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快速射電暴起源,發現脈沖星240余顆,FAST正式運行300天——

探茫茫星際 顯天眼威力

本報記者 吳月輝

2020年11月06日08:4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正式運行300天以來,被譽為“中國天眼”的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FAST)已發現脈沖星數量超過240顆。我國科研團隊借助FAST,迅速成為國際快速射電暴領域的核心研究力量。

 

在廣袤的宇宙中,經常突然出現短暫並且猛烈的無線電波爆發,持續的時間隻有幾毫秒,卻能釋放出太陽在一整天內釋放的能量,這就是快速射電暴。如此快速閃現的無線電波包含了什麼信息?各國天文學家一直在尋求真相。

日前,借助被譽為“中國天眼”的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FAST)的最新觀測,我國科學家在快速射電暴研究方面取得一系列重大成果。10月29日和11月4日,兩篇相關研究成果在《自然》雜志發表,讓“中國天眼”再次成為射電天文學界的焦點。

有力支持高水平研究

快速射電暴如何產生?此前的理論研究主要分成兩種,一種認為這樣的毫秒射電爆發來自粒子碰撞,而另一種則認為它是粒子在強磁場中穿行產生的。

“FAST的觀測結果直接終結了爭論,通過對11次射電爆發的高靈敏度偏振信號解析,我國科研人員用直接的觀測結果否定了粒子碰撞的理論。”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首席研究員韓金林說。

憑借著一系列的FAST觀測“實証”,我國相關科研團隊迅速成為國際快速射電暴領域的核心研究力量。

2019年,北京大學教授、國家天文台研究員李柯伽團隊利用FAST探測到一例全世界僅有21例的快速射電暴重復爆FRB180301。李柯伽說:“在共計12個小時的觀測時間裡,FAST探測到15次閃現,每次電波閃現的強度曲線也各不相同,最奇妙的結果來自對11次爆發電波的高靈敏度偏振信號解析。”

李柯伽解釋:“FAST觀測的11個爆發信號中,竟然有7個毫秒閃現爆發能夠很好地解析出其偏振。令人激動的是7個偏振不僅僅是變化的,而且呈現出變化的多樣性。如此變化的偏振在早先的重復暴從來沒有看到。FAST觀測到的偏振變化多樣性明確說明,宇宙中的爆發源可能來自致密星體磁層中的物理過程。”

今年8月,北京師范大學林琳博士、北京大學張春風博士、國家天文台王培博士等聯合研究團隊,利用FAST觀測到銀河系中有一顆已知磁星SRG1935+2154呈現出幾十次伽馬射線爆發。

林琳說:“以FAST的高靈敏度,我們在射電波段觀測中,一個射電爆發也沒有探測到。該結果說明,宇宙中致密天體不同波段的爆發時,物理條件非常苛刻,使得無線電與伽馬光子不能同時掃過地球。”

觀測服務超5200個機時

FAST於2016年落成,它的反射面面積相當於大約30個標准足球場,大大拓展了人類在射電波段的視野,也使中國射電天文學家終於有機會走到科學探索的最前沿。

正式運行300天以來,FAST展現的科學實力令人驚喜。FAST近一年的觀測服務超過5200個機時,超過預期目標近兩倍,累計發現脈沖星數量超過240顆,基於FAST數據發表的高水平論文達到40余篇。

“1967年,人們發現了第一顆脈沖星﹔直到50年后,中國人才用自己的射電望遠鏡FAST發現了第一顆新脈沖星。”FAST科學委員會主任、中科院院士武向平說,“在很短時間內,FAST已經發現了240多顆脈沖星,我們期望在未來5年,這一數字能達到1000顆,甚至能找到銀河系外的第一顆射電脈沖星。”

今年2月,FAST團隊正式啟動科學委員會遴選出的5個“優先和重大項目”,近百名科學家開始使用並處理FAST的科學數據﹔4月,時間分配委員會開始向國內天文界征集自由申請項目,目前已經接到170余份申請,而且外部用戶的比例高達95.7%。

“明年,FAST還會對全世界開放。”武向平認為,未來10年,中國將迎來射電天文發展的黃金時期,“我們要利用這個寶貴的窗口期,做出重大的科學發現,為人類探索和認識宇宙做出重大貢獻。”

科學潛力將進一步顯現

巨大工程體量、超高精度要求及特殊的工作方式,給FAST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技術挑戰,為此,工程團隊開展了一系列的技術攻關。FAST工程建設實現了多項自主創新,顯著推動了我國相關產業技術的革新與發展。

“FAST的先進測量技術遠不止於望遠鏡本身,在其它領域有重要的應用前景。”國家天文台研究員、FAST總工程師姜鵬說,“比如,在高精度地礦勘探方面,可以利用慣性組件與衛星導航融合技術,為重力測量提供高精度的位置和方位姿態基准﹔在海洋測繪中,採用慣性組件與聲吶等測量技術融合,實現海底測繪,為勘探區作業的機器設備建立高精度的時空和姿態基准。”

隨著性能的提升,FAST的科學潛力還將進一步顯現。國家天文台台長、中科院院士常進說:“FAST超高靈敏度使其在射電瞬變源方面具有重大潛力,有望在短時間內實現納赫茲的引力波探測、捕捉到宇宙大爆炸時期的原初引力波,為研究宇宙大爆炸原初時刻的物理過程提供數據支撐。同時它還有能力將我國深空探測及通信能力延伸至太陽系邊緣,滿足國家重大戰略需求。”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