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水河上渡工的“烦恼”

2019年05月21日10:14  来源:人民网-贵州频道
 

仁怀市龙井镇纳坡渡口是赤水河流进仁怀境内的源头,在这条河上住着一位老渡工,由于常年经受风吹日晒,他的肤色黝黑而粗糙,皲裂的双手布满了褶皱和老茧,看上去完全不像只有40多岁的人。

五月的龙井镇,天刚蒙蒙亮,当别人还处在睡梦中时,家住立英村纳坡渡口的老渡工刘仕强就已经来到赤水河边查看赤水河水位情况,判断今天可不可以渡船。

吃过早饭,他迎来了今天的第一批渡河人,是到四川的赶路人。解开绳索,挂上牵引绳,扬起竹篙,伴随着水面被击打的声音,将一艘渡船撑离码头——这样的动作,刘仕强日复一日已经做了31个年头。

龙井镇立英村作为两省三地的交界处,长久以来,两岸村民的交流都被眼前静静流淌的赤水河阻隔开来。早些年交通不发达,村民们要想到对岸去,除了选择绕行数公里的路外,最便捷的方式就是到纳坡渡口乘坐渡船。在此之前,渡工这份工作需要承担两岸数千户村民的日常出行,向来是没人愿意做的“苦差事”,直到清代咸丰年间开始,家住赤水河畔刘仕强的曾祖父才揽下了这个活儿,为的就是与人方便,谁知道这一干从此就再也没有停止过,如今传到刘仕强手里已经是第四代人了。一百多年来,变化的是春夏秋冬,不变的是纳坡渡工的初心和坚守,四代渡工兢兢业业地完成了纳坡渡口的渡船工作,并且从没发生过一起安全事故。

拿起竹篙的理由很简单,要放下却谈何容易。在刘仕强只有16岁的时候,自然而然选择了“子承父业”,接过了撑渡的竹篙。在他看来,这活虽然收入微薄,只够勉强维持生活,但是为了两岸村民的出行方便以及祖上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这份责任,如今传到他手里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它断送掉。

从此以后,两岸村民每天早出晚归赶集串门,他就跟着起早贪黑。特别是到了节日,排队上船的人络绎不绝,有时候忙起来一天都吃不上饭,来回要渡几十次,片刻也闲不下来,对于刘仕强来说,这样的日子忙碌而又充实。

在别人眼里,渡工可能是个清闲的差事,但是在刘仕强看来,这份责任和担子却是沉甸甸的,每一次渡河都不敢马虎大意。他回忆说,在上世纪90年代的某一天中午,他刚将渡河人送到四川对岸,已经装上人装上往回走时河水就突然猛涨起来,刘仕强看见后心里暗叫不好,肯定是碰见“齐涨水”了,船上的人也跟着担心起来,大伙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面对这种情况,刘仕强不敢冒险前进而是凭借祖上传下来的多年的渡船经验小心应对,终于化险为夷。

几十年过去了,刘仕强也从“小刘”熬成了“老刘”,竹篙和船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次,而陪伴他的依旧是那个纳坡渡口。刘仕强也将自己活成了一个圆规,不管坐船的人多还是少,支点始终立在纳坡渡口,活动半径最远也不超过方圆几公里。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刘仕强的“烦恼”也随之而来,由于下游公路和桥梁的修建,以前兴盛的纳坡渡口逐渐变得荒凉起来,越来越多的渡河人不再从这里经过,现在的他一天基本上划不了几次船,这也意味着他31年的摆渡生涯即将画上一个句号,渡工作为时代发展的产物和见证者,在群众出行越来越便捷的同时,正逐渐走入历史。

如今,靠渡工生活的刘仕强已经离河上岸搬进了立英村移民小区,在前两天村里举办的厨师培训班里还学起了厨艺,看着村里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烦恼”也随之消失,对于未来的生活,他充满了期待。(孟铭)

(责编:陈晶晶、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