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战争故事讲给孩子听

——从儿童战争小说“浴火童心”系列说开去

2020年10月28日09:29  来源:光明日报
 

在中外文学史上,战争题材的小说占有重要的地位,对不同时期的世界文学产生过巨大的影响。中国的战争题材小说作品众多,不乏佳作,影响巨大,铸就了一个民族荡气回肠的英雄谱系。战争是一代又一代作家着力关注并倾力书写的主题,而从孩子的视角去描写战争、诠释战争,从某种程度上讲,不仅是艺术范畴的探究,也是作家的责任担当。

新蕾出版社新近出版的“浴火童心”丛书,是曾有情、张子影这对夫妻作家联袂创作的长篇系列儿童战争小说,分为曾有情创作的《乞丐英雄》《少爷从军》和张子影创作的《烽火狼娃》《我的兄弟我的马》。两位作家中一个曾为军人,一个仍为军人,长期从事战争历史的研究和军事文学的写作。出于职业的感悟和作家的敏锐,他们对战争有独到而深刻的理解,对以少年为书写对象的战争呈现,在残酷性与温和度的把握上拿捏准确,在史实性与文学性的结合上深入浅出,既适合儿童特点,又突出战争特性,可谓相得益彰、精彩纷呈。

在许多人的眼里,和平日久,战争已经远去,枪林弹雨中的冲杀与战火硝烟里的呐喊,不过是一段段消逝的往事,如黑白的底片,虽有显影,却在时间的尘封中慢慢褪色。作家的使命就是通过文字艺术地呈现远离我们的战争,让读者尤其是在成长中的青少年永远不要忘记那些铁血忠诚与无私奉献的英雄们,永远怀念那些为理想而奋斗、为信念而牺牲的先烈们。把少年儿童作为战争背景下的书写对象,帮助孩子们认知残酷的战争造就了无数的英雄,无数的英雄创造了今天的美好,构建孩子们坚定理想、不忘初心的精神坐标。

孩子与战争本身是一个残酷的命题,但儿童战争小说又必须直面和解读这个命题。除了给孩子们展示真实层面的战争状态之外,更重要的是艺术层面的思想功能。对一个民族来讲,战争的创伤已经愈合,但伤疤仍在。尽管肉体的疼痛已经消失,但要让孩子们去领悟那种来自心灵的疼痛,去感受那种战火虽已熄灭却热度依然强烈的灼烤,从而更加真切地认识到今天的和平多么来之不易。

爱好和平就不能忘记战争,热爱今天的幸福生活就不能忘记昨天的流血牺牲,这就是把战争故事讲给孩子听的价值所在,也是作家的使命所在。

回顾人类历史的发展,每当重大灾难发生之时,人们总在呼唤英雄逆流而上,盼望英雄挺身而出,救人于危难,救民于水火。英雄是什么?英雄是那些黑暗中引领我们走向光明的人,是在寒冷中给予我们温暖的人,是在绝望中给我们带来希望的人。英雄是民族的脊梁,是时代的中流砥柱。战争产生英雄,但英雄并不只是来自战场。中华民族历来英雄辈出,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在任何时期、任何地方都需要勇于牺牲、乐于奉献的英雄,都需要具有担当精神和使命意识的英雄。作家书写战争、给孩子们讲述战争,就是通过文学功能把他们带入昨天的战场,进行一次模拟的战火洗礼,进行一次顽强的童心淬火,但最终目的不仅仅是让他们了解战争的伤痛,也不仅仅是为了启迪未来的军事家,而是要从小在孩子的心里播种下崇尚英雄、敬仰英雄、争当英雄的精神种子,从小培养孩子们的英雄主义情怀。我们期待今天读过战争与英雄故事的孩子,明天会成为各行各业的英雄。

“浴火童心”系列长篇小说,以我党我军革命征程中战争历史为纵轴,每一部书选取一次重大的革命战争背景为横截面,以真正的“小”人物,书写烽火连天的大时代,塑造了几位典型的少年英雄在党的旗帜下、在革命队伍的熔炉里、在炮火的洗礼中浴火成长,逐步成为坚定的革命者和勇敢顽强的钢铁战士。在时逢建党百年的辉煌时刻,这套系列长篇小说的面世,更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作品饱含深情地传递给小读者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情怀,为追溯红色血脉、传承红色基因、筑牢红色根基倾情奉献了一份可贵的精神食粮。

曾有情、张子影两位作家在讲述故事和塑造人物方面功力深厚。儿童文学不能因为读者是儿童而降低文学性,削弱艺术含量。文学价值始终是文学作品的重要体现和作家的不懈追求。“浴火童心”系列小说,艺术水准相对整齐,叙事节奏明快,人物形象饱满,情节生动感人,故事引人入胜,更能激发小读者的阅读兴趣。

培根曾说过:“读史使人明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用小说还原历史,用文字找回记忆。把战争故事讲给孩子们听,不是刻意去揭历史血淋淋的疤痕,更不是在孩子的心里种下永远的仇恨,而是引领孩子们真正理解失去、感受残酷、懂得牺牲、珍惜现在、面向未来,给孩子们传递光明与美好,营造幸福与欢乐。

讲述昨天的浴火童心,是为了雕琢今天的童心晶莹。

(作者:徐贵祥,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协军事文学委员会主任)

(责编:陈晶晶、陈康清)

贵州新闻推荐

移动端新媒体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