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中国诗歌变迁,舒婷顾城等著名诗人从这里走出

青春诗会书写诗坛传奇

2020年09月24日11:20  来源:北京日报
 

近日,第37届青春诗会举办地揭晓,2021年夏季诗会将在山西沁源举行,这是30年后青春诗会再度在山西举办。青春诗会做为中国诗歌界影响力最大的诗歌品牌活动,将继续书写传奇。

入选 万里挑一觅新人

“从1980年首届开始,舒婷、吉狄马加、顾城、叶延滨、西川、于坚、杨克等数以百计的著名诗人均从青春诗会走出。”《诗刊》社主编李少君说,2018年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奖者也全部出自青春诗会。

青春诗会由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推出,今年的诗会将于10月在福建霞浦举行。15位参会诗人是从853份有效稿件中经三轮选举产生,他们中最大的出生于1981年,最小的出生于1994年。诗人王二冬是此次新入选诗人,“参加青春诗会是一个人诗歌生涯中值得骄傲的事,也是一个成熟的标志,是给30岁的自己最好的礼物。”

青春诗会每一届都遴选15位40岁以下的诗人,一位诗人只能参加一届,这个标准几十年从未改变。李少君说:“我们寻找的都是当下最有创造力、最有活力的年轻诗人。”诗人陈巨飞2018年参加青春诗会,他说:“中国至少有两千万人在写诗、写分行文字。如此庞大的基数,每届只有15人入选,难度可想而知。”

几十年走过,青春诗会见证了中国诗歌的变迁。“上世纪80年代更多以抒情诗为主,90年代叙事性增强,新世纪以来,出现了抒情、叙事、哲理融合的趋势。”李少君认为,古代诗歌之所以魅力永恒,是因为其中包含诗人的经验和哲理,而这恰恰是当代诗歌所缺乏的。

经历 互相鼓励感受温暖

回顾参与青春诗会的过往,诗人们感恩杂志社的陪伴,感恩曾经的难忘经历。

灯灯参加的是第28届青春诗会,那个时候她已经写了七八年诗歌。那一次,从早晨到黄昏,她和其他诗人在一条废弃的铁路上一路走过,碎石和枕木极度耗费脚力体力。沿途经历刮风、下雨、暴晒,几乎感受到一年四季的变化。灯灯在特别行程中悟出了很多东西,诗人们互相鼓励互相取暖,让灯灯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和温暖,她说,“多年后想到这一幕,依然让我感动。”

“我记忆中最清晰的是,青春诗会最后一晚,我们十几个人在落满月光的山路上漫步,有女同学唱起歌。歌声澄澈,月光如洗。”陈巨飞回忆说,参加青春诗会时,他遇到来自甘肃定西的诗人江一苇,他是一个乡镇医生,诗风粗粝、朴实,有北风吹击白杨树梢的质地。“也许是相同的乡村生活经历,我们一见如故。”后来他们又在各种诗会相遇,一直互相鼓励。

青春诗会实行导师制,对诗作的评点、指导、点拨,导师们同样难忘。李少君说,他参与青春诗会的那年,雷平阳的诗作《亲人》让他眼前一亮,他给予积极评价,雷平阳后来也果然成了著名诗人。

影响 参会诗人无人放弃

参加过青春诗会的诗人,没有听说谁会放弃,大家都说:“我们一直都在诗歌现场里。”

灯灯的父亲在她两岁时因意外离世,后来她从诗歌里寻找父亲,那个精神上的父亲一直陪伴着她的成长。青春诗会上,老师在夸赞她的同时,建议她多读经典,要更加细腻地观察、感受生活。从此以后,她的创作视野在不知不觉中变宽变广。

诗人冯娜的诗集《无数灯火选中的夜》刚刚获得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最高奖“骏马奖”,谈及青春诗会她特别动容。冯娜于2014年参加第29届青春诗会,正是从那一年开始,青春诗会开始给参会诗人每人出一本诗歌专集,它们记录着诗人与这本杂志水乳交融的“交往”,诗集中收入了冯娜所作的《寻鹤》,这首诗后来流传甚广。

陈巨飞说,当年青春诗会学员分组,组员之间不谈优点,以批评为主,我们也真正对对方的作品进行激烈的批评,这种批评对每个人的创作启发很大。(本报记者 路艳霞)

(责编:罗彬月、陈康清)

贵州新闻推荐

移动端新媒体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