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斌谈《三叉戟》“大背头”角色:我理解他,就像理解我自己一样

2020年06月08日14:06  来源: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陈颖

由吕铮同名小说改编,沈嵘、吕铮编剧,陈建斌、董勇、郝平等主演的精品公安剧《三叉戟》正在江苏卫视热播。

该剧凭借鲜明的人物特征以及抽丝剥茧的案件分析,在豆瓣开出了8.2的高分。而陈建斌饰演的“大背头”崔铁军,也备受关注。

日前,陈建斌接受媒体采访谈及戏里戏外和两个兄弟的相处时候,直言“默契”。

对于“大背头”戏中的难处他也感同身受:“我理解他,就像理解我自己一样”。

新作直面中年人的“危机”

《三叉戟》同样是独树一帜的,制片人马珂另辟蹊径,在看似平常的题材和叙事中带给观众新鲜感,原著作者吕铮更是公安出身,他们在塑造此类故事和影视表现形式上更有贴近于现实的契合度。

《三叉戟》聚焦即将退休的三个警察,他们既有对网络新媒体时代侦破手段的困惑和探索,也有彼此之间暗藏已久的矛盾冲突。

在“大背头”眼里:“他俩一个没头脑,一个不高兴”,在“大喷子”眼里:“他俩一个脾气大,一个主意多”,笑中上演“三个男人一台戏”。

与此同时,他们同样有职场的“中年危机”,崔铁军“保温杯泡枸杞”从事后勤工作,后又因为跟踪嫌疑人自己钱包被偷,被偷的物品尴尬地被同事送来,在年轻人中间有点没面子;

徐国柱因为执法没有开记录仪,被误会;潘江海更是希望“跳槽”补贴家用,女儿问他“为什么要当警察”,他开始审视自我。

在身体因素上,陈建斌在剧中更是感同身受:“我经常感觉到有些时候力不从心。就比如说我们这戏里有一个细节我印象特别深,林楠有一次去找我,我正在这个车底修车,我就从车底下探头出来起来,跟他去警保处,那个过程他就很费劲。

我以前觉得是非常简单的一个动作,但是现在我觉得还挺费劲的,我觉得都不是演的,这个可能就是角色和演员的某些有共同之处”。

“对我来说也面临着选择”

《三叉戟》中陈建斌饰演的崔铁军,他其实是探组的“脑力担当”,有缜密的分析能力和过硬的探案经验。

但是由于身体的原因,他也会遭遇跟丢嫌疑人、抓捕嫌疑人时候力不从心,但是依旧熬夜蹲守在一线,在遇到困难时挺身而出。

陈建斌说:“我觉得我很理解这个人物,就像理解我自己一样。他也面临着这个困境,人到了这个差不多50岁,你只能依靠一个惯性,可能就是退休、颐养天年。

可是他的内心跟我们大多数人一样,还是有不甘心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跟日益老化的身体形成差异。

人的生存时间是有限的,但是有很多东西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把它做到极致,所以像崔铁军、棍子,还有喷子,他们身上都是有这种东西的。

每个人都面临着这个困境,面临着这个选择,我觉得这是吸引我的,其实对我来说也是面临着选择。”

在剧中有一段剧情,“三叉戟”合力将汤阿祥抓捕归案,在聚会的时候,剧中响起了《少年壮志不言愁》十分点睛:“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

陈建斌同样在戏外被这种奋斗和挑战的精神鼓舞着:“当一代人面临着属于你们的时代要过去了的时候,不服从命运的安排,还想跟命运交手和抗争,我喜欢挑战命运,也是感同深受。

就像李宗盛的歌里唱的‘不自量力地还手,至死方休’。还像《老人与海》里的那个老人,他面对着命运的大海,他说,人可以被毁灭,但是不能被打败”。

笑言家庭戏份和本人不一样

除了在事业上的披荆斩棘,摸索探寻,戏内关于崔铁军和张华夫妻二人的相处模式也吸引了观众的注意。

张华退伍后成为街道办主任,她既要关心丈夫的身体,又要操心儿子的大事。剧中关于她作为“警嫂”的付出大多是侧面表现,也让观众感受到她承受的压力。

她知道丈夫为了老夏的案子奔波,她知道小林子上门拜访是请丈夫“出山”,虽然表面不赞同,但是却在丈夫遇到困难的时候,给他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鼓励他。

在戏外谈及夫妻相处的时候,陈建斌说:“我跟陶红老师的家庭戏份,跟我自己本人在家里不太一样,因为我不可能钻到蒋老师(蒋勤勤)怀里去让她安慰我。

但是像张华在那儿数落大背头那大段儿戏,因为剧本本身就给到了,陶红老师演的也特别好,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那么鲜活,那么真实,那么有代入感”。

(责编:罗彬月、陈康清)

贵州新闻推荐

移动端新媒体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