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之上“月亮”盛开

2019年06月12日08:51  来源:光明日报
 

当下儿童文学的繁荣发展,是新世纪以来中国当代文学最为引人注目的现象。不仅儿童文学图书销售火爆,而且儿童文学的品质也在不断提升,曹文轩等儿童文学作家屡次斩获国际性儿童文学大奖,标志着中国儿童文学的世界影响力正在抵达一个新的高度。尤其是近年来,许多一线的当代纯文学作家纷纷加入儿童文学创作行列,更是为儿童文学的繁荣增添了新的活力和新的可能性,张炜、周晓枫等作家在儿童文学领域的巨大成功,已成为一种热点性的文学话题。在这样的背景下,军旅作家裘山山的首部儿童文学作品《雪山上的达娃》的问世,又为我们讨论儿童文学与成人文学的关系提供了新的经验与启示。

《雪山上的达娃》的艺术探索首先体现在限制性叙事视角和成长模式的有机融合。小狗达娃是小说特定的限制性叙事视角。尽管它有着接近于人类的灵性,但动物智识的限制,让故事的连续性常常被延宕,故事内涵的呈现也常常受到限制。但这一视角又恰到好处地承担起了儿童叙事的功能,保证了小说叙事沿着儿童文学惯有的节奏和轨道运行。一方面,这一视角自然地完成了小说世界与世俗生活的隔离,将复杂的世俗生活简化成了一种线条式的简单空间,让作品保持了儿童文学作品应有的纯净性和唯美性。另一方面,这一视角又以一种动物性的弱化认知保持了作品的简洁性和直接性。在这一视角锚定的轨道上,小说非常自然地进入了儿童文学常见的成长叙事模式,讲述了两个“月亮”的成长故事。小说设计了两个月亮,一个是士兵黄月亮,一个是小狗达娃,藏语中,“达娃”即是月亮的意思。两个“月亮”实际上就是小说的核心人物,二者互为象征和隐喻,具有内在的互文与对话关系。

其次,《雪山上的达娃》的艺术探索还体现在对于第二叙事空间和审美维度的开拓。如果说限制性叙事视角和成长性故事构筑了一个儿童性的叙事空间的话,那么在这一空间之外,小说还用另一个叙事支点建立起了一个相对隐秘的第二叙事空间。在小说中,一直存在一条时隐时现的线索,即黄月亮父亲的故事。这个故事原本作为黄月亮入伍的“前史”和动因而存在,是一个独立于主要故事之外的故事,它是推动叙事的一个原动力,但因为父子两代人之间的特殊关系以及同为军人的特殊身份,让父亲的故事从单一的起源性功能转变成了小说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叙事支点,它与黄月亮这一人物连成一线,构建起了另外一个叙事空间和审美维度,并由此激发出了小说更高的精神品格。在黄月亮与父亲之间搭起的第二重叙事空间上,小说的审美维度得到了拓展,从单一的儿童叙事转变成了具有多重叙事意蕴的丰富叙事,小说的内涵和意义也由此得到扩展和增值。

《雪山上的达娃》通过巧妙的叙事构建了一个立体和多维的叙事空间,既通过小狗达娃的视角讲述了一个简单而充满感召力的成长故事,也通过黄月亮父子两代军人“对话”展现了军人精神代代延续,让我们看到了两个“月亮”的勇敢和成长,看到了一群果敢坚毅、坚守雪山、守护边境的伟大生命。雪山之上,有无数个“月亮”在盛开,有无数个达娃在成长,这就是《雪山上的达娃》呈现给我们的浪漫、美丽而感人的意象。(作者:吴义勤,系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

(责编:陈晶晶、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