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贵州交通科技英才”、贵州路桥集团副总工程师刘小飞——

匠心筑造黔山通途

2019年12月03日14:25  来源:人民网-贵州频道
 

人民网石阡12月3日电 层峦叠嶂间,零星的小雨正在退去,在贵州省湄潭到石阡高速第四合同段项目经理部,工地的越野汽车发动声已经响起。趁着雨势渐小,标段总工程师刘小飞正去河闪渡乌江特大桥工地现场查看项目进度。

单跨680米、主塔高153米的河闪渡乌江特大桥,是湄潭至石阡高速的关键控制性工程,“目前进度接近一半,等到完工,山区群众又多一大通途。”刘小飞略显自豪。

工作中的刘小飞。龙章榆 摄

刘小飞是贵州路桥集团副总工程师、集团第五公分司总工程师。2004年,他扎根贵州,进入交通建设行业。15年来,他追求匠心,做追求极致的“追梦人”;坚持初心,做甘于奉献的“筑梦者”,先后参与贵州多项重大公路桥梁建设,为山地贵州修筑快速通道、为路桥建设行业贡献“贵州方案”贡献力量。2018年他获得贵州省土木建筑工程学会工程管理分会“年度人物奖”,2019年被授予贵州省交通厅“贵州交通科技英才”。

追求极致:“认准了就一定要把它干好”

做事执着、严谨细致,在同事口中,他是追求极致的理工男。

刘小飞老家在重庆市忠县。1998年,家门口修建的长江大桥,联通两岸群众让他深受触动。与此同时,“超过500米的跨度,怎么架起来的?”的疑问让作为还高中学生的他思考良久。

为了找出答案,高考那年,他做下决定,将9个高考志愿全部填成了桥梁工程专业。

2004年从重庆交通学院毕业,专业成绩不错可有选择的他再次做下决定:不选择在留在家乡、不选择相对安稳的设计工作,从渝入黔,到贵州路桥集团做一线施工技术员。“贵州山地多,修桥的机会多,我就是要干这个事!”他说。

刚参加工作那年,在重遵高速公路项目上,刘小飞被安排参与一座桥梁建设,主要负责一个桥体的整体施工。刘小飞说,桥体虽然仅是一个3跨40米预应力混凝土T梁小桥,但第一次从理论到从实际操作,“一面是特别兴奋,一面是忐忑。”

工作中的刘小飞。龙章榆 摄

不过,凭着不服输的精气神,他一边请教前辈,一段查找资料,将任务接了下来。那段时间,他每天规定晚上单独给自己加班两个小时,买来笔记本,把当天的工作做全面总结:

“今天有哪些问题?”

“怎么做得更好?”

“要用多少人?”

……

甚至每一根钢筋、每一根管道都要量清楚,记下来。“当初是认准了,就一定要把它干好。”他说。

不到半年,他的第一个作品如期完工,工地同事和领导对他刮目相看。2004年来,凭借这股执着、专注,追求极致的精神,他先后参与崇遵高速、镇胜高速、水盘高速、独平高速、笋溪河特大桥等项目的施工和管理,项目得到各方认可。

敢于创新:“‘贵州方案’让世界侧目”

2009年,水盘高速公路北盘江特大桥进场建设,桥梁结构形式为以前从未使用过的“空腹氏”连续钢构。

机遇与挑战并存,作为独特的空腹式结构形式,大桥的建设根本没有经验借鉴。而其中,空腹区如何施工?是摆在面前的最主要问题。

刘小飞和同事又一头扎进资料堆里,研究相关文献、实地测量计算,随着工期进度,研发设计出了一种具有国家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的新型挂篮,并采用多项创造性的施工技术、施工工艺,解决了北盘江特大桥空腹式连续刚构的施工难题。

2013年,全长1261m,主跨290m的大桥通车,作为完全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大桥,该桥填补跨径在当前行业200—400m之间缺乏经济适用桥型的技术空白,并刷新了多项世界记录,更刷新了外界对贵州甚至中国修路造桥水平的认识。

2017年,该特大桥获得我国建设工程质量领域的最高奖——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国家优质工程)、第十四届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奖”等荣誉,成为“世界桥梁博物馆”的又一经典。

“新型挂篮”、“自动旋转式运梁平车”……从业以来,结合贵州独特山地地形,刘小飞参与多次创新研究,解决了多项施工难题,为交通建设行业行业贡献了不少“贵州方案”。

刘小飞在河闪渡乌江特大桥现场。龙章榆 摄

坚定初心:“我是‘追梦者’也是‘筑梦者’”

十多年常年跟着山里的项目漂泊打转,刘小飞也曾动摇,也曾迟疑。

2008年底,水盘高速北盘江特大桥项目最前期进场勘探,几个兄弟早上进场,直到晚上才走出来。茫茫的大山里找不到人家,一天里大伙找到几个野芭蕉充饥,那时他有疑惑:“工地上真的这么苦吗?”

2011年,北盘江特大桥项目建设如火如荼,正在进行标准化创建,母亲生病住院,生病垂危,他来不及回去照料。那些晚上,他想到家里总睡不着觉,“当初是不是不该离家太远?”

2014年,笋溪河特大桥项目准备动工,作为总工程师的他,在结婚当天早上还在工地。2017年9月27日,大桥开始吊装,作为项目负责人,他前夜紧张整夜睡不着觉,起床把所有公式重新计算演练确保万无一失。

当天下午,大桥顺利吊装,可想到原本答应妻子出国旅游的承诺无法兑现,所有的压力、愧疚涌上心头,他忍不住从庆功宴上跑到办公室将自己反锁起来给妻子打去电话嚎啕大哭,那时的他一句话说不出口,他问自己:“还要不要坚持下去?”

贵州是全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交通闭塞长期制约发展。近年来,贵州交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2015年贵州在西部地区第一个实现县县通高速公路。2018年底,贵州全省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达6453公里,出省通道达到18个,通车里程位居全国第7位,高速公路综合密度上升至全国第1位。“山区还需要更多的大桥、更密的路网。”刘小飞说,每当看到自己建设的大道上车水马龙时,曾经无数次的疑问、彷徨都变成了涌上心头的自豪。

已到小雪时节,大山里的气温已到10度以下。从车里走出,刘小飞下意识捂了捂衣服拉链。一件工装,一件底衫,最近工地事多时间紧,上次回家已是20多天前,“天冷得太快,还没来得及拿厚衣服。”他呵呵一笑。

山顶的风呼呼的吹,他两眼紧紧盯着正在施工的河闪渡乌江大桥,“这里给我提供了成才锻炼的舞台,也给我提供了助力贵州山区群众实现‘天堑变通途’梦想的平台。”他说。(龙章榆 曹妍莹)  

(责编:陈晶晶、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