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里木油田如何啃下“世界上最难啃的骨头”

2021年01月07日10:24  来源: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21日零时,位于新疆南部的中国石油塔里木油田年生产石油液体达600.01万吨,天然气达301.59亿立方米,油气当量达3003.12万吨,成为我国3000万吨大油气田和300亿立方米大气区。

实现这一目标用了31年的时间。科技人员持续技术攻关,深化理论创新,挑战超深层勘探开发极限,创新形成了两项关键油气地质理论、四大勘探开发技术系列,突破了深层超深层复杂油气藏安全封隔、快速钻进、井完整性三大关键技术瓶颈,将国外“卡脖子”技术一一攻破。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校长郝芳感慨:“我们在理论和技术上的创新,啃下了世界地质界公认的13个最难啃的骨头中的7个。这让我们站在了世界石油开发的前沿,有了今天塔里木油田的辉煌成就。”

敢于在世界难题前亮剑

塔里木盆地是我国陆上最大的含油气盆地,也是国内勘探难度最大、增储上产潜力最大的盆地。

31年前,一群来自祖国各地的石油人,怀揣着为祖国找石油,实现我国石油工业“稳定东部、发展西部”战略决策的梦想,挺进塔里木,让这片只有沙漠黄的区域,变成了红黄绿的天地。

现任东方物探塔里木物探处247队副队长的熊建华,是1992年来到塔里木参加石油会战的。他回忆说:“塔里木的地质难题是世界级的,地下断裂发育,构造叠置,像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我们物探人靠着拼搏和担当让这些难题变成一个个真实的构造和圈闭,让它们不再神秘。”

博孜三维项目是塔里木盆地首个复杂山地可控震源高效采集项目。按照施工设计要求,7万多个震源点位要绝对精准。可是工区山体高大、巨石遍布、天气多变。为了优质高效完成施工项目,熊建华白天指挥推土机在鸡爪山和纵横的沟壑中逐点修路,晚上给震源带点,引领震源准确进入作业位置。63个日日夜夜,他们用最新技术,使地震资料一级品率高达99.96%,清晰刻画了构造层次,使成像精度更高,圈闭刻画更准,为博孜地区不断获得重大发现、靠实第2个万亿立方米大气区的资源基础提供了优质资料。

熊建华说:“在塔里木找油28年,我见证了物探技术的不断进步,物探装备的不断更新,更见证了塔里木石油人一次次挑战极限、突破禁区的英雄壮举。”

勘探开发研究院勘探所党总支书记杨宪章介绍,勘探所科研将士们多年来以圈闭、井位、储量为抓手,创新形成“超深含盐前陆盆地油气地质理论”“超深缝洞型海相碳酸盐岩油气地质理论”及其配套勘探技术,攻克多个世界级技术瓶颈,取得了一个又一个油气大发现。

31年来,塔里木油田成功开发出32个大中型油气田,油气产量2000年迈上500万吨台阶,2005年突破1000万吨,2008年跨越2000万吨,2017年达2500万吨,累计为国家贡献油气产量超4亿吨,向西气东输供气2688亿立方米。

向更深的地下寻找油气

陈东是塔里木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天然气所的科技人员,他见证了突破国外“卡脖子”技术难关,走出一条自主创新之路的历程。

2004年,克拉2气田正式向西气东输供气,推动塔里木进入了气田规模开发的黄金时代,天然气所应运而生。16年来,塔里木油田从年产气量不足30亿立方米到建成300亿立方米大气区,天然气所走过了一条艰辛的探索之路。

从2000年至2010年,塔里木油田立足凝析气田高效开发,攻关形成高压循环注气保压开采、裂缝性碎屑岩气藏高效开发等技术,成功开发了牙哈、迪那、英买力凝析气田,建成国内最大的凝析气田生产基地,实现凝析油气产量千万吨稳产10年以上,推动油田天然气产量突破180亿立方米大关。

2010年后,随着克拉苏深层天然气勘探的陆续突破,陈东和伙伴们的工作重心开始向深层转移。克拉苏深层气藏埋深达8000米,开发特征与常规气藏明显不同,国内外也没有可供参考的范例,困难和挑战史无前例。

通过无数次科技攻关,他们首次创建超深裂缝性低孔砂岩气藏三重介质理论技术体系,创新提出了“轴线布井、温和开采、早期治水”的开发模式,使塔里木天然气产量规模迈上年产260亿立方米的新台阶。

建设大油气田,新区上产是“加速剂”,老区稳产是“压舱石”。2018年,陈东和伙伴们全面开展老油气田综合治理会战。面对“精准布井、有效治水、防砂防垢”等种种挑战,实现老区稳产,成为他们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回想起多年来的艰苦创新,陈东说:“我们携手油气开发部,按照‘四清楚、一具体’的思路开展深入研究,创新发展了天然气开发关键技术,把盐下的‘叠瓦’‘突发’看得更加清楚,把裂缝性低孔砂岩气藏水侵规律摸得更准确,把井筒出砂结垢机理分析得更透彻。在此基础上,我们精准实施老油气田综合治理133井次,累计恢复产能41.5亿立方米,使得老区产量不降反增,老气田逐步回归合理的开发秩序。”

塔里木油田创新探索建立中国特色油公司管理模式,实现稀井高产、少人高效,人均产量位居我国陆上油田首位,单井产量是我国平均水平的10倍以上。

当好油气田稳产的守护者

2005年大学毕业来到塔里木油田工作的闫建业,曾因无边无际的大漠戈壁感到失落,但更被石油勘探开发的火热场面所震撼。15年间,他倒过3年班,巡过2年井,参与过100多个项目建设,主持过多次工艺改造,一直工作在开发生产一线。

老油气田需要持续稳产,处理装置检修是每年例行的工作。停产检修对产量影响大,安全风险高。如何才能做到不停产检修,实现“两年一检”呢?在油田历史上,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

闫建业带着同事在现场围着装置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地讨论。仅“进站紧急切断阀在线维修”这件事,就在现场连续讨论了10多天。他们请教专家,分析阀门结构,终于拿出了解决方案。经过100多天的连续奋战,终于编写出不停产检修方案和检修质量评价方法。靠着大家的共同努力,今年迪那处理装置成功实现不停产检修,一举增产天然气两亿立方米,同时也为同类装置“两年一检”提供了借鉴。

“迪那油气开发部一直奉行少人高效原则,控减成本难度很大。但任务目标不能变,信心决心不能减,生产上必须精耕细作,经营上必须精打细算。我带领大家走遍所有生产现场,分析每一项支出,核清每一份工作量,找出每一个‘出血点’,讨论每一条对策,编制预算和措施大表,全程跟踪实施。年终核算,结算费用和年初预算基本吻合,在产量增加5亿立方米的基础上操作成本降低20%,打赢了提质增效攻坚战和效益实现保卫战。”闫建业笑着说。

塔里木油田公司总经理杨学文说:“塔里木盆地超深层油气资源量占我国陆上超深层油气资源总量的60%以上。‘十三五’以来,塔里木油田钻探7000米以上超深井223口、8000米以上超深井5口,引领我国超深层油气勘探开发。”(本报记者 王瑟)

(责编:吴锋(实习)、陈康清)

贵州新闻推荐

移动端新媒体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