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治“心靈感冒” 科學認知是第一步

2020年10月19日09:01  來源:科技日報
 

很多人以為到精神科看抑郁症的,不是瘋就是傻,將抑郁症等同於精神病,患者也容易產生病恥感,這些錯誤認知影響到患者的早期診斷。

本報記者 葉 青

問診完最后一位患者,甘照宇看了下時間,已接近傍晚7點。

“一個下午,15個預約號,還有幾個加號的。”甘照宇計算著病人數量。他是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精神科主任醫師,其醫院在廣東省梅州市設有分院——粵東醫院,這是他第6次到粵東醫院出診。

“今天接診的患者,有幾位是初、高中生,都是抑郁症患者。有的是拖延了很久才來看的,耽誤了病情,可惜。”提起患者,他十分痛心,“生病了卻諱疾忌醫,歸根到底是國人對抑郁症缺乏科學的認知。”

近日,國家衛健委公布了《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務工作方案》(以下簡稱《方案》),目標是到2022年,在試點地區初步形成全民關注精神健康,支持和參與抑郁症防治工作的社會氛圍。公眾對抑郁症防治知識的知曉率達80%,學生對防治知識知曉率達85%。“《方案》出台具有積極意義,表明了社會對抑郁症的正視,有助於提高大眾的認識和重視。”10月16日,甘照宇對科技日報記者說。

錯誤認知影響早期診斷

多年在臨床實踐一線工作,甘照宇觀察到,無論是認知還是就醫,大眾對精神醫學都有著急迫的需求。

“很多人一方面以為到精神科看抑郁症的,不是瘋就是傻,將抑郁症等同於精神病,患者也容易產生病恥感﹔另一方面,病患及家屬對用藥想法多,不是擔心副作用大,就是覺得不吃藥都能好,這些錯誤認知都影響到患者能否得到早期診斷。”這幾年,甘照宇一直堅持做科普,希望喚醒大眾對抑郁症的科學認識。

西方稱抑郁症為“心靈感冒”。主要表現出心情壓抑、愉悅感缺乏、興趣喪失,伴有精力下降、睡眠障礙、自我評價下降等表現,甚至有自傷、自殺的念頭或行為。“像今天因被老板罵了一頓,心情壓抑此類的短期抑郁情緒,可通過自我調節緩解和消除的,不用擔心。”甘照宇指出,當以上症狀多個出現且持續存在2周以上,有可能已患上抑郁症,那就要到醫院做進一步診斷了。

“抑郁症這種心理疾病,其實是大腦生病了,這種病與懶惰無關,與矯情無關,也不是想開一點,或是堅強一些就可解決。但這種病通過專業治療是能康復的。”甘照宇特別強調一要早期診斷,二要科學精准用藥。

與大眾對抑郁症不理解相伴的是,我國抑郁症就診率和治療率均處於較低水平。“抑郁症不像骨折,通過X光檢查就可清楚診斷,到目前為止,抑郁症的診斷和康復仍沒有一個較好的指標。”甘照宇接診的病例中,不乏吃藥多年,但病情仍得不到改善的情況。

《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年)》顯示,我國抑郁症患病率達到2.1%,焦慮障礙患病率達4.98%。截至2017年底,全國已登記在冊的嚴重精神障礙患者581萬人。與巨大的心理健康需求相比,我國精神科醫生不超過5萬名,缺口仍很大。此外,我國綜合醫院設立的精神心理科,尚屬於一個新生力量,在學科建設、專業醫生培養方面,政策的支持仍較弱,精神衛生資源短缺且分布不均的問題突出。

《方案》也注意到這些問題,因此提出到2022年抑郁症就診率在現有基礎上提升50%,治療率提高30%,年復發率降低30%。加大對非精神專科醫院醫師的培訓,非精神專科醫院的醫師對抑郁症的識別率在現有基礎上提升50%。

全球超3億人受其困擾

據世界衛生組織2017年發布的一份抑郁症全球統計報告顯示,從2005年至2015年10年期間,全球受抑郁症影響的人數增加了18%。2015年全球超3億人受抑郁症困擾,約佔全球人口的4.3%。其中中國的抑郁症病例佔到全國人口的4.2%。

為什麼抑郁症越來越常見?

