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磊:发展直接融资市场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键

2019年05月26日10:57  来源:中新经纬
 

25日,在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2019中国金融政策报告》(简称《报告》)发布。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介绍《报告》内容,并对三个“两难”进行了阐释。

为什么我们国家拥有巨额金融总资产,但发展质量不够,大而不强?

《报告》指出,2018年末,我国金融业总资产268.24万亿元,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是7.68%,都是全球较高水平。但金融服务贸易规模小、占比低、逆差持久、竞争力不足,人民币在国际结算中的份额不高,国内和国外金融市场还未充分贯通。实际上金融业增加值已经包含了风险溢价,即金融业事实上面临着服务实体与承担风险的“两难”。

为什么我们国家流动性充裕但实体经济面临融资难、融资贵?

《报告》指出,2018年人民币贷款增长13%,社融增长9.8%,但货币进入实体经济的传导机制不畅,创新表外业务嵌套复杂,大量资本空转,精准滴灌实体经济的制度机制还没有根本确立。价格僵化,利率双轨制仍然并行,存贷款还存在着基准利率管理,商业车险价格、长期保险预定利率的限制仍然存在,这就导致价格管制则融资难,放开价格则担心融资贵的“两难”。

为什么我们国家拥有最完备的金融管理体系,但是防控系统性风险的形势仍然严峻?

《报告》认为,宏观上,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杠杆率结构性风险仍然较高,经济下行可能引发债务偿还风险,房地产价格波动会带来资产价格的贬值风险;微观上,金融创新形成了复杂的金融产品体系,金融机构的关联性增强,促使风险同质共振,这就导致加杠杆则引致未来的风险进一步膨胀,而严监管去杠杆则可能使当下风险显性化的“两难”。

面对上述三个“两难”如何彻底解决?陆磊表示,《报告》给出了方案,发展直接融资市场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环节,它可以使我们摆脱服务实体与承担风险的困境,流动性分配与实体融资的困境,加杠杆需求与去杠杆要求的困境。

“一方面我们必须看到间接金融为主的金融体系无法充分服务实体,并支持现代化经济发展,同时造成了负债率持续攀升的风险。另一方面我们还必须看到,发展直接金融有利于同时实现服务实体,促进金融稳定的良性循环”,陆磊说。

陆磊介绍,《报告》建议,发展直接融资是一项系统工程,当务之急需要从两个方面推进:一是法治保障,要求完备法律体系,严谨立法过程,公正司法程序和裁判执行系统;二是要素价格的市场化改革,有序解决利率双轨制和定价失灵问题所导致的刚性兑付。

此外,陆磊指出,短期仍需要在现有的金融结构框架下,推动金融业发挥服务实体和管控风险两大职能。

(责编:左覃韧(实习)、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