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川自治县打通“最后一公里” 踏上致富快车道

2019年12月09日09:24  
 

图片由务川政协摄影组提供

多少次梦里寻她,多少回雾里看花。

她是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里的一个古老的土家族村子,百分之八十以上人口的姓氏是田姓,同祖同宗,有谱为证,还有一棵祖上遗留下来古树。

这里的田氏香龛“祖德流芳”上的阙上就是紫荆,紫荆长在路边的田坎上,路的另一边是一栋古老木房——田应模老人的房子。田应模今年满90岁,仍然口齿清楚,能够回想起自家的历史。这房子是他祖上留下的五柱木瓦房,就在紫荆树旁边,原先是长五间、石院坝,那时在寨子里算好的房子,他祖辈五兄弟每人一间,至于房子的历史到底有几百年,他也只是听他祖上说,老房子和紫荆树同在。老人介绍,他祖上从陕西到山西再到江西,然后到石马泉口,分枝到务川的丰乐河,再分枝到庙坝、田村,他的祖上就到了田村,当时又叫田村坝。年轻时的田应模下江口挑盐巴,就从这棵紫荆树旁出发。旁边是他的侄子修的砖混结构小别墅,与老屋形成了鲜明对比。他再三要求,石院坝的石头和紫荆永远不能动,因为那是祖宗留下来的。

田村不仅保留着悠久的家族文化、民俗文化,传承着优良家风,还保留着完好的古建筑、古水井、田氏门坊和一些文化遗址,村内小溪清澈,泉水叮咚。

有一座山叫牛心山,山脚有一条两三尺宽的古驿道,古驿道旁有一座建于清中后期、距今两百多年的风雨桥,木瓦结构,精致古朴,供过往行人避雨脚歇。不要看它小,在当时是了不起的工程,是凤冈到务川、思南到正安必经的古道,名为“接龙桥”。桥边古柏参天,桥的背面是古寨的老屋,屋顶炊烟缭绕,形成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美景。

接龙桥紧挨着“节用爱人”碑,是一块石刻阴文碑,建于中华民国4年,正中间用楷体书写“节用爱人”四个大字,指节约用度、爱护百姓。还写有“邑贤侯杨公德滋号懋生先生德政”,据《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志》记载,杨德滋是贵州镇远人,民国一年七月任务川知县,次年改称知事,民国四年重任知事,称“杨公德滋”。杨懋生曾两次来务川做知事,清政廉洁,为民办实事,得到老百姓的好评,故立此碑。

田村有上千年的金丝楠木、枫香树、银杏树和古柏等,与古老的院墙相互依偎,纯朴的民风民俗,传统的农耕生活,让人思绪万千,浮想联翩,是遵义市文联倾情打造的“蝴蝶计划”示范点。

半山腰还有一处古庙遗址,传说古庙曾经晨钟暮鼓、香火旺盛,但敲钟击鼓时,皇帝娘娘的胸部便痛,皇帝请观音观花,说是牛心山古庙作怪,于是下令把古庙拆了。

牛心山古营盘始建于清同治年间,因当时朝廷腐败无能,导致匪患连连、民不聊生,田氏家族为保护族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修建了牛心山营盘,安排专人站岗放哨,凡是土匪侵扰,就敲锣打鼓放信,村民收拾粮食赶着牛羊到营盘躲避,附近营盘听到锣鼓声也会增缓解围。

如今的田村,不仅家家户户住别墅,还结合文化资源将11栋木房打造成用于避暑的民宿。在民宿旁边,有一双特地打造的、形似大脚的农田景观,有人说是赤脚大仙下凡踩的脚印,也有人说是脚踏实地的脚印,寓示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未来。

梦里依稀,田村的故事仍然待续。(申国华)

来源:遵义日报

(责编:郜林筱、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