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大講堂”10月26日開講,張栻和朱熹將穿越時空攜手“登場”

2020年10月21日10:15  來源:封面新聞
 

黃宗羲曾評價張栻的思想是“見識高,踐履又實。”這位四川籍南宋理學家對后世學風產生了巨大影響,從明清到近代,長沙及整個湖南地區在湖湘學派教育背景下,產生了一代又一代叱咤風雲的歷史人物,這是一個令人驚嘆而又深思的歷史現象。

10月26日,“名人大講堂”將邀請湖南大學岳麓書院教授、院長、博士生導師肖永明做客四川省圖書館,主講《張栻的事功與學術》。肖永明兼任教育部歷史學科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中國書院學會副會長,他多年來對張栻的學術思想有著獨到而深刻的研究。除了張栻,南宋另一位大名鼎鼎的理學家朱熹也將會在這個講座中“出鏡亮相”。

張栻(公元1133年—1180年),字敬夫,號南軒,謚曰“宣”,南宋漢州綿竹(今德陽綿竹市)人。張栻雖生於西蜀,卻長於南楚,六歲即跟隨父親張浚在湘、粵等地謫所居住,后定居潭州(今湖南長沙)。作為南宋著名理學家、哲學家、教育家,張栻與朱熹、呂祖謙並稱“東南三賢”。

肖永明教授表示,如果要聊張栻的生平和學術思想,肯定繞不過“朱張之會”這個話題,而朱熹正是此次會講的另一主角。“張栻與朱熹關系密切。《宋史》卷429 《道學傳三》將朱熹張栻合為一傳。更表明兩人在學術思想和歷史現實上的聯系。”

朱熹與張栻一生見過三次面,其余時間則是以書信形式進行學術交流。肖永明教授說:“兩人第一次見面在宋孝宗隆興元年 (1163),也就是前面說到的張栻父親張浚被提拔為樞密使的那年,朱熹恰好奉旨入都奏事。朱熹就在這年冬天第一次與張栻相見。當時張栻父子均被重用,張浚為右相,張栻則極得孝宗器重,頻繁出入宮廷。”

朱、張的第二次會面是隆興二年 (1164),亦即二人在都城第一次見面的次年,這一年張浚去世,朱熹千裡迢迢趕到豫章,登舟哭祭張浚亡靈,然后從豫章護送靈柩到豐城,同張栻暢談了三天。

此次來成都的講演中,肖永明將會重點講述張栻和朱熹的第三次會面。“那是在乾道三年(1167),朱熹與范念德、林用中等弟子,從從福建武夷山出發,到長沙訪張栻。此次聚會是朱張兩人相聚時間最長的一次,從九月八日到十一月初六,在長沙逗留達兩個月余,最后還一同登游南岳衡山。”肖永明教授說。

在肖永明教授看來,乾道三年的朱張之會,實際上是一次“會講”,即“會友講學 ”。張栻是胡宏之后湖湘學的代表,而朱熹則是當時閩學的代表人物。這次會講討論的問題極其廣泛,同時開創了不同學派之間的學者互相交流探討的會講形式。而后朱熹與南宋另一位大思想家陸九淵的鵝湖之會也是繼承了朱張的會講形式。

肖永明教授說:“朱張展開會講的乾道三年,張栻其實身兼二職,除了主教岳麓書院之外,也在他自己所創立的城南書院講學。岳麓與城南僅一江之隔,前者在湘江之西,后者在湘江之東。”所以事實上,朱張之間的會講,對理學中的一系列問題的探討,是在兩所書院輪流進的。因為朱張二人經常同舟往返於湘江之中,“朱張渡”由此得名。在湘江未架橋之前,朱張渡一直成為岳麓書院學子往返於湘江的主要渡口。

肖永明教授認為,乾淳之時,朱、張二人年齡相仿,又有相同的學術淵源和人生經歷,兩人結下極其深厚的學術友誼。兩人相互交流探討,不僅助推宋代學術的發展,也為宋代歷史留下一段佳話。

張栻和朱熹之間的友誼是如何形成的?朱張會講對南宋理學的發展又產生了哪些深刻的影響?快來報名“名人大講堂”,來四川省圖書館與肖永明教授坐而論道。本次活動將面向社會征集100名現場觀眾(以最終主辦方電話或短信通知為准),大家將到現場聆聽肖永明教授的演講,共同分享歷史名人對於延續巴蜀文脈的心得體會。(封面新聞記者 楊帆)

報名時間:

2020年10月20日—10月23日24點

報名方式:

轉發到朋友圈識別二維碼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