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聊《红楼梦》,造成贾府衰落的这口“锅”,贾宝玉不背

2020年04月08日10:02  来源:上观新闻
 

  摘要:来听听王蒙眼中“有趣”的红楼梦故事吧。

  在中国古典文学的海洋中,《红楼梦》是璀璨的一颗珍珠。它被许多人列为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首,也被称为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从它问世以来,无数的文人热衷于品读它、分析它,由此产生了专门研究《红楼梦》的“红学”。

  此前不久,中国国家博物馆“国博好课”邀请到著名作家、红学家王蒙讲述《对红楼梦的不断发现》。王蒙说:“你找不着这么一本书,能够像《红楼梦》这样让你永远读不完,永远分析不完,永远发现不完。随时有各种有趣的、深刻的话题,隐藏在《红楼梦》里面。”

  那么,来听听他眼中“有趣”的红楼梦话题吧。

  《大观园图》(局部)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贾母为什么不喝“六安茶

  王蒙选了《红楼梦》里“最小的事情”说起。“《红楼梦》里,贾母带着宝玉、黛玉、宝钗几个人到妙玉所在的栊翠庵喝茶。因为妙玉特别讲究喝茶。她一看老太太来了,赶紧去准备好茶。贾母就说:‘不喝六安茶’。妙玉回:‘知道,我给您预备的是老君梅。’这句话看上去,前言不搭后语。读者闹不清为什么会出来这么一句。所以对这个的解释就非常多。”

  王蒙先是引用了学者刘心武的说法。“刘心武先生根据这个细节猜测,认为妙玉不是一个一般的尼姑,而是原来朝廷的一个政要家里的女孩,在朝廷的斗争中,她的家族属于失败的一方,妙玉只有选择出家当尼姑自保。而事实上,她家和贾家早就有各种来往,所以贾母不喝六安茶是妙玉早就知道的。他以此情节来证明妙玉身份不一般,和贾母其实‘平起平坐’的。”

  王蒙觉得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细节。“我后来看到一些文章讲到,清朝时,六安是贡茶,是朝廷上常用的一种茶。就拿咱们现在来说,你要是上中南海、人民大会堂、全国政协礼堂开会,包括两会在内。这种正式场合只有一种茶,是毛主席当年定的,就是西湖龙井。为什么呢?是因为要保持一定的严肃性。你一喝龙井,就知道这是非常严肃的会议。这种级别的会议上,不可能又上西湖龙井又上茉莉花茶或者普洱、菊花茶、甚至英国红茶。”王蒙猜想,清朝朝廷用“六安”,可以说明贾母年轻时也常常参加政治性的社交活动,“她喝六安喝伤了,所以后面‘不喝六安’了。这是一个角度,没有根据。《红楼梦》,人人都在那儿研究,人人都在那儿猜测和想象,但谁也拿不出百分之百的根据来。”

  他最近又请教了一个茶学专家、作家王旭烽。“她的小说《南方有嘉木》得过茅盾文学奖。南方之嘉木,出自陆羽的《茶经》,意思是茶树、好树、尊贵的好树。王旭烽现在在浙江大学教茶学,她说贾母这里说的‘六安茶’,现在叫‘六安瓜片’。六安瓜片是绿茶,是比较保持鲜的茶。六安茶比别的茶不一样在什么地方?她举一个例子:‘你泡一碗六安茶放在这儿,然后放进去一块红烧肉,第二天可能肉就没了。”王蒙笑言:“当然,这得看那块肉有多大。但这话的意思是,这种茶的后劲非常大。贾母不喝六安茶,不是在朝廷活动中喝腻了,而是说明贾母老了,尤其在她身处的年代,她的年龄已经相当大了。年轻时,你敢喝劲大的酒、劲大的茶或药,老了就不能任意妄为了。我觉得很好玩,喝茶的一句话细节也有这么多学问。”

  《大观园图》横披,清,佚名绘 纵137厘米,横362厘米,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红楼梦》为什么叫《石头记》

  聊完了贾母喝的茶,王蒙又聊起了贾宝玉的石头。

  “《红楼梦》最早叫《石头记》,石头在这部书中特别重要。那这个石头是什么呢?《红楼梦》一上来就说女娲补天的时候,找了36501块石头。补天的时候,其它都放到天上去了,还剩一块石头被忽略了。曹雪芹没说这块石头为何被剩下的原因。但补天的那些石头美丽、张扬又光荣,它们反射着日月之光、群星之光。可是这块石头呢,没有向隅而泣,就是午夜啼哭,它的内心一定非常痛苦。一僧一道看到这个石头,商议了一个办法,让这个石头下凡到人间,就是衔玉而生的贾宝玉。”

