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安新区:让文物“活”起来 让历史“动”起来

2019年08月28日13:00  
 
考古专家正在筛选泥土里的古物
考古专家正在筛选泥土里的古物

地处黔中腹地的贵安新区,从史前文明——秦汉时期——魏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这块神奇的土地造就了不同于贵州其它地区的独特的文化面貌,成为贵州文化发展脉络唯一连续的地区,数万年来从未断绝,昭示着贵安新区是贵州本土文化连续发展的一个完整的序列、实证和标本。

目前,在贵安新区考古工作者一共发现和核查各类文化遗产200余处,大致可分为地下文物和地面文物两类,地下文物包括史前至商周时期的洞穴遗址、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墓葬和遗址、唐宋至明清时期的遗址和墓葬。地面文物包括洞屯及营盘遗址、寺庙、村落文化景观、古井古桥古塔及碑刻等。

前不久,贵安新区党工委书记朱桂云在调研新区历史文物遗址发掘和保护工作时指出,牛坡洞、招果洞等文物遗址是新区历史文化的“精神富矿”,是祖先流传下来的宝贵文化遗产,保护好、发掘好、研究好、宣传好历史文化遗产,对展示贵安历史、讲述贵安文明故事、树立贵安文化自信、打造全新贵安名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招果洞,古老的狩猎人在风雪中坚守,留下的“极端天气生存指南”令人畅想;牛坡洞,古人类打制的石器撩开了史前贵州的神秘面纱,将为华南地区史前人类行为模式、人类体质、古代环境及其变迁等未解之谜提供科学的钥匙;杨家桥,魏晋南北朝的风物展示着数千年中华文化的多元传承,这也是贵州唯一能够确认的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遗存;还有马场中湾洞遗址、门岩洞遗址……

经考古专家长期对贵安新区的了解发现,贵安新区是贵州文化发展脉络唯一连续的地区,数万年来从未断绝,贵安新区也为贵州本土文化初步构建了一个较为完整的历史文化发展框架,对建立贵州史前考古学文化序列,将起到重大推动作用。

三次重大发掘  释读黔中人类活动密码

近日,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和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再次启动了对贵安新区招果洞遗址的发掘工作。8月22日,针对牛坡洞遗址进行的深度考古发掘也再次开启。

据考古现场负责人、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张兴龙介绍,招果洞遗址是黔中地区人类活动的最早证据,本次考古发掘,如有新发现,将有望再次刷新黔中地区人类活动历史。

贵安新区考古工作,经历了三次重大发掘,走过了60余年的历程,释读着黔中人类活动密码。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为了农业水利灌溉的需要,羊昌河灌溉工程应运而生。工程队正在紧张施工,突然一坑文物暴露在大家面前。随即,当时的贵州省博物馆筹备组开始了清理发掘工作,于是贵安新区的考古工作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

此后,考古专家们又对这一区域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考古调查,发现大量的古代墓葬,紧接着金家大坪、老鸡场、尹关、夏云、天龙、新新桥、琊珑坝、余家桥、放牛坡、花园等墓地相继被发现,一层层拨开了贵安新区汉代文化的面纱,为我们呈现当时的社会生产生活状况。

1956年至1959年,贵州省博物馆考古组对原清镇、平坝交界处的汉墓群进行了4次较大规模清理,共发掘160多座墓葬,年代自汉代至宋代,出土大量的陶、瓷、漆、铜、金、银器、织物等丰富的遗物。

1965年至1966年,考古人员在今贵安新区马场镇附近的万人坟、熊家坡、大松山等地,清理34座年代从汉到明代的古墓葬,出土丰富的陶、瓷、漆、铜、金、银器等珍贵文物。

1981年,贵州省博物馆对原平坝县白云镇的飞虎山遗址进行了发掘,第一次在今贵安新区境内发现了史前洞穴遗址。据炭十四测定的最老年代为距今约1.3万年。此次考古发掘,发现了大量石器、骨角器、陶片等,打制石制品532件、磨制石器21件、骨角器79件、陶片2000余片。

