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有大境界

——关于诗集《天空》的阅读札记

2020年10月28日09:30  来源:光明日报
 

当我们还伫留在赵丽宏诗集《疼痛》所呈现出来的新奇世界面前,为其诗歌书写的重大突破而击节叹赏并深思回味时,没想到他又一次华丽转身,奉献出了诗境迥异于《疼痛》的另一部新的诗集《天空》(天天出版社2020年2月出版)。之前的《疼痛》,是赵丽宏向人的主体世界乃至无意识领域进行深度开掘的一部厚重、冷峻、淋漓的诗集,而现在的《天空》则是一部天真烂漫、清新活泼的儿童诗集。二者之间的反差可想而知。赵丽宏毅然走出人的精神世界的幽深隧道,而站在辽阔的天空之下,领略着大自然的清新奇妙、变幻莫测和城市生活的五光十色,踏入一片崭新的创作领地。他卸下了智者厚重的盔甲,又一次露出了孩子般灿烂的微笑。

这部儿童诗集不是赵丽宏的首部儿童文学作品,《天空》也并不是突然从天空中掉下来的。赵丽宏曾经不时地为小读者们写作。他以往的儿童文学作品在文体上属于小说或散文,而现在《天空》的问世则标志着赵丽宏的儿童文学写作又进一步向着诗歌领域开拓和挺进,并结出了一批令人欣喜的绚丽果实。

从这部诗集中,我看到了诗人心灵纯真透亮的本色。这些充满了新奇、想象的诗篇,正是从一颗晶莹剔透的童心里自然而然地流淌出来的,纯净而发乎天籁。当然它们和小孩子写的童诗又有不同。这些诗看起来很天真,但又包含了睿智,有人生的阅历,又有人类高科技成果的渗透。

确实,这是一种人生现象。一个人在小的时候,他渴望成长,变得坚强、有力、充实、成熟。到了一定年龄,他又渴望回归,回到单纯快乐的童年。当然这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复归。

《天空》这部诗集确实很美妙,正所谓儿童诗里有大境界。打开诗集,童真童趣扑面而来,我被其中一首首新奇美妙的诗篇所吸引,被它们内在的美所感染。这是赵丽宏所创造的文本本身的魅力。如果具体一点说,在这部诗集里,有绮丽的想象,有丰富的联想,有生动的比喻,有澄明的境界,这一切让诗集充盈和荡漾着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比如《谁最大》这首诗:“我常常在想:/天上什么最大?//爸爸说:太阳最大。/我说太阳没有窗户大,/为什么一扇小窗,/就可以把太阳全装下?//妈妈说:月亮最大。/我说月亮没有池塘大,/为什么月亮落在池塘里,/还不如一个脸盆?//爸爸说:星星最大。/我说星星没有眼睛大,/为什么满天的星星,/都落在我眼睛里?//妈妈笑着凑近我,/我在她的眼睛里,/看见了我自己。/在妈妈的眼睛里,/我小得像一粒芝麻。”

读这首诗,我完全沉浸在作者创造的美好想象和美妙境界之中。作者构思新颖,设置了家庭式对话的温馨场景,有鲜活的语言,也有心理活动。这场景既是现实的、逼真的,同时也是浪漫的、超脱的。这种浪漫与现实的融合,既让人感觉到升华的奇妙,而又不觉得荒诞;既是仰望天空的身影,又是依托于大地的姿势,具有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

这部儿童诗集的出版,体现了赵丽宏作为一位文学大家在创作上的丰富性和多面性。有的作家单一写小说,有的只写诗歌,有的只写散文。而赵丽宏则是在几种文体方面都取得了突出成就的作家。他至今已出版80多部诗集、散文集和小说作品。如果追根溯源,赵丽宏是以诗歌登上文坛的。他最早出版的作品《珊瑚》就是一部诗集。后来他拓展自己的写作路径,倾注更多精力于散文写作,他的一篇篇美文走进了不同年级的语文课本,走进了无数读者的心里。以前,我们称赵丽宏是诗人、散文家,那么现在,根据赵丽宏近年来文学写作的新动向与新成就,我们可以赋予他一个新的头衔:儿童文学作家。

开阔、深厚、博大,以及不竭的创造力,是一个好作家的标志。为何赵丽宏对儿童文学领域倾注如此多的热情和精力?其实他心里一直有小读者存在。早年,赵丽宏曾与作家冰心有过一定交往,他的散文作品获得过首届冰心散文奖,因此我们可以认为赵丽宏为小朋友写作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冰心的影响。同时,赵丽宏在自己的诗文中也多次表达了对泰戈尔的倾慕,我们也完全看得出来泰戈尔作品对赵丽宏文学写作的影响。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作家自身的一颗童心。

(作者:杨志学,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责编:陈晶晶、陈康清)

贵州新闻推荐

移动端新媒体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