風箏及相關產業年產值超20億元。形態新穎、技術先進的風箏在社交網絡上引發討論,也讓濰坊這座城市有了自由和創新的城市品格。

文化的C位要站得穩,需要保持活力。比賽、表演、集市、論壇……文化節形式多樣,根本目的是為文化賦能,匯集各界智慧,不斷豐富文化的內涵和形式。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陳平原曾作文主張“經濟搭台,文化唱戲”,保護和涵養地方的歷史文化命脈。細數生命力持久的文化節,不難發現樹立文化品牌,深挖文化內核是它們的共同特征。今年十月,第十七屆中國·內蒙古草原文化節在呼和浩特舉辦,作為地方文化節的標杆,內蒙古一方面通過歌會、合唱比賽、劇目展演等方式挖掘民族歌曲、戲劇等藝術資源,另一方面挖掘蒙古馬的精神內涵,還原內蒙古文化的立體形象。同樣廣受贊譽的曲阜國際孔子文化節通過論壇、演講等活動不斷推進孔子研究,保持孔子文化的源頭活水,也成為曲阜這座城市響亮的文化名片,持續為曲阜乃至山東文化發展賦能。還有正在舉辦的紹興虞舜文化旅游節,已經舉辦了二十一屆,這次不僅推出祭舜大典、舜帝巡游、非遺廟會及非遺技藝展示等傳統項目,還吸收時下流行元素,新增年輕人喜愛的國風系列活動,如國風集市、“虞舜十二品”快閃舞蹈、國風微短劇創作等。正如長期關注文化節的文旅策劃人勞立江所言,文化節辦出新花樣,能夠讓傳統文化煥發出新的活力,但前提是文化節一定要以文化為中心。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對豐富文化活動的向往,對精神生活的追求促進了文化節的繁榮。守正創新,讓文化節回歸文化,是滿足人民需要,建設文明中國的關鍵力量。去年在惠州舉辦的第十屆東坡文化節力圖穿越時空,傳承東坡精神,開展“我與蘇軾的故事”征集活動,為大眾提供兩條“東坡游徑”,以方便他們重走跟蘇軾有關的文化地標。東坡文化協會相關負責人稱“東坡游徑”可以把東坡文化和當地的湖光山色、人文歷史都聯系在一起。這樣立足本土的文化節就是一種有益的嘗試。

文化牢牢站住C位,推動文化節向實裡、深裡發展也是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的應有之義。把各地的文化特色講清楚了,把每個文化節落實了,文化發展才不空洞。把文化節辦得扎實到位,讓每一個文化節都成為文化傳播的種子,深深扎進土壤,文化才能真正四處飄香。(作者:陳童)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