2012年以来,贵州省对贵安新区的田野考古工作再次启动。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国内多家考古专业机构开始持续关注贵安新区考古工作。

一方面是“贵州中西部洞穴遗址”在国家文物局立项,为解决史前时期相关学术问题的考古工作启动;另一方面是为配合新区项目建设的文物资源普查及发掘,仅在以马场、高峰、湖潮、党武四个乡镇为核心的区域就新发现洞穴遗址百余处、汉晋宋明时期墓葬数百座,对牛坡洞、招果洞等洞穴遗址的发掘取得重要收获。

在牛坡洞遗址发掘取得重大收获后,2016年4月,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又联合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和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招果洞遗址进行了试掘。

“贵州属于喀斯特地貌区,不同时期的洞穴发育良多,为史前人类提供了天然的庇护所。他们在其中生息繁衍,留下了大量的生产生活遗迹、遗物,为我们认识古人的生产生活提供了重要资料。”张兴龙介绍,在招果洞遗址,考古专家获得一个文化层剖面,剖面深度达6米,对地层进行了年代测定,下层年代距今约3.8万年,中部层位距今约1.7万年,上部层位距今约4000年至5000年。这是黔中地区人类活动的最早证据。后续发掘,还有可能将这一时间点继续“提前”。

承古烁今  黔中文脉传承的见证者

“贵安考古具有独特性、唯一性、代表性和典型性特征,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2016年,在“文脉所系·人文贵安”考古论坛上,来自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考古学学会、贵州省文化厅、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香港中文大学、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等国内、国际知名专家、学者一致发出这样的声音。

在张兴龙看来,位于黔中腹地的贵安新区,近年来的考古成果收获满满。

“贵安新区是贵州文化发展脉络唯一连续的地区,数万年来从未断绝,其中历史悠久的洞穴遗址群和璀璨多彩的魏晋南北朝墓葬群,是贵安新区完整的文化序列最具特色的两个时段。一个昭示文明的起源,一个反映文化的多元,是贵安新区文化连续发展的实证,也是贵安新区宝贵的文化资源。”张兴龙说。

秦汉以前,以中原地区为中心的农耕文明集权国家建立以后,对西南地区的大规模开发逐步展开。贵州位于西南腹地,自古即为交通要津。汉武帝遂向贵州地区的夜郎、且兰等开拓道路,设置郡县,牂牁郡应运而生。因贵安新区分布的大量汉代墓葬,学术界有人提出了牂牁郡郡治可能位于今安顺市的宁谷或今贵安新区马场一带的观点,而且也可能为汉王朝自峡江地区南下两广,通往东南亚的一条通道,是连接海上丝绸之路的陆路节点。

魏晋南北朝时期,朝代更迭频繁,社会极不稳定,被历史学家们称为中国历史上的“丛林地带”。而黔中地区的人们,似乎偏安一隅,悠然自得。一方面远徙而来的汉文化顺势发展,出土的酒具、茶具和文房用品,均显示出那个时代崇文尚玄、狂放不羁的时代风格;而大量珠宝和金银饰品等,少见于同时期汉墓,又表现出浓郁的地方特征,呈现出文化的多元和丰富性,显现出文化的多彩格局,为研究多元一体中华民族文化的形成以及贵州多元族群文化的发展,提供了生动素材。

唐代遗存,在西南地区发现较少,在贵州更是绝无仅有,恰恰在马场熊家坡发现了唐墓的线索。可以这样说,贵安新区考古发现,是目前贵州建立起从旧石器时代至明清时期考古文化序列的唯一区域,是考古“贵州故事”的完整版。

