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害未成年人从业受限”建构风险防范防护网

2019年08月26日08:45  来源:贵州日报
 

“侵害未成年人从业受限”并不是一种歧视和社会排斥,而是一种风险防范,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未成年人,不得不对侵害未成年人的人员进行一定的约束与束缚。“侵害未成年人从业受限”不仅提升了失范行为的成本,也为未成年人建构了一道防护网。

近日,省检察院、省法院、省教育厅、省公安厅等12家单位联合出台了《关于在密切接触未成年人行业建立违法犯罪人员从业限制制度的意见》,对侵害未成年人的人员限制从事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工作。

在人的不确定因素不断增加的风险社会,侵害未成年人的失范行为层出不穷。“侵害未成年人从业受限”并不是一种歧视和社会排斥,而是一种风险防范,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未成年人,不得不对侵害未成年人的人员进行一定的约束与束缚。“侵害未成年人从业受限”不仅提升了失范行为的成本,也为未成年人建构了一道防护网。

遭遇非法侵害的未成年人,不仅承受着身体上的伤害,还承受着精神上的痛苦,甚至会留下难以修复的心理裂痕。一项调查显示,12岁至14岁女童成为易受害群体,性侵儿童案例中超过七成都是熟人作案。那些从事密切接触未成年人工作的人员,很容易成为未成年人熟人社会网络中的一员,他们更容易接近受害者并取得受害者的信任,再加上自己的权力地位和身份优势,使得性侵案件更容易发生。

避免未成年人被侵害,既需要提升孩子们风险防范的意识和能力,也需要从源头上减少孩子们和“危险的人”接触的机会。那些有侵害未成年人“前科”的人员固然有人会浪子回头,也会有人继续剑走偏锋。“侵害未成年人从业受限”说到底就是用最大的善意和最严苛的手段,来避免未成年人受到侵害。

有侵害未成年人“前科”的人,也需要重新融入社会。“侵害未成年人从业受限”并不是堵住了他们所有的出路,而是在他们和未成年人之间建立了一道隔离网,建构了清晰的界限。只要真正洗心革面,他们一样可以重新找到“人生出彩”的道路。在那些不能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工作里,他们一样可以用自己的实际行动重新赢得他人的尊重和社会认同。

在风险社会,任何人为可控的风险因子,都是我们努力消减的对象。作为一种制度护佑和人文关怀的手段,“侵害未成年人从业受限”既是对“前科”人员的约束,也是对那些能够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工作人员的震慑。更进一步说,让未成年人健康成长,为他们提供安全、周密的防护网,是一个成熟社会应有的姿态。(杨朝清)

(责编:罗彬月(实习)、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