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癌死亡率居婦科癌之首 定期篩查高危預防不容忽視

2020年10月28日09:47  來源:中國婦女報
 

“晚期卵巢癌是女性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在完成標准一線含鉑化療后,復發率仍高達70%以上﹔惡性程度高、復發率高、預后差,已成為影響卵巢癌患者生存時間的最突出問題。” 近日,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院婦產科主任醫師潘凌亞教授在接受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採訪時這樣提醒。

據2015年國家癌症中心統計數據,我國每年新發卵巢癌52100例,死亡約22500例。近年來,“婦科第一癌”卵巢癌嚴重威脅女性健康,不僅發病率連年上升,死亡率更高居婦科惡性腫瘤之首。潘凌亞教授指出,要盡量延長卵巢癌患者的“無鉑間期”,也就是患者完成化療后到再次復發的間期或不再復發的時間,幫助患者延長生命、提高生活質量。如何打破卵巢癌患者復發困境、延緩復發時間,是亟需解決的當務之急。

卵巢癌五年生存率僅為29%,高遺傳性警示高危人群做好篩查和預防

潘凌亞教授介紹,卵巢癌的高死亡率與其發病位置隱匿有關。之所以稱卵巢癌為“沉默殺手”,首先是其發病器官部位非常隱秘,不同於乳腺癌發生在體表,患者容易早發現﹔卵巢癌深積於盆腔之中,早期發病沒有症狀,有三個70%的特點:70%的患者在發病時是臨床晚期,70%的病人在3年內腫瘤會復發,70%的患者活不到5年﹔患者五年生存率,目前全球統計數據僅為29%。

基於卵巢癌的高死亡率,必須重視對卵巢癌的篩查和預防。潘凌亞教授說:“目前唯一能確定發病的高危因素就是遺傳因素,卵巢癌有15%~20%左右的患者跟BRCA基因突變相關。BRCA基因以常染色體顯性遺傳方式進行遺傳,所以一旦患者攜帶,有50%的可能性傳給其子女。”

除了BRCA基因,與遺傳相關的還有Lynch syndrome。潘凌亞表示,這主要是錯配修復基因發生問題,這個基因突變主要與結直腸癌和子宮內膜癌相關。“如果患者攜帶這個基因,罹患結直腸癌和子宮內膜癌的風險大概有10%。醫學上把有這兩個家族史的患者都認為是發病高危人群。”潘凌亞說,所以首先要做好對這類高危人群的檢測、篩查和預防。

高危女性可做雙側附件切除,生育前需定期篩查+口服避孕藥

針對卵巢癌高危人群的篩查,潘凌亞教授提醒,如果家裡人有遺傳性乳癌、卵巢癌綜合征,那麼肯定存在BRCA基因突變,家庭中無論是父親或母親攜帶這個基因,其子女有一半可能性會遺傳。這時可以做一個基因檢測,如果是被遺傳到的人就要小心了,“因為這個基因遺傳最大特點就是發病年齡特別早,存在BRCA1基因突變的,大概發病年齡在40歲左右﹔BRCA2是45歲左右發病。根據臨床觀察,BRCA1基因突變19%~54%可能性發展成卵巢癌, BRCA2有2%~19%基因可能生病,都是很高的。” 潘凌亞教授說。

對於這部分高危女性,生育后可以切除雙側附件以降低風險,有效預防卵巢癌。BRCA1指南推薦35歲~40歲就要切掉雙側附件,BRCA2因為發病晚5年建議40歲~45歲切掉。“但現在許多職業女性30多歲還沒結婚,不太可能讓她們在35歲就把卵巢和子宮全切了,這些人怎麼辦?建議從30歲開始,每半年要做一次經陰道B超,然后再結合B超做CA125檢測。”潘凌亞教授還建議,對於沒有完成生育的高危女性,除了篩查之外,口服避孕藥也能降低60%的卵巢癌發病風險,建議其長期服用口服避孕藥,時間越長受益越多。

潘凌亞教授還提醒,通過對很多卵巢癌病人的調查發現,卵巢癌前期並非真的沒有症狀,女性如果出現以下症狀要特別警惕:比如經常出現腹部疼痛不適,如果每個月超過12天有腹部的不舒服、疼痛,包括泌尿器官症狀等非特異性症狀,都值得高度關注。

“手術+化療+維持治療”新模式,卵巢癌患者有望長期生存

晚期卵巢癌是多次復發的“慢性”疾病,過去30年,傳統卵巢癌治療方案是以手術和化療為主,缺少有效的后續治療方案,即使是經治療獲得完全緩解后,仍有70%以上患者會在等待中復發。2015年國家癌症腫瘤中心統計,從2003年到2015年,近12年間在我國女性生殖系統惡性腫瘤中,宮頸癌五年生存率提高了5.5%,子宮內膜癌五年生存率提高了5.0%,而卵巢癌五年生存率僅提高了0.4%,幾乎沒有明顯改善。這說明卵巢癌治療在全球醫學界都是一個巨大難題。

今年9月,我國卵巢癌創新藥尼拉帕利獲得國家藥監局正式批准,用於晚期卵巢癌全人群一線維持治療,成為目前中國及全球唯一獲批用於卵巢癌全人群一線維持治療的PARP抑制劑。這意味著,所有新診斷的卵巢癌患者在經過傳統手術和化療達到完全緩解或部分緩解后,都可接受PARP抑制劑的維持治療,幫助其延緩復發,為卵巢癌五年生存率的提高帶來了新希望。

潘凌亞教授介紹,最初PARP抑制劑的研究設計和臨床應用通常限於BRCA突變患者,以降低其復發風險,而這部分患者僅佔15%~25%。臨床亟需有效創新藥物作為一線治療后的維持治療,尤其是非BRCA 突變患者,如BRCA野生型、HRD陽性等,仍然存在巨大未滿足的醫療需求。

如今,隨著以尼拉帕利為代表的多項PARP抑制劑的發展,以及不斷更新的臨床研究和治療方案,維持治療正在極大改變卵巢癌的治療模式,幫助患者減少復發、延長生命。潘凌亞教授指出,如今卵巢癌的治療策略已由最初的規范手術+化療,轉變為“手術+化療+維持治療”的新模式,將維持治療前移到一線,這對於患者預后至關重要。

“未來希望通過維持治療聯合其他創新治療手段,卵巢癌患者能像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病人一樣獲得長期生存。” 潘凌亞教授對此充滿期待。(記者 王凱)

(責編:顧蘭雲、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