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笛20年:如果没有疫情,今年成都的五一必将属于摇滚

2020年05月06日10:34  来源: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徐语杨

如果不是因为疫情,2020年的五一假期将不仅是劳动人民、青年群体的节日,还是众多音乐爱好者的节日。20年前的4月30日,中国第一个原创音乐节“迷笛”在北京举行,从此以后,它被称为中国的“伍德斯托克”,成为中国摇滚乐的符号和名片。在各大音乐节如雨后春笋涌现的今天,每一个摇滚老炮的心里都只有一个迷笛。每年的五一,有音乐和啤酒才能称为夏天,这是来自摇滚人的一场大型狂欢。

2020年是迷笛音乐节成立20周年,据总导演单蔚此前透露,今年的音乐节举办地将在成都和深圳,演出阵容和具体的日期通常在3月公布。如今,迷笛音乐节20周年却不得不进入了不确定的无限期倒计时中。

迷笛20年,哪些乐队将会出现?

2000年4月30日至5月1日,在北京的一个偏僻的平房小院里,已经成立数年的北京迷笛音乐学校准备举办一场原创音乐节。24台音箱组成了巨大的音墙,33支摇滚乐队为时两天的演出把乐迷们的耳朵震碎。迷笛的在校师生和从迷笛学校走出来的年轻摇滚人们,伙同校外各路大仙儿“沆瀣一气”,制造了中国的第一个摇滚音乐节。

“痛仰”主唱高虎扎着头发声嘶力竭,那时他们还叫“痛苦的信仰”。经过去年《乐队的夏天》一役,“痛仰”已不再只是摇滚圈内的信仰。在过去20年的时光中,高虎、宋捷、张静、大伟四人一体,几乎出现在了每一届迷笛的舞台上。有人说,没有痛仰乐队的迷笛不完整。也有人嗤之以鼻,在“痛仰”转战摩登天空后,怒而说道,不痛不痒。尽管如此,根据单蔚所说,20周年不仅是一场庆典,也是对过去的致敬,在第一届迷笛音乐节上演出过的部分乐队都将受邀参加。“痛仰”极有可能出现在今年的压轴阵容名单之中。

无独有偶,当年的“舌头”乐队也是一鸣惊人。这支来自新疆的乐队多次受到崔健的高度赞扬,以朋克为基调带来有力的鞭笞。虽然有几年一度解散,在2013年重组回归之后,“舌头”愈发带来了更震撼的声音。

同样在20年前登台的还有“木马”乐队,尽管在2007年就宣布解散,但多年过去,他们仍然是摇滚人心中真正的王者。2004年,“木马”获得中国音乐风云榜最佳乐队,其后的2005年,获奖的是五月天。他们被评价为“中国最低调的摇滚乐队”。单蔚说,这些见证着历史的乐队都将尽力邀请回归迷笛舞台。或许,我们本该在今年的五一重新听到《yellow star》《果冻帝国》。

在迷笛音乐节举办前,“战斧”乐队已经在摇滚圈享有人气,一首《天葬》曾经震惊亚洲摇滚圈。20年前,不少人冲着“战斧”的名气前去。作为一支老牌重金属乐队,一出场迅速掀起了第一届迷笛音乐节的高潮。

“废墟”,如今已是摇滚圈无人不知的大神级组合,也曾出现在第一届迷笛现场。他们以迷幻摇滚的基调为主,“废墟”这个名字也有一种人文关怀和重建的欲望在里面。发歌少、风格梦幻……“废墟”不愧被称为国摇奇葩。

除了从首届一路走来的传奇乐队外,几乎所有人气乐队都曾登上过迷笛舞台。果味VC,第二届的迷笛音乐节就有他们,英式摇滚风格代表乐队。几度包揽国内重大音乐盛典年度最佳乐队,是圈内的老前辈。当年的《双重生命》如耀眼的流星划过中国摇滚的天空,将之称作为中国摇滚史上最伟大的专辑之一也无可厚非。每当果味VC出场,台下总有千千万万的女生为之疯狂尖叫。因此在去年的《乐队的夏天》中,果味VC成绩不佳,为之抱不平的声音此起彼伏。

反光镜,中国朋克乐队代表;二手玫瑰,一支融合东北二人转的“魔改”摇滚乐队;刺猬乐队,女鼓手石璐惊为天人;逃跑计划,一首《夜空中最亮的星》足以载入史册……音乐节还可能请到崔健、谢天笑、万晓利、朴树等超期合作的音乐人强势助阵。

当然,由于在成都举办,阿修罗、马赛克、声音玩具等四川本土乐队兴许也是迷笛20周年一大看点。

没有乐队,不足以谈夏天

如果没有疫情,你或许已经坐上拥挤的迷笛大巴,和邻座的哥们儿聊着准备在谁的现场pogo。又或许坐上了来蓉的火车,耳机里循环放着听不腻的歌。你应该已经坐在迷笛营搭好的帐篷里,拿出和朋友准备好的冰镇啤酒。

2000年五一,第一届迷笛音乐节在北京的迷笛学校大礼堂举办,33支乐队演出,每日观众近千人。2002年五一,第三届迷笛音乐节的阵容扩展到了50支乐队,每日观众达到4000人,被称为中国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露天摇滚音乐节。

2003年,“非典”影响了当年许多重要社会事件,第四届迷笛音乐节推迟到国庆举行,以义演的形式回馈社会。2006年五一,迷笛音乐节首次实现了多舞台的形式,参与人数到达6万人次。除了摇滚乐,也囊括了民谣、电子音乐、嘻哈等多种音乐形式的表演。

随着规模和影响逐渐增大,2007年五一,第八届迷笛音乐节光表演人数就扩展到了近800人,当时全国知名乐队和音乐人几乎都出现在了迷笛舞台上,“绿蝶”也正式成为迷笛音乐节永久logo。2009年五一,第十届迷笛音乐节从发源地北京首次移师镇江,从此,迷笛音乐节走出北京,开始在全国各地选址举行。

一直到今年,迷笛音乐节走过20年,从未停办。哪怕在03年“非典”之后,也在国庆为乐迷“补”回。那么今年,还能“补”回来么?目前连官方也尚未可知,只能将20周年倒计时无限期延长。

有乐迷回忆印象中最深的一次迷笛记忆,说起2002年的夏天,现场特别自由随性,观众和乐队一起坐在草地上喝酒聊天。一会儿坐你身边喝酒的人就蹦哒着上台表演去了。那年,崔健也穿个大背心站那和大家一起看演出。舞台很低,乐迷冲上去是常有的事,尽管工作人员也要拦,但人多了也管不过来。谢天笑在台上表演完,几十个观众冲上去为他庆祝,然后将他抬下了舞台。

2011年的迷笛音乐节在海边举行,当时适逢台风过境,所有演出都提前了。痛仰压轴出场,已是乌云密布,暴雨欲来。痛仰在唱《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一缕阳光突然穿过厚重的乌云洒下,主唱高虎坐在舞台上说,“你们看,太阳也出来了。”网友“杨不冷”回忆道:“所有人都回头看着阳光欢呼,眼泪唰地就掉下来了。”

20年过去,不少乐迷也从“一人”变成“两人”,甚至“三人”,一起回到熟悉的迷笛。不过在大多数人的首要记忆里的是,20年前的迷笛真好,不要门票,酒水免费。

(责编:罗彬月、陈康清)

贵州新闻推荐

移动端新媒体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