甘照宇指出,這與社會經濟發展水平相關,“在溫飽都成問題的階段,誰會去關心心理健康呢?以前好像不存在的抑郁症,並不是突然就暴發了,而是我們開始正視它了”。

《方案》中將青少年、孕產婦、老年人群、高壓職業人群列為重點人群。其中對於青少年人群,要求中學、高等院校均設置心理輔導(咨詢)室和心理健康教育課程,配備心理健康教育教師。將心理健康教育作為中學、高等院校所有學生的必修課,每學期聘請專業人員進行授課。

“青春期剛好處於生理和社會心理的雙重轉折點上,此時遇到的各種矛盾或者同伴間的競爭,都會從心理上給青少年帶來極大的沖擊和壓力。通過心理健康教育,可為青少年梳理心理壓力,並評估出有抑郁傾向的孩子,及時干預,幫助其順利度過青春風暴。”甘照宇說。

孕產婦由於產后體內激素的急劇改變,加上社會角色的轉變,特別是當母親后所面臨的職業生涯挑戰,增加了其患產后抑郁的風險。老年人最大的問題在於面臨更年期社會角色的改變,類似於另一版本的“青春期”,一旦過渡期適應不良,容易出現抑郁情緒。現代工作壓力大,長期處於高壓行業的人群,比如公務員、金融從業者等,容易感到身心俱疲,出現心理疲乏,發展成焦慮、抑郁的可能性也極高。甘照宇表示,及時識別這些高危人群,及時讓專業醫生介入,是加大對高危人群干預力度的關鍵。

有數據顯示,中國每年約有20萬人因抑郁症自殺,抑郁症或成為僅次於心腦血管疾病的第二大疾病。“確實有患者因患抑郁症而自殺,但不能簡單認為患上抑郁症的必然結果就是自殺。”甘照宇特別強調。

心病還需心藥醫

“生活中,我們每個人都可能經歷低落、沮喪的情緒或出現胃口差、失眠等狀況,是否是‘抑郁症’,需要去醫院經精神科醫生的診斷來確定。”台灣淡江大學心理咨詢專業碩士、廣州執業心理咨詢師高紅梅表示。

抑郁症如何治療?輕度的一般可不必服藥,中到重度需要遵照醫囑服藥,並配合心理治療,而有生命危機的患者則需要住院治療。“要考慮患者的經濟情況。”甘照宇認為,藥物治療加上家庭支持,以及健康生活方式,是比較經濟的治療方式。

“‘心病還需心藥醫’,心理治療和心理咨詢相當於‘心藥’。一般來說,抑郁症患者幾乎都有工作上的壓力、生活上的不如意或發展受阻等困擾,藥物可較快起到消除或減緩症狀、穩定情緒、恢復功能的作用,但如果生活中個人的心理壓力持續存在或‘心結’未解,個人默默在孤獨中掙扎而缺乏專業的陪伴與疏導,抑郁的症狀可能會加重或反復。”高紅梅指出,在及時向醫院的精神科求助后,可再根據個人情況,在藥物、心理治療或心理咨詢等治療手段中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方式。遵醫囑規范地用藥,並結合專業、穩定的心理治療或心理咨詢,是應對抑郁症較理想的方式,往往效果也比較好。

近幾年,國內心理咨詢行業方興未艾,心理咨詢師水平良莠不齊。高紅梅建議,挑選心理咨詢師時要著重看其執業資格、訓練背景、從業經驗和倫理規范。

抑郁症並不可怕,它可預防,可治療。預防抑郁症的關鍵在於情緒管理和健康的生活方式。“遇到壓力,我們都會焦慮,這並不是壞事。這種情緒更能動員自身力量去應付我們所面臨的困境和危機,我們要盡量避免將此作為病理情緒看待。”甘照宇說。

假如身邊有抑郁症患者,家人和朋友要學會聆聽,從患者的處境去理解他的心情,引導他積極尋求醫學幫助,而不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更不要寄希望於通過安慰助其從抑郁情緒中走出來。

“希望接下來會出台實施《方案》的相關具體措施,把政策內容變成實際的執行力,為大眾提供實實在在的精神醫學服務。”甘照宇說。

(責編:顧蘭雲、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