“贵安新区所处的黔中地区,河网密布,喀斯特洞穴发育,生态环境极佳,进入晚更新世以后,黔中地区人类活动逐渐频繁,从高峰镇招果洞遗址的测年数据来看,距今2万至3万年左右,这一区域已经有古人类活动,择洞而居,琢石为器,磨骨成锥,刮皮结衣,祖先们围坐在一堆堆篝火旁,伴随着一次次浑厚的敲击,在黎明前的子夜,叩开了人类文明之门。”张兴龙说。

贵安新区分布密集、数量众多、门类齐全、内涵丰富、保存完好的考古遗存,是夜郎文化的有力支撑,也为贵安新区的文脉与传承添写了灵秀的注脚,让建设文化新区有了重要依托。

昔日贵安  当今贵州生态文明的雏形

现代人是从哪里来的?

一种观点认为,现代人起源于非洲,之后向其他地区扩散,完全替代了此前的古老型人种。

另外一种观点认为,各地的现代人主要是从当地的古老型人种进化来的,之间产生过基因交流,使人类维系基因,未产生生殖隔离。还有些学者认为历史上,这两种模式在不同地区都曾发生过。

贵安新区的洞穴年代最早接近距今4万年,这是现代人起源最关键的时期。

纵观近些年的研究成果,在贵州周边的广西崇左智人洞、湖南道县福岩洞都有确定的现代人牙齿和骨骼化石发现,年代距今可超过10万年。

而在贵州西部毗邻的云南省马鹿洞遗址则出土了原始体质特征明显的古老人种化石,年代距今只有1万多年,因此,正好位于几省中间位置的贵州境内发现的古人类体质特征情况显得尤为重要,贵安新区洞穴遗址保存好、堆积厚、时代跨度大,具备极大的历史考证潜力。

从贵安新区到贵州各地的考古发现,串联起人类起源、发展、变化的全部足迹。

“旧石器过渡阶段,大河平原地区相继进入农业社会,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以贵安新区为代表的洞穴居民。”张兴龙介绍,相关发现证明,为适应贵州高原独特的气候和地理环境,贵州的先民创造了一套独特的适应策略,宏观上表现为穴居和打制石器的使用时间延续到很晚的时段,考古学家张森水称之为“类旧石器文化”。这些独特的文化特征在一些洞穴遗址中有很好的表现,对这些遗址进行科学发掘,对于全面了解低纬高原喀斯特山区的人类特定适应性生存策略,具有突破性的作用。

贵州是中国古人类发祥地之一。早在20多万年前就有人类活动的足迹,黔西观音洞、威宁草海遗址、桐梓人、盘县大洞、兴义人、穿洞人,无不向世界述说着在那个时代所发生的一切。

贵州是中国旧石器时代遗址最多的省区之一。

1981年普定穿洞出土骨角器千余件,引起国内外震惊,被中科院专家们誉为“亚洲文明之灯”。

目前,贵州境内发现史前洞穴遗址300余处,数量居全国前列。

“长期以来,贵州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址,尤其是洞穴遗址的考古发现和研究相对薄弱。牛坡洞遗址的发掘与研究,对于我们认识贵州地区史前文化特征和内涵,构建该地区史前文化,特别是洞穴遗址考古学文化的基本框架和序列,确立贵州在中国史前文化中的地位,探讨整个黔中地区的洞穴遗址、贵州史前史、云贵高原地区的旧新石器时代过渡、史前人类行为模式、人类体质、古代环境及其变迁和人与环境间的互动关系,都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张兴龙说。

著名历史学家范同寿这样描述史前贵州:“当世界许多地方还是一片荒芜,渺无人迹的时候,坐落在云贵高原东半块的贵州地区,早已是一派生机。”

下一步,贵安新区要全面贯彻“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工作方针,统筹处理好文物保护与新区开发建设的辩证关系,高起点、高标准、高效率做好文物科学发掘、保护利用、推广传承各项工作,让文物“活”起来,让历史“动”起来,让文物成为“贵安故事”的“讲解员”、成为“贵州历史”的新名片。

来源:贵安新区报

(责编:郜林筱、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