  因为衔玉而生这个细节,胡适认为“曹雪芹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因为对自然主义者而言,口中含玉出生是讲不通的。王蒙一直不认同胡适的这个说法。“我有一次在香港跟金庸先生一块聊。金庸说,除非是一生下来就有结石,而且结石也没听说是长在口腔里的。所以,这块玉在《红楼梦》里后来就变成‘弄假成真’了。”怎么弄假成真呢?王蒙表示,至少有两个事件促成。“一件是赵姨娘和马道婆合谋,把贾宝玉和王熙凤的生辰八字做在小木头人身上,然后每天拿针往这小木头人脑袋上扎。这一扎,贾宝玉脑袋疼,王熙凤也脑袋疼,而且扎得两个人快死了。最后一僧一道说,你们有现成的宝贝,不会拿来治病吗?然后拿玉过来,在贾宝玉脑门上这么一蹭,在王熙凤脸上一摸,头就不疼了,病也就好了,这玉就变成真的了,成了救命的东西。还有一件事,在后四十回,说这个玉忽然丢了。丢了以后,贾家悬赏,用现在的话来说,悬赏500万块钱,谁给找着玉,就给谁。于是各种假冒伪劣的玉也就此出来了。这是石头和玉的世俗化、市场化、犯罪化、欺骗化,被女娲丢在一边的一块石头,这样弄得丑态百出。最后,这块石头又回到了有仙气的名山里头。《红楼梦》的故事就写在这块石头上的,它成为载体,所以叫《石头记》。”

  在王蒙看来,《红楼梦》里头对石头的描写是最重要的。“贾宝玉不爱做官的表现比较歇斯底里。尤其是表现为当史湘云劝他读点正经书时,贾宝玉立刻就跟史湘云翻脸。他说:你少跟我来这套,你也要进入这个行列吗?并认为,林妹妹从来不会说这些混账话。为什么表现得这么极端,因为贾宝玉的前身是那块女娲补天时被忽略、被遗弃或者说被淘汰、被伤害的石头。十万年前跟着女娲时的‘被淘汰者’,在面对出将入相、光宗耀祖这种封建成功标准时表现的是这么一种心情。虽然,我们都没人信这个了,可是曹雪芹信这个,贾宝玉拒绝这个所以并不为奇,而如此激动的表现,也展现了他宿命的悲哀、宿命的矛盾和宿命的失落。”

  “玉”决定了宝玉对功名的恐惧,对功名的反感,“玉”又成为了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的一个差距,成为了他们不幸的一个征兆。“这也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林黛玉第一次来到了荣国府,贾宝玉说这个妹妹我见过,然后又问妹妹可有玉吗?一听林黛玉说没有,贾宝玉又发作得歇斯底里。所以这个石头,这个玉,就是宝黛没有那个缘,没有那个机遇,他们的情感得不到成功的一个标志。”

  《怡红夜宴图》,清 纵87厘米,横233.5厘米,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贾家败落为什么不该是贾宝玉背“锅”

  那么,贾府衰落和贾宝玉有关系吗?王蒙直言:“那么多红学家对它研究的也少。就是《红楼梦》里面强调,尤其是在讲到秦可卿时,就说贾家的败落首先是从宁国府贾敬那儿开始的。他有一段判词,说是‘漫言不肖皆荣出’,不孝说的是贾宝玉,因为前面说他是一个不孝之子。不孝,简单地说,就是不成样子,没有了规范,正经事他一件没干成。但‘造衅开端实在宁’,也就是说,真正闹事、闹麻烦、造成败落的,宁国府应该负责任。”

  歌里面还唱到“箕裘颓堕皆从敬”。“贾敬干了什么坏事呢?他学道,天天在那儿炼丹、吃丹,然后想飞升。因为天天跟着一帮道士,什么都不管,家里乱成一团,臭成一团,腐烂成一团。从官衔上来说,贾敬世袭了最高的官位,但他要飞升,所以不管那家的事。贾母由于手腕高,学问也大,人际关系也处理得好,所以贾母仍然能处于金字塔顶尖地位。可是宁国府这边带来的恶劣影响太大了,作者都忍不住一再提醒大家,最坏的就是贾敬。为什么贾敬这么坏?当然贾敬很可怜,他是吃多了丹,得了结石。”

  对于“箕裘颓堕”的形容,王蒙觉得非常深刻。“这个成语太好玩了。本来善于打铁冶炼的人,他的子女也会补皮子。因为冶炼经常要补金属,跟补皮子一样。古人说的是箕是簸箕,做拉弓射箭的弓人的孩子至少会做簸箕。意思是你的第二代、第三代不如你,但可以沾染祖上的光。可是到了贾珍这儿就坏了。明朝有皇帝就是这种人,整天想着长生不老和飞升,停止早朝,正事一概不管,把国家完全弄乱。这个文化危机,在《红楼梦》里表现也非常深刻。”(李君娜)

(责编:罗彬月、陈康清)

贵州新闻推荐

移动端新媒体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贵州频道